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33章 师徒重逢 2

第33章 师徒重逢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清秋:“我只问你,他是怎么到那你们那边去的?”
   
  公仪萧道:“是秦师妹,去年在洛川边救起了重伤昏迷的洛公子。”
   
  去年。短短一年就把公仪萧从心腹地位上踹了下来,看来洛冰河入侵幻花宫不仅比原作时间线提前了,连效率都提高了。顺便公仪萧果然就是个被男主不断从各种位置第一名上踹下来的炮灰命!
   
  沈清秋道:“他既然被你们救了,为何没回苍穹山去?”
   
  公仪萧留神着沈清秋的脸色,小心翼翼道:“被救治醒来之后,洛公子似乎,不愿提及往事,告别时也吐露……不会回苍穹山派,希望幻花宫能对他行踪保密,似乎打算浪迹天涯。家师十分喜欢他,便继续挽留他,虽然并不以师徒相称,但待他种种,已经与亲传弟子并无二样。”
   
  原来如此。
   
  洛冰河这种表现,正是标准的一朵饱受□□、又默默忍受的小白花。人们很容易就会猜测,好好的为什么不肯回去呢?没准儿是是苍穹山派、尤其是沈清秋对不起他,当初仙盟大会误传死讯里面,也必然有不可说的辛秘。
   
  怪不得刚才幻花宫弟子们都对他是敌视态度。洛冰河洗脑的功夫可不是盖的,看看刚才他们俨然以他马首是瞻的状态,就知道洛冰河现在宫内地位如何了。
   
  一个a派的弟子到b派去走了一趟,b派从高层到底层就全都哭着喊着要他留下来并且掖着藏着不让别派知道——多么不科学不合常理的事情。可是这种事情在男主光环的照耀之下,完全符合逻辑!
   
  沈清秋沉默不语,公仪萧以为他是伤心失望,爱徒未死,却宁可流连在外也不肯回去见他,道:“沈前辈不必太过在意,洛公子也许只是一时有什么心结还未解开。之前他从不离开幻花宫范围,这次却主动要求前来,可见已有所转机。不过,师弟师妹们……咳,在这件事上,对前辈有所误会,希望您不要与他们计较。”
   
  沈清秋心塞锁大江。
   
  多年辛辛苦苦刷的正面威望,果然还是经不住男主想黑就黑,黑的漂亮。
   
  不对!其实这根本不算黑啊。因为他一点都不冤枉,他的确把人家踹无间深渊里去了没错!
   
  简直找不到为自己辩解开脱的理由!
   
  沈清秋道:“那你呢?你为什么没误会?”
   
  公仪萧微怔,立刻道:“虽然不知当初在绝地谷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我相信,前辈绝不是会残害弟子之人。”
   
  好吧,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你跟我都是站在男主对立面的炮灰,所以更能理解和同情彼此的处境。
   
  后面幻花宫一行人也跟了上来,沈清秋不经意回头一瞥,只见洛冰河正看着这边。他抱手而立,冷眼旁观。
   
  沈清秋现在见了他,感觉自己心脏娇弱了不少,时常犹如一叶扁舟陷于惊涛骇浪、骤风暴雨。比如现在,虽然洛冰河离他的距离并不近,面上也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可那一对黑漆漆的眼睛泠泠的,穿透力极强,看得沈清秋忽然心里一寒。
   
  大哥,大爷!你又怎么了——俩炮灰说个话抱个团互暖一下也得罪你了?!
   
  刚到金字兵器铺门口,就听里面吵得几乎要把房顶掀起。这都是柳清歌干的好事。他负责苦力,分头之后就出去给木清芳抓实验对象。城中人心惶惶,没有一个人愿意配合,这时也顾不了那么多,只能用武力解决问题了。更何况,柳清歌根本不是有耐心爱讲道理的人。他的作风十分符合百战峰传统,直接出门一趟,顺手一抓就抓来十几个彪形大汉,绑在大堂后的锻造台旁。那里现在已经成为木清芳的研究场所试验台。一群大男人,叫骂啼哭之声,居然不输妇人。
   
  沈清秋到地下库藏中,把方才一连串变故与其他人说明了。自己受染之事先暂且压下不提。
   
  无尘大师又是一阵阿弥陀佛:“多亏苍穹山各位道友,事情终于有了进展。”
   
  沈清秋道:“恐怕没这么简单。受染者之间,是不能相互传染的,而清静峰上古籍中所记载的,撒种人最大的一次撒种范围,只有三百余人。如果是整座城市这么大的感染范围,撒种人肯定不止一个。”
   
  柳清歌手放到剑柄上,站了起来。沈清秋知道他是行动派,说走就走,现在就要出去找别的撒种人了,忙道:“慢着!我还有一件事要说。”
   
  木清芳:“师兄请讲?”
   
