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36章 冤罪加身 2

第36章 冤罪加身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清秋眯眼道:“苍穹山十二峰传人品性究竟如何,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要别派靠道听途说来下定论了。”
   
  老宫主道:“若是道听途说,那自然不敢轻信。只不过,这话正是从贵派门人之中流传开来的。”
   
  他环顾四周,继续说道:“诸位应知,各派弟子们私底下交好,也是常事,难免有些流言蜚语入耳。单单是沈峰主刻意打压残害座下弟子一事,就担不起‘品行高洁’一词。”
   
  沈清秋一听头都大了。
   
  残害座下弟子?
   
  这倒真是大实话。光是在洛冰河正值发育的时期,沈清秋对他百般虐待、当成童工用等这些光辉往迹都能单独写一本苦情小说。其余因为资质上佳而被沈清秋刁难甚至逐出师门的弟子也可以组一个体操团了。只不过,动手残害的不是他,是原装货啊!
   
  岳清源肃然道:“既然知道是流言蜚语,多说无益。师弟平素固然不喜对肚子嘘寒问暖,但要说残害,也未免太过了。”
   
  忽然,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来。秦婉约终于忍不住,要为心上人说话了:“那小女子斗胆问一句岳掌门,命令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直面迎战拥有百年功力、身穿毒刺铠甲的魔族长老,这算不算迫害残害?”
   
  这次,沈清秋可不能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干听着了。
   
  他不咸不淡地道:“这算不算,我不知道。可我知道的是,如果一个师父在毒刺铠甲之前,把徒弟拍了出去,自己挡在身前,这大约不能算迫害。你觉得呢,洛冰河?”
   
  在场众修士,有些听到这个名字,脸现诧异之色。这其中又以苍穹山派为多。有些原本见到这张脸只是怀疑的,比如齐清萋,现在也震惊了。至于某个刚进金兰城和洛冰河打了个照面就差点直接跪了的后勤一把手,一颗心脏雨打风吹过后,现在反而淡定了。
   
  人群之中,洛冰河凝视着沈清秋,目光定定。沈清秋歪了歪头,展开折扇,居然有心思对之报以一笑。虽然看起来只是很嘲讽地勾了勾嘴角。
   
  说他一点儿也不生气,那是鬼扯。沈清秋固然时时顾虑到自己小命,总对洛冰河想法颇多,可那时候帮洛冰河挡了一击,却是自发而动,虽然洛冰河可能并不需要别人来帮他化解危机。怎么想,三场比斗坑得最狠的那个人就是他,这件事居然也能用来泼脏水,沈清秋怒了。
   
  继续高冷下去,不如主动迎击!
   
  因沈清秋以前时常责罚洛冰河,岳清源也见过他几次,可那也只是在洛冰河年纪尚幼的时候。后来沈清秋开始重用洛冰河,他便常常被派下清静峰处理各种事宜,更难见面。仙盟大会里,倒是在晶石镜里看过洛冰河的脸,可只有短短一瞬,而且镜面不算清晰,是以刚才一路,竟没认出幻花宫宫主身旁这个丰神俊朗的青年居然就是当年沈清秋“爱徒”。此前,岳清源听说宫主最器重的是他小弟子,于是一直把洛冰河当成了公仪萧。这时看沈清秋目光锁定的方向,愕然:“师弟,你叫他什么?”
   
  沈清秋尚未回答,洛冰河居然先给出了反应。
   
  他缓缓道:“师尊以身相护之恩,永不敢忘。”
   
  齐清萋不可置信道:“真是你?沈清秋,你不是说他死了吗?”又看着洛冰河:“既然活着,为何不回清静峰来?你知不知道,你师尊因为你……”
   
  沈清秋猛地一阵干咳,咳得齐清萋不得不停下来瞪着他。
   
  沈清秋也暗暗瞪回去。他有预感,接下来绝对又会听到“失魂落魄”这个词,妈蛋他一点都不想再听到这个词了!一阵鸡皮疙瘩,让洛冰河听了还不笑裂那张标准男主脸!
   
  老宫主阴魂不散道:“正是这一点,叫人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明明没死的,却非要说是死了?而为何明明可以回去,却不愿回去?”
   
  沈清秋烦透了他这阴阳怪气的调调,不咸不淡道:“他不愿意回来,我也没办法。来则安之,去则由之,随他好了。宫主若是想说什么,请直说。”
   
  老宫主笑了笑:“我想说什么,沈峰主自己心中清楚,在场但凡心思清明的,也都能领会。这些魔族撒种人固然该受烈火焚噬,可如果有幕后指使、推波助澜之人,也绝不应该放过。无论如何,总要给整座金兰城一个交待。”
   
  他一句话,成功挑起了在场金兰城幸存者的仇恨之火。刚刚渡过一场大灾,他们的此刻的心情本来就惶恐憋屈,恨不得有活靶子来集中火力,发泄一番,不少人跟着叫嚣起来。
   
  洛冰河道:“师尊嫉恶如仇,遇魔族只恨不能手刃之而后快,又怎会与之勾结?”
   
