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67章 三人成行

第67章 三人成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家里孩子不懂事,大人不容易做。沈清秋赔完笑,又说好话:“一段日子不见,柳师弟修为愈发精进了。”
   
  柳清歌扬了扬下巴:“闭关刚出。”
   
  洛冰河围堵苍穹山那时,柳清歌说过“等着!”,果然是闭关修炼去了。刚出关就来救人,沈清秋摸了摸鼻子,心觉单说谢谢似乎不够。
   
  洛冰河眼珠在两人之间左转右转,插嘴道:“还是不如我强。”
   
  沈清秋看了他一眼。是是是,你最强,男主全书第一挂,能不强吗?知道啦!
   
  他又面向柳清歌,调开话题:“你怎么知道来南疆这里找我?”
   
  原来柳清歌出关之后,火速赶至魔界北疆洛冰河的地盘,一路杀进去,几乎杀翻个底朝天,结果沈清秋不在,洛冰河也不在,说是匆匆赶回交待一番就立刻撤了。他先是抓住那名叫纱什么的魔族妖女审问——百战峰的审问方法就是殴打,充其量只分不同程度的殴打。他当然不好殴打女子,于是没问出来。好在,又撞上了闲得乱晃的尚清华。
   
  对这货柳清歌可毫不容情,拳头刚扬起来,他就滔滔不绝地全招了,包括沈清秋呆在魔界时的伙食如何、每日的消遣娱乐活动、以及被掳到到南疆去的重要信息。
   
  问出来之后,柳清歌便打算把这叛徒就地正法,岂料那漠北君又突然冒出来。两人打了一架,把洛冰河的地宫震塌了小半,这才耽误了些时间。
   
  这跌宕起伏、充斥着暴力元素的一段东西,就是柳巨巨近期的行程了。
   
  如此费心费力……柳清歌,真是一个比亲哥还靠谱的男人啊!
   
  沈清秋这才想起有要紧的事必须交代,正色道:“好了,就此打住,柳师弟,我有正事必须告诉你。”
   
  柳清歌道:“讲。”
   
  沈清秋说:“你可知天琅君?”
   
  对于修真界的人士而言,这个名字可谓是传说级的。
   
  数年前,天琅君被镇压于白露山之下的那一战,四大派倾巢而出。苍穹山派虽然也是主力,但那时参战的都是上一代的峰主们。现任苍穹山派的峰主中,只有岳清源作为穹顶峰首席弟子参战过,并且以玄肃崭露头角,起到了关键作用。
   
  这些柳清歌自然不会不知道:“魔族上一任圣君?他肉身损毁已有七八年了。”
   
  沈清秋说:“肉身损毁,不代表死了。也有可能是脱壳了。”
   
  柳清歌扬起一边眉毛:“和你一样?”
   
  沈清秋心中惭愧,干咳:“正是。”
   
  柳清歌不追究下去了:“他出来了,然后?”
   
  沈清秋说:“天琅君打算合并魔界与人界。”
   
  “是指他打算攻上人界?”
   
  沈清秋就知道,一般人很容易搞混这两个概念。
   
  说到“合并”,许多人都以为只是“统一”的意思,其实不然,天琅君打算用心魔剑做的,是字面意思上的“合并”。
   
  魔界和人界,就如同一张纸的两面,处于不同的空间。在纸张的正面画上一笔,再怎么延伸,也画不到反面去。
   
  而心魔剑,则能够把这张纸的正反,拼接到同一个平面。
   
  举个例子。人界大陆上有洛川这条河流,魔界则有埋骨岭,这两个地方处于异界空间。而原著中,洛冰河以心魔为匙,将两界合并后,埋骨岭便被“拼”在了洛川中央,变成了一座孤岛。
   
  简单地解释过后,柳清歌皱起眉:“这种事真做得到?”
   
  当然做得到。原著洛冰河就成功办到了!
   
  沈清秋沉沉点头。柳清歌想了想,道:“兹事体大。还需证据,方能取信于诸位掌门。”
   
  要说证据,还真没有。沈清秋正略感头疼,这时,安静了半晌的洛冰河忽然道:“师尊为何不问我?”
   
  沈清秋还没答话,柳清歌先行一步,嗤了一声。
   
  嗤的原因很充分。洛冰河有魔族血统,并且早早跟诸派翻脸,恶名远扬,幻花宫被他生生搞成了邪教组织,虽然实力在他的操控下不弱反强,四大派早就把它踢出行伍,作为修真大派却名存实亡,自然也帮不上忙。
   
  所以,问他,恐怕没什么建树吧……
   
  这话沈清秋心里明白,却不能多说。不然洛冰河那颗脆弱的玻璃心不知道还要怎么碎呢。
   
  他干笑了几声,还没笑完,肩膀上忽然多了一点重量。
   
  洛冰河的头轻轻靠在了他的左肩上。
   
  沈清秋以为他又在撒娇,抖了一下,可再仔细看看,洛冰河的眼睛闭着,是一副安然昏睡的模样。
   
  站着也能睡!刚才不还聊得好好的吗!
   
  沈清秋反手捉紧他胳膊,防止他摔下飞剑,轻声唤道:“洛冰河?”
   
  没有反应。顿了一顿,沈清秋换了更低更轻的声音:“……冰河?”
   
  叫了两声,他才慢慢睁开眼睛,沈清秋见他眼神涣散,忍不住问:“你是不是真的很累?”
   
  离出圣陵还没几天,洛冰河受过的那一大堆伤就算好得快,怕是也有些遗留后果,晕一晕也是有可能的。
   
  洛冰河摇摇头:“没有。”
   
  沈清秋琢磨了下,转向抱着双手冷冷注视这边的柳清歌:“柳师弟,过了边境之地,不如你先走,回苍穹山派和掌门师兄他们召各派商议一下。”
   
  柳清歌双目微睁:“那你呢。”
   
  沈清秋说:“我可能要迟些回去。洛……冰河他这个样子,我看,还是休息一下再走稳妥。”
   
  柳清歌提气道:“我来,就是为把你带回去。”
   
  沈清秋踌躇,洛冰河一言不发,低着头,模样看着乖巧得很,他又说:“就一晚。”
   
  柳清歌看着窝在沈清秋身后的洛冰河,严厉地说:“一晚也不行。”
   
  那怎么办呢?
   
  一个时辰之后,三人穿过边境之地,停在城中最大的客栈门前。
   
  这座城远离中原,多的是杂门小派,却鲜少见到这般丰神俊朗、仙气凌然的人物出现,还一次出来三个,一个赛一个的好看,不少都驻足围观。柳清歌昂首阔步,握着乘鸾,率先迈进门槛。
   
  大堂富丽,宽敞明亮,立刻有伙计上前招呼。沈清秋道:“柳师弟,你真要跟我们一起?”
   
  总感觉柳清歌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根本不需要睡觉、就算睡觉也会在云气缭绕的灵台上的类型。
   
  柳清歌执剑抱手站着,冷冰冰地说:“不放心。”
   
  他眼皮一抬,恰好见到洛冰河在沈清秋身后,无声地哼哧了两下。眼珠邪转,嘴角笑容轻蔑,目光恶意满得都要溢出来了,登时大怒,握着乘鸾的手背青筋暴起。沈清秋见状忙道:“有话好说,不要生气。”他再回头,洛冰河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嘴唇还微微有些发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