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81章 故事开始

第81章 故事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一本yy种马小说。这一点,从最开始,就已经明说了。
   
  沈清秋,是个天地可鉴、问心无愧的直男,这一点,他从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自我定位明确了。
   
  所以,如果在刚翻开这本雷得浑然天成、雷出了自己的风格水平的奇书时,有人对沈垣说,啊,你会去搞基,而且会和这本书的男主搞基,而且,还是你自己趴地上送上去给人家搞的——他一定拿全套四十册的厚砖头实体书让对方见识什么叫脑浆涂地。
   
  现在,他飘在最开始进入这个世界时通过的那个虚无的空间里,听着系统一如既往谷歌翻译般亲切的乡音,传遍每一个角落。
   
  【您好,通过您的不懈努力与积极配合,各项数值已达到升级所需标准。】
   
  【系统很荣幸地通知您,贵方已晋升为初级vip用户。在此特向您提示,vip用户可启用高级功能“自救”。】
   
  【在生命值跌落最低点的情况下,可满血回复一次。】
   
  满血复活!
   
  这个vip待遇,真特么良心!
   
  沈清秋说:“那啥。这个自救功能,只能用一次?只能用在我自己身上?”
   
  系统:【理解正确。】
   
  沈清秋立刻考虑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先把洛冰河身上的魔气引了大半过来,现在就算再毁掉心魔剑,应该也不会对洛冰河造成什么影响。
   
  原先以为自己多半死定了,那孩子就哭哭啼啼说要陪他一起死。现在使用了自救功能,他可千万别傻里傻气跟着自杀了啊!
   
  沈清秋忙问:“洛冰河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系统:【目前您的权限暂时无法咨询总能源相关问题。请问是否要查看历史成就?】
   
  都vip了为什么还不能咨询!
   
  沈清秋急得抓心挠肝,但系统的尿性他早get了。
   
  不够就是不够,不给问就是不给问,再急也没用!
   
  系统:【请问是否要查看历史成就?】
   
  ……好吧,看来这玩意儿非看不可。沈清秋挥手:“看看看!快看!”
   
  伴随着一阵喜气洋洋的bgm,系统缓缓拉开卷轴一样的成就列表:
   
  【避开雷点数目达到20以上,除去“天雷滚滚”标签,获取“槽点略多”勋章。】
   
  【历史b格数值最高点突破5000,摘取“文荒可读”勋章。】
   
  【大撒狗血达到三次以上,摘取“狗血淋头”勋章。】
   
  【砍去注水内容与无关紧要支线,除去“无敌水神”标签。】
   
  【补完隐藏人物,基本填坑完毕,除去“大坑遍地”标签。】
   
  【爽度数值突破可统计范围,摘取“尚可一撸”勋章。】
   
  【达到系统推荐标准。一句话简介:一个恋爱脑的中二病要毁灭世界的故事。】
   
  看到这一行,沈清秋:“……”
   
  完全无法反驳[手动拜拜]
   
  仔细想想,的确,从他重生到这边开始起,就从一本无下限色哈哈情种马小说,变成了一个纯情处男蛇精病纠结的狗血恋爱故事。
   
  不过,看着这一排闪闪发亮的勋章,沈清秋其实暗搓搓的有点佩服自己。
   
  作者不填坑,劳资自己来填,有没有很吊!!!
   
  种马文历史上,有哪个读者像他一样,舍身填坑,硬生生把这本书的b格拉高到这个档次、获得这么多项荣誉的?!
   
  虽然方向上可能出了点偏差,但至少,这才是真正的“youyouup,obb”!
   
  忽然,沈清秋注意到,荣誉列表左上角,有一个小小的粉红色符号“♀”。
   
  他知道符号♂代表男,♀代表女,觉得有点奇怪:“这个符号什么意思?”
   
  系统:【表明列表中所取得的各项成绩均为女性向荣誉。】
   
  沈清秋:“……你逗我呢吧。”
   
  系统:【作品分类已修改。】
   
  等一下!
   
  为什么会被分到女性向!!!
   
  怪不得这种奇葩又狗血的剧情为什么还能摘取这么多勋章,原来是被划到女性向分类了!!!
   
  女性向为什么还有“尚可一撸”勋章,她们拿什么撸!!!
   
  难道这是从终点主站被发配去女频了吗?!
   
  不对。真相,应该更可怕!
   
  沈清秋猛然想起,自从系统升级后,界面都换了,怪不得有点眼熟。这个界面的风格和色调,好像……好像那个传说中的绿丁丁文学城啊?!
   
  从第一天重生开始起、一直憋到今天的一口陈年老血,终于被悉知真相的沈清秋,喷了出来。
   
  他向天伸出尔康手:“不要——!”
   
