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34章 鬼畜如斯

第34章 鬼畜如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揉了揉喉咙,站了一会,发现洛冰河居然就这么睁着一双眼睛看着他,没有要继续动手的意思。
   
  还看?
   
  总不会是觉得分别了几年,要把没看够的补回来吧?
   
  系统:【主角爽度+50.】
   
  沈清秋:“你升了级,怎么连加分理由都省略掉了?回头别说我刷分。我什么都没干,哪来的爽度值加。还有你能暂时别出现吗!”
   
  半晌,沈清秋道:“你回来,究竟是想做什么?”
   
  洛冰河道:“无非想念师尊待我的好,回来看看罢了。”
   
  沈清秋自动理解为是回来找他清算陈年老账的
   
  与洛冰河一问一答,居然还算和谐,沈清秋说话也渐渐肥了胆子,不动声色,手指移到剑柄上:“只为杀我?那金兰城中的瘟疫算怎么回事?难不成这城里居民,都‘待你好’?”
   
  谁知,这句话一出来,不知触到了洛冰河哪片逆鳞,他眼中刹那间仿佛寒星陨落,刚若有若无散开的一丝笑意也消失无踪。
   
  半晌,洛冰河道:“师尊对魔族果真是深恶痛绝。”语气中,有一丝强压怒气的痕迹。
   
  没有啦其实。
   
  洛冰河咬牙:“不,应该说是对我深恶痛绝。”
   
  你看,你这不是挺懂吗……啥啥啥?
   
  我可没这么说。深恶痛绝的地步还不至于,就是有点心理阴影而已。脑补不要太过分谢谢!
   
  洛冰河猛地朝他逼近一步,沈清秋神色猛地警惕起来,也跟着后退一步。
   
  两人目光在空气中碰撞,洛冰河又像觉察到自己的暴躁,开口声音越发冰冷。
   
  “师尊是不是真的觉得,杀人放火屠城戮国这种事情,只因为我身体里那一半血统,迟早都会做尽?”
   
  沈清秋只能保持沉默。
   
  如果他手头有一本《狂傲仙魔途》的实体版,估计早就一巴掌把书拍他脸上去了。
   
  有锤上锤!两千万字的大长篇后面满满都是你要的锤子!岂止杀人放火屠城戮国,你都把魔界仙界艹翻天了,鸡犬不留用来形容你干的事已经失去其夸张手法的意义了!
   
  洛冰河见沈清秋敛眸垂睫,一语不发,就当他默认了,冷笑道:“既然如此,当初又为什么要说不论种族,只分善恶这种冠冕堂皇的话?”
   
  他忽然脸色阴沉下来,眉间戾气横生,猛地出手喝道:“虚伪至极!”
   
  沈清秋早有防备,这时急急后退,险险避过。回头一看,刚才背靠的墙壁已粉碎了一片。
   
  虽然他早知道,从无间深渊那种地方出来后,洛冰河会性情大变,可没想到真的翻天覆地变到这种地步。说喜怒无常都轻了。
   
  预知书中结果是一回事,可看着一个曾经很熟悉的人变成这样,又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这结果基本可以算他一手造成的。
   
  洛冰河好像本来也没想真的要击中他,暴击一次发泄过后,消了些气,一侧头,伸手似乎要去捉他。沈清秋猛地拔出修雅剑。
   
  他已经很久没手动拔剑了,从前多半是用剑诀召唤,现在没了灵力只能人工操作。没办法,他不能束手就擒,至少在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这真是天大的失算。原本以为洛冰河要练足五年,才会从无间深渊爬上来,谁知道他挂开得越发大,硬是把时间提前了一半。而算算日子,沈清秋作为保命王牌圈养着的日月露华芝,还没养到能够起作用的时候。
   
  洛冰河见状,慢慢举起一手,让沈清秋看清掌间滚滚翻腾流转的紫黑魔息,慢条斯理道:“师尊。你猜,如果修雅剑被我抓住了,要几次才会被侵蚀殆尽?”
   
  不用猜了,我赌五毛最多一次!沈清秋心中倍感凄凉。
   
  洛冰河再逼近一步,沈清秋只得挺剑迎击。
   
  他本来都做好了修雅剑报废的心理准备,谁知洛冰河像忽然看到什么,怔了一下,猛地撤去了掌间魔器,直接用手截住了剑锋。
   
  沈清秋没想到真的会刺到他。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就这么一愣的功夫,洛冰河在他腕上一砍,手掌顿松,长剑垂坠地,被洛冰河踢飞。
   
  洛冰河一只手紧紧攥着沈清秋手腕,掌心有鲜血流出,浸透了沈清秋的袖子,血一直在流啊流啊流的,让他无端端心里堵得慌。正云里雾里间,洛冰河把他的手翻了过来:“受染了?”
   
  沈清秋手臂上零散地分布着几点小小红斑,比白天时稍有增加。
   
  洛冰河修长的手指在上面若有若无掠过,那几点红斑在他指尖溃散。
   
  果然,对洛冰河而言,这点小东西根本构不成威胁。
   
  洛冰河似乎缓和了颜色,道:“师尊这只手,倒也多灾多难。”
   
  ……他们俩居然想到一块儿去了。沈清秋看着自己光洁如初的手背,越发搞不清楚洛冰河的脑回路。照目前看来,也许是想起这只手也帮他挡过毒铠甲上的倒刺,还有几分顾念旧情?
   
  他正这么猜测,突然,小腹被人捣上一拳。
   
  洛冰河微笑道:“一码归一码,既然是师尊挑起的头,那就自己咽下苦果。师尊留下的伤口,就自己好好补偿。”
   
  沈清秋还以为他是在用象征比喻手法抒发自己当年给他留下的心灵创伤,谁知头皮一痛,被硬生生扯起脖子,洛冰河的手送到嘴唇边来,一股血腥味往嘴里涌去。
   
  沈清秋猝然睁大双眼。
   
  他这才醒悟,洛冰河指的“伤口”,是自己刚才用修雅剑在他手上留下的伤口!
   
  卧槽泥煤——不能喝不能喝这玩意儿绝对不能喝!
   
  他猛地拍开那只手,低头要把咽下去几口的鲜血呕出来,被洛冰河强行拧起,继续灌血。洛冰河把自己手上伤口撕裂开了,温热的血液滚滚不绝,他反而像是越发开心的模样:“师尊,别吐啊,天魔之血虽然污秽,但喝了也不一定会死的,对吧?”
   
  是不会死,但是会生不如死啊!
   
  作者有话要说:发现上一章字数爆的好严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