  沈清秋侧目凝视他。恐怕在场的,只有他能切身领会,洛冰河那句“手刃之而后快”里包含的真实意味。
   
  破罐子破摔,沈清秋干脆挑开了明问:“洛冰河,你现在究竟是算清静峰的弟子,还是算幻花宫的门人?”
   
  老宫主冷笑道:“事到如今,沈峰主又肯认这徒弟了?”
   
  沈清秋道:“我可从没把他逐出师门过。他既然还肯叫我一声师尊,想必是愿意承认的。”
   
  他这句话,纯粹是抱着膈应一下洛冰河的心态说出来的,结果好像没膈应到,洛冰河目光闪动,不知是否错觉,似乎眼神稍霁。
   
  一时间,两大阵营对立分明,空气中仿佛火花碰撞,充满剑拔弩张的味道。至于一开始引发这场战争的撒种人,倒被遗忘在一旁,没人关心该怎么处置了。
   
  忽然,有个娇媚的女声道:“沈九?……你是不是沈九?”
   
  一听到这个名字,沈清秋脸上的云淡风轻险些裂成东非大裂谷。
   
  靠靠靠!
   
  今天难道注定是天要亡我?!
   
  死定了。是这个女人。是秋海棠!
   
  原作之中,秋海棠的出现,只标志着一件事。那就是沈清秋的身败名裂。
   
  秋海棠虽然已经不是青春少女,但脸蛋白皙如玉兰,妆容艳丽,加之身量苗条胸部丰满,姿色实在不俗。既然姿色不俗,那么自然也不能逃过成为洛冰河后宫一员的宿命。
   
  坏就坏在,她和沈清秋曾经有过一腿。
   
  恭喜!跟一篇种马文男主的两个老婆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原装沈清秋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至少在沈垣看过的所有种马文里,是再找不出第二个的!
   
  可想而知,这一定就是当初在读者评论又轰轰烈烈开起了第二栋“求阉沈清秋!不阉打负分!”高楼的渊源。
   
  沈清秋心中“卧槽擦擦擦xn”地刷过了满屏惊涛骇浪的弹幕,那边秋海棠横剑于胸前,一副大不了杀了他再自刎的架势:“我在问你话!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大姐我哪敢看你啊?!你是来要我的命的!
   
  秋海棠满面凄艳:“我就说,怪不得,怪不得我找了这许多年,也再没见过你。原来,原来你早就飞上枝头,成了高高在上的清静峰主人。哈哈,好风光啊!”
   
  沈清秋实在不知道该看哪儿,该说什么,于是平视前方,尽量让面部表情淡漠疏离。
   
  众人都在窃窃私语。岳清源道:“清秋,怎么回事?这位姑娘与你是旧识吗?”
   
  师兄……别问了……
   
  那边秋海棠又凄然道:“旧识?岂止是旧识……我与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自幼青梅竹马……我是他的妻!”
   
  闻言,洛冰河挑了挑眉。
   
  不是!
   
  你明明是洛冰河的妻!快醒醒!
   
  尚清华大大的惊讶道:“咦?此话当真?怎么从未听沈师兄提到过?”
   
  沈清秋朝他扯扯嘴角,送个假笑:能别火上浇油吗?
   
  这段给他刷人渣值仇恨值的狗血内容是谁编的啊还好意思在那边看戏!
   
  还有旁边那些不都是修仙之人吗哪这么多爱看八卦的,都散了散了滚滚滚!
   
  秋海棠冷笑道:“这种衣冠禽兽,自然不敢提亏心之事。”
   
  无尘大师和苍穹山三人相处一段时间,受沈清秋照料过,对他颇有好感,刚才苍穹山派与幻花宫争执,没能插上话,这时开口道:“阿弥陀佛,这位女施主若有什么话,大可好好说,说个透彻明白,一味指责,却不能叫人信服。”
   
  沈清秋心中泪流满面:大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她说个透彻明白我才虐啊……真是不做亏心事,也怕鬼敲门!
   
  秋海棠此刻俨然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她激动得脸色泛出潮红,挺起胸膛,大声道:“我秋海棠以下所说之话,如果有半句虚言,叫我受魔族毒箭万箭穿心、不得好死!”她直直指着沈清秋,眼中怒火中烧道:“此人现在是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沈清秋,声名远扬的修雅剑。可有谁知道,他曾经是一个什么东西!”
   
  她说的略难听,齐清萋柳眉倒竖:“注意你的用词!”
   
  秋海棠现在是个杂门小派的什么什么堂主,被苍穹山这种巨头组织首脑之一一斥责,倒退了一步。
   
  老宫主却道:“齐峰主何必动气,就让这位姑娘说下去,有何不可?总不能堵住人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