  房间里静默了两秒。
   
  呼啦一下,黑压压的人头全围了上来。
   
  宁婴婴、明帆、齐清萋、木清芳、一堆人挤在床边,七嘴八舌。沈清秋被吵得脑仁儿抽抽的疼,什么都没听清,弯腰抱头。只听柳清歌道:“都走开!”
   
  他一说话,其他人立刻闭了嘴。晚辈们吐了吐舌头,灰溜溜地退开。腾出的空位被柳清歌填补上。他抱着手,站到床边,沈清秋好不容易看到个靠谱的,抓住就问:“洛冰河呢?”
   
  柳清歌的脸一黑,说:“死了!”
   
  沈清秋:“……死了?”
   
  不可能吧?!
   
  他真傻乎乎地跟着殉情去了?!
   
  看柳清歌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柳清歌也从不开玩笑。沈清秋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动作势头太猛,突然从屁股传来一阵钝痛。
   
  他的脸刹那扭曲,咕咚一声,又倒了下去
   
  这反应太过夸张,柳清歌像是受了莫大的惊吓,蹬蹬蹬后退三步,别别扭扭,像是又想走上来说话,又想拔腿逃走。齐清萋抓了他一把,尖叫道:“你看看你,你看看你!这干的是什么事!都让你别吓他了,活活把人又吓晕过去了!”
   
  沈清秋躺在床上,举手:“我没晕。我……”
   
  只是屁股痛,一时没坐住……
   
  宁婴婴过往最怕百战峰峰主,这回胆子倒大了,对柳清歌使脾气跺脚:“柳师叔,你怎么能这样。就算你再不喜欢阿洛,可明知师尊刚醒,受不了刺激,你……你还乱说,乱咒他死。”
   
  木清芳也满脸责备:“柳师兄,你这样,真是不好。一点都不好。”
   
  柳清歌第一次成为众矢之的,他本来就不善言辞,干脆退回桌边,发作道:“我不说话了!”
   
  沈清秋一手按着太阳穴,一手按着腰:“谁来告诉我,到底他死没死!”
   
  齐清萋道:“没死!那小子以为你不行了,差点跟着你一起去,后来木师弟说你没事,还有气,他哪还舍得死。”
   
  果然如此。
   
  万幸没阴错阳差!
   
  沈清秋知道了柳清歌刚才是说的气话,可也被吓住了一两秒,老脸有点挂不住,批评道:“柳峰主别这样行不行。我是信任你才第一个问你的。你太让我失望了。”
   
  柳清歌瞪他。沈清秋不怕他瞪,慢腾腾坐起来,挑了个不会把屁股压得太疼的姿势,问:“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又回清静峰了。埋骨岭呢?洛冰河人呢?”
   
  齐清萋道:“别担心埋骨岭了,早炸了。”
   
  沈清秋重复道:“炸了?”
   
  齐清萋说:“你和洛冰河不是在埋骨岭把心魔剑毁了吗?剑断的时候,整座山就炸了。”
   
  明帆挤了个头到床边,道:“是啊是啊,师尊,大半座山砸到冰面上,砸出了好大一个洞,后来洛川上的冰就融化了。您和洛冰河都掉到洛川里,还是柳师叔把你们捞上来的。”
   
  沈清秋正接着宁婴婴递上来的茶,准备喝,还好没喝,不然肯定就喷了。
   
  “你们”?
   
  沈清秋心虚地斜眼瞅柳清歌。
   
  卧槽,没记错的话(这种事怎么可能记错),他当时刚跟洛冰河那啥完事啊!
   
  虽然后来洛冰河给他穿了衣服,但身上多少残留罪证,凭柳巨巨慧眼如炬,会看不出来什么异常,那才是奇怪。
   
  怪不得柳清歌一直用这么严厉的目光盯着他!
   
  伤风败俗啊!
   
  齐清萋絮絮叨叨:“一捞就接了两个,抱得跟尸僵似的,分都分不开,那么多人都看着呢,丢不丢人啊……”
   
  众目睽睽之下抱着掉下埋骨岭!
   
  沈清秋悔恨万分。
   
  千防万防,还是防不住春山恨有了新素材!
   
  可依洛冰河那个脑回路,居然没把他直接带走,而是肯乖乖送他回清静峰,这也太奇怪了。沈清秋觉得不太寻常,追问:“那究竟洛冰河现在人在哪儿?”
   
  还是宁婴婴乖巧孝顺,道:“师尊你睡了这么多天都不醒,他当然是去给您找灵药啦。”
   
  找什么灵药啊。好不容易大难不死,满血复活,这小子不跪在床旁边等他醒,出去乱跑什么。这种杂事,交给小弟做!
   
  宁婴婴小声嘀咕道:“还不是被各位师叔师伯赶