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49章 性向真相

第49章 性向真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沈清秋蹲在这片熟悉的苍茫荒原上,深深叹了口气。
   
  他说:“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我又被拉进来了?”
   
  系统:【您目前所在地点:洛冰河的梦境之地。】
   
  沈清秋抱头:“这个问题我似乎很早就问过你了,但我还是想再问一次:这里是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好吧,原因其实他也差不多知道了。
   
  在洛冰河意识不稳定、波动极大的时候,往往会有旁人遭受波及,被卷进他庞大如深海漩涡的梦境。
   
  或者说,被他巨大无比的脑洞给坑了。具体情况,参见当初梦魔副本的起始。
   
  沈清秋跟他走过一回梦魔副本。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跟连了一次wifi后第二次就不用输密码自动连接了,也是差不多的道理。
   
  目前能想到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找个位置,坐等洛冰河自己醒过来。
   
  沈清秋慢吞吞站起来,摸摸自己的脸。
   
  梦境中恢复了原本的容貌。习惯之后,再一摸脸上没有胡子,还真有些不自在。
   
  竹林飒飒,幽风习习。
   
  沈清秋根本不用怀疑,这地方哪怕只露一个边角给他,也能知道这是哪儿。
   
  苍穹山,清静峰。
   
  这辈子他窝得最久的地方,能不熟悉吗?
   
  还有沿路三三两两走过的弟子们,他们的脸和身上的服色,沈清秋更不会不认识。
   
  沈清秋是外界入侵者,和这些“人”不在一个频道,像个幽灵一样盯着他们看。这些往往来来的弟子们虽然表情略显木讷,但的确都有鼻子有脸,而且为数不少沈清秋都能叫出名字。
   
  连梦魔都无法在支撑庞大结界的同时做到保证里面的生物带有五官,洛冰河居然已经能够做到了。而且精致到如此地步。
   
  转出小竹林后,就是清静竹舍。
   
  高低错落有致的竹檐之间,泉水飞流,折射出阳光七色,叮叮如律。
   
  一阵踏碎落叶的轻盈足音,走出一个十五六岁的白衣少年。
   
  这少年肤色白皙,似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额头起了一层薄汗,脸颊红扑扑的,身为可爱,眼角眉峰线条明晰而不锐利,青涩之味扑面而来。
   
  沈清秋忍不住感慨:好久没见到这么小清新的阳光少年洛冰河了。
   
  他在清静峰修行期间,喜好穿白衣。而逆反之后的混世魔王洛冰河只穿黑衣,和以往一切几乎彻底颠倒。这种青葱的鲜嫩模样,更是完全看不到了。
   
  他正步走来,整了整衣角,垂头叫道:“师尊。”
   
  沈清秋知道,他看不见自己,这一声自然不是在叫他。缓缓转身,果然见一袭青衫,立在翠叶掩映中。
   
  那张脸,不是沈清秋自己又是谁?
   
  这由梦境记忆衍生的“沈清秋”这么站在一片青翠欲滴的竹林中,身形清癯,也仿佛一支修竹。神色淡定,仙气泠然,单用眼睛看,还真有几分遗世风姿的味道。
   
  现在沈清秋作为旁观者,让他评头论足一番,也不得不折服。
   
  这装b装的,到这个境界,太够味了!
   
  洛冰河能把种种细节完美地还原出来,也真不愧是梦魔亲传!
   
  那竹林中似正在出神的沈清秋偏了偏头,道:“跑完了?”
   