  沈清秋不知怎么开口,踟蹰片刻才道:“洛冰河回来了。”
   
  众人反应并不大。本来,三人之中,无尘大师昭华寺的,不知道洛冰河是谁,木清芳除医道药理外鲜少关心其他,也就柳清歌一个皱了皱眉,愕然道:“你那徒弟?他不是在仙盟大会死于魔族之手了?”
   
  沈清秋越发觉得难以解释:“……没死成。活着回来了。哎。”他烦恼道:“你我还是先去巡城。这话回来再细说。”
   
  木清芳道:“也好。早一些处理完剩余的撒种人,少一点生灵涂炭。我也该去看一看那些病人了。”
   
  他一说,沈清秋就想起来,木清芳随身必备的那套银光雪亮的手术用具,刀针俱全,一字摊开摆出来,仿佛法医验尸现场,还有无限空间里成千上百个贴着不同标签的瓶瓶罐罐,标签上的字样和说明就像瓶罐里东西的味道和功效一样,令人闻之色变,见之丧胆。估计上面锻造台旁边那群大汉待会儿真的会把房顶掀翻。
   
  沈清秋干笑一声,正要随柳清歌出地窖,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心跳声好像陡然放大数百倍,动作也跟着滞了一滞。
   
  柳清歌觉察异状,立刻问道:“怎么了?”
   
  沈清秋没回答,右手试着想甩个灵力暴击,微弱的灵流断断续续从之间蹿过,没引起一丝火花。
   
  我靠在这种紧要关头发作,你玩儿我吧?!
   
  木清芳低声道:“‘无可解’。”
   
  柳清歌按了他脉门,停顿一瞬,果断把他按回去:“坐着。等。”
   
  等什么?!等洛冰河找上门吗?!沈清秋霍然站起:“我跟你出去。”
   
  柳清歌:“不要碍事。”
   
  大大你可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百战峰主人!带我一个飞能碍什么事!
   
  木清芳道:“沈师兄你今天吃药了吗?”
   
  沈清秋真想仰天长叫:“我没有放弃治疗!!!”
   
  我这个月明明有按时吃药!也有按时请柳巨巨帮忙运功打通灵脉!到底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发作,简直晴天霹雳一头雾水!
   
  这时,系统忽然好死不死提示来了:【主角爽度+100】
   
  你滚!
   
  你这是“沈清秋倒霉,男主就很爽”的意思吗?!
   
  敢不敢不要这么含糊其辞,有种的系统就说清楚为什么忽然加分!
   
  木清芳又道:“沈师兄千万不要逞强。柳师兄也是为你好。发作期间勉力奔波运功,损害极大。你留在此地休整,我去制药,待柳师兄回来,再助你打通灵脉。”
   
  沈清秋站起来三次,都被柳清歌按回去,木清芳的语气又像在教育熊孩子,无奈道:“那好。柳师弟你听我说,撒种人通体皮肤猩红,感染力极强,遇到形似的可疑对象不要贸然上前,远距离攻击。回来时一定来一趟我房间,我有很重要的话同你商量。”
   
  最后一句最重要,沈清秋刻意咬字加重。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柳大大你千万要罩着我啊!
   
  柳木二人离开地窖后,无尘凝思道:“沈仙师,你不觉得奇怪?魔界沉寂已久,而近些年来,竟有卷土重来之势。上次仙盟大会,不少罕有魔物重出人世。而此次金兰城更是出现了绝迹百年的撒种人,老衲担忧,这……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
   
  岂止,而且这些撒种人明显是加强板。最初的撒种人,绝对没有规定感染者与它们距离不能超过多远。沈清秋深有同感:“大师所顾虑者,也正是我不能放心的。”
   
  是啊。洛冰河本来应该在无间深渊底下再呆两年的,居然提前出狱了。这能是特么的好兆头吗!
   
  无尘大师受染之后,功体大损,精力消耗极大,坐谈不久就生出倦意,沈清秋便安置他躺下,尽量悄声退出地窖。无尘藏在地窖,是因为不能见光见风,沈清秋的房间却在兵器铺内堂二层。柳清歌还未回来,这时候想睡也睡不着,他便坐在桌子旁发呆。一会儿想以前跟在自己后面整天叫师尊的小绵羊洛冰河,一会儿想刚才那个隔了一层一样、让人浑身上下都不自在的黑莲花洛冰河,恨不得拔光自己头发才好。
   
  呆了一会儿,有人敲了两下门。不轻不重。
   
  沈清秋从桌边霍然站起:“柳师弟?等你大半夜了,快进来!”
   
  房门突然向两边猛地掀开。
   
  洛冰河站在房门口,背靠无边黑暗,负手而立,唇角微翘,眼底却似有寒潭千尺。
   
  他弯弯眯起眼睛,道:“师尊,你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engeramy、果小园、幻紫银月、西门烤翅3、二货羊、gn的地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