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32章 师徒重逢

第32章 师徒重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清秋猛地坐直了。
  
      浮尸啊靠靠靠!
  
      刚说完一句“水好清啊”你就给我飘过来一具浮尸,打脸啪啪的不要这么重行吗!
  
      柳清歌用船篙勾住那具浮尸,把他翻个身,居然又是一具白骨。因为全身包括脑袋都用黑布缠住,脸又朝下泡着,刚才才没觉察。
  
      沈清秋问道:“木师弟,你知道这世上,有哪种瘟疫,会让人全身瞬间化为白骨的吗?”
  
      木清芳摇头:“闻所未闻。”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定了好一会儿,小船已后退了一段距离,柳清歌又撑起了篙子,片刻之后道:“前面还有。”
  
      果然,从前方陆陆续续飘来五六具浮尸,都是身缠黑布的白骨,与第一具如出一辙。
  
      沈清秋正凝神细思,忽然,柳清歌把长膏往旁边石壁上一插。又细又脆的竹篙,居然直直插入了坚硬无缝的石块。船身被固定,停在原地不动。沈清秋也觉察有异,霍然起身:“谁?”
  
      前方黑暗深处,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吸,船头灯火隐隐照出个人的轮廓。只听一个少年的声音说道:“你们是什么人?鬼鬼祟祟在暗河里想干什么?”
  
      沈清秋道:“这话我倒也想问同在此地的你。”
  
      他虽然是站在一艘小破船上面,但青衣黑发,腰悬长剑,举手投足气定神闲,看起来也颇仙风道骨。加之沈清秋现在装b已经装出了经验,装出了自己的风格,还是很能唬住人的。那少年果然未料到他是如此人模狗样,愣了半晌,才喝道:“你们走吧!现在不许进城!”
  
      柳清歌哼道:“凭你?拦得住谁?”
  
      那少年道:“城里有瘟疫,不想死就滚!”
  
      木清芳温声道:“小兄弟,我们正是为此而来……”
  
      那少年看说不走,怒道:“听不懂人话是不是?你们快滚!不然我不客气!”话音未落,一杆枪矛刺来,虎虎生风的倒也蛮吓人。柳清歌冷笑一声,拔出墙中的竹桨。篙尖一挑,对方已掀飞入水。沈清秋听那少年沉在水里扑腾还在呸呸大骂,问:“捞不捞?”
  
      柳清歌:“中气十足的捞什么捞。进城了。”继续划船。
  
      三人从暗河中出来,这非法船只便顺水飘回黑暗中去了。这出口在城里最荒芜的一片浅泽里,不见一人。三人朝城中央走了一会儿,忽然身后有人踏踏踏追上来。
  
      那落汤鸡一般的少年冲上来,气急败坏道:“让你们别进城!进来有什么用?之前说来救瘟疫的人多了去了,什么大和尚牛鼻子,什么什么花宫,还不是个个都出不去了!自己找死!”
  
      原来这少年黑暗里伏击,倒是为他们着想了。沈清秋道:“那我们都进来了,你说该怎么办?”
  
      少年道:“还能怎么办?跟着我别乱跑!我带你们找大和尚去。”
  
      三人并无异议。他们都对金兰城不熟,有人指引不走弯路当然最好。沈清秋便低一低头,问:“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一挺胸膛道:“我叫杨一玄,是城中金字兵器铺的儿子。”
  
      不会就是冒死去昭华寺报信求援的那个兵器铺商人吧?
  
      柳清歌见沈清秋一直打量那少年,问道:“你看什么?”
  
      沈清秋道:“我看,这孩子能在你手底下走几招,心性也不错,两者都很难得,倒是个可塑之才。”
  
      柳清歌:“可塑也没用,我不收徒弟。麻烦。”
  
      走进主城,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可这个“多”,只是相对刚才的空无一人而言,一条街上顶多三四个人影,而且都从头到脚埋在黑布里,行色匆匆,一如惊弓之鸟漏网之鱼。
  
      金字兵器铺规模不小,在最宽阔的主干道上连占了四个店面,打通了连起来作一家用,而且还有内院、内厅、地窖。
  
      无尘大师就在地窖中。他躺在床上,被子盖住下身,一见苍穹山派的援军就“阿弥陀佛”起来。沈清秋道:“大师,情势危急,别的就不多说了。这金兰城中盛行的究竟是什么瘟疫?大师又为何入城不出,音讯全无?还有为何人人都要裹着黑布?”
  
      无尘苦笑道:“沈仙师所问,其实都是一个问题。”
  
      说着,他掀开了下身的被子。沈清秋一僵。
  
      被子下面,只有一对大腿,膝盖以下,空空如也。本该有小腿的地方,全都消失了。
  
      柳清歌冷声道:“谁干的?”
  
      无尘摇头:“不是谁干的。”
  
      沈清秋就纳闷了:“不是谁干的,难道还是它自己没的?”
  
      谁知无尘点头道:“正是这双腿自己没有的。”
  
      他膝盖上方的腿部还缠着黑布,无尘伸手,费力地想要解开,木清芳连忙相助。无尘道:“这东西可能会让诸位道友略感不适。”
  
      黑布一层一层解开,看清里面包裹的东西之后,沈清秋呼吸顿了一顿。
  
      大师您管这叫“略感不适”?!
  
      原本是他大腿的地方,已尽皆溃烂,皮肤坏死,腐肉横生。黑布松开后,恶臭阵阵。
  
      沈清秋:“这就是金兰城的瘟疫?”
  
      无尘道:“不错。此病初发,先是小面积出现红斑,短则三五天,长则半月,红斑会扩大并腐烂。再过一月,溃烂至见骨。必须以黑布缠身,少见风光,方可延迟发作。”
  
      难怪城里人人都把自己裹成黑木乃伊。
  
      沈清秋道:“发作期有一月之久,可为什么那时候前去昭华寺报信的杨先生,却是瞬间化为白骨?”
  
      无尘脸显悲痛之色:“惭愧,老衲也是后来方知,染此病者,如果在金兰城内,则可以存活一月左右。但如果染病之后,离开金兰城超过一定距离,就会加速发作。我两位师弟,就是贸然出城返寺,当场发作。”
  
      怪不得不能进,也不能出!
  
      柳清歌道:“发病源是什么?怎么传染?”
  
      无尘只叹道:“老衲惭愧。此番入城,蹉跎多日,对这瘟疫也还一筹莫展,既不知病源何在,也不知如何传染。甚至不知道它究竟会不会传染。”
  
      木清芳愣道:“此话怎解?”
  
      沈清秋若有所悟:“你们看那兵器铺家的儿子,他近身照顾无尘大师这么久,却周身不缠一条黑布,可见皮肤完好,康健得很。如果说这的确是瘟疫,无尘大师却没传染给他,岂不蹊跷。”
  
      无尘道:“正是此意。累诸位身陷此地,老衲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沈清秋道:“大师本意是救人于水火,千万别这么说。”他见木清芳凝神研究无尘腿上的溃烂部位,如同一丝腐臭也闻不到,问道:“木师弟有什么发现?能配出治疗的方子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