  洛冰河点头道:“十圈……跑完了。”
   
  沈清秋终于想起了这是哪一段了。
   
  洛冰河说的“十圈”,指的是绕着清静峰的环篱跑十圈。沈清秋亲自给他布置的任务。
   
  这可不是他恶趣味地对男主大大进行体罚,而是忍无可忍。
   
  自从他接手洛冰河之后,琢磨着既然为人师表,怎么也得教点实在的东西,日后翻脸,好歹提到“师徒之情、授业之恩”这八个字时,不至于话未出口、老脸先红。
   
  第一步就要改正他乱七八糟的走位和身法。
   
  至于教学成果,很早就说过了。最大的成果就是洛冰河往他怀里撞了半个月。
   
  沈清秋道:“再来。这次再没对,就不只是十圈了。”
   
  洛冰河便听话地再来了,于是,这次,洛冰河倒是没撞他,而是脚底一歪,直接抱住了沈清秋的腰。
   
  沈清秋:“……”
   
  洛冰河腼腆道:“师尊,徒儿没用,跑完十圈,脚软了。”
   
  沈清秋叹了口气。
   
  洛冰河自觉道:“弟子知道。二十圈。”
   
  沈清秋道:“圈什么圈?回房休息去吧。”
   
  他真没有虐童的爱好。当时真是自暴自弃了。爱咋样咋样吧!
   
  不教了,一点成就感也没有,摔教材!
   
  洛冰河浑然不觉自己被嫌弃了,还兴高采烈道:“谢师尊!二十圈明天弟子一定会补上的。今晚有什么想吃的吗?”
   
  沈清秋在一旁抹了一把额头。
   
  当年的洛冰河……真他妈是个小可爱啊!
   
  任劳任怨任打任骂给骑给踹给做饭……咳咳,当然这些大部分沈清秋是没有做过的。
   
  同时,他也纳闷起来了。
   
  在洛冰河给自己创造的梦境结界中,他当然只会选取自己觉得美好的记忆。如果清静峰的记忆能占一席之地,那也应该是和宁婴婴相关的才对。
   
  为什么会有这一段?
   
  梦境能最直接地反映人心最真实的一面,不会作虚假伪装。
   
  沈清秋油然而生一种他从没动过的念头。
   
  虽然这么有点显得脸大,不过……大概、也许、说不定,这段师徒之情,在洛冰河心中的地位,比沈清秋想象的要高那么一点。
   
  不过另外一点,沈清秋却能肯定:
   
  洛冰河绝对是抖m没跑!
   
  一般谁会把自己被罚跑十圈二十圈的记忆特地放到梦境结界里的!?
   
  沈清秋正想走进那片还原度极高的竹舍里去,忽然,脖颈蔓延上丝丝寒气,感觉有一道又冷又热的视线定在身上。
   
  他猛地回头。
   
  黑衣的洛冰河正抱着手,虚靠着一只青竹,凝视着他。
   
  我靠,本尊!
   
  沈清秋第一反应,不是拔腿就跑,而是原地不动,把脸上表情调节到最自然。
   
  这个结界是洛冰河的主场,跑得再快也没用。“跑”根本不能解决问题。
   
  刚才那道又冷又热的视线,不是错觉,也不是他形容有误。洛冰河的眼神,真的是像冰又像火,森寒有之,炙热有之,牢牢锁在他身上。
   
  沈清秋硬着头皮与他四目相对。
   
  半晌,还是洛冰河先叹了口气。
   
  他喃喃道:“会做梦,也是好的很。”
   
  听到这一句,沈清秋暂时定了心。
   
  他大着胆子,居然赌赢了一把。洛冰河此刻神思恍惚,真的把他当成自己一手造出来的梦境产物了。
   
  沈清秋见他倚着竹子,怔怔凝视自己,单形只影,想到他白天时坐在首座上的情形,再对比原著一呼百应、花团锦簇的光景,忍不住有些可怜。
   
  一个嘘寒问暖的老婆都没有。太惨了。
   
  堂堂种马文男主,沦落到这个地步。哪个男人都不忍心看啊。
   
  洛冰河道:“师尊,你和我说句话吧。”
   
  沈清秋此刻心中充满了对男主不幸遭遇的同情,和颜悦色道:“好啊。”
   
  没想到,他开口说了,洛冰河反倒愣住了,一下子站直,有点不可置信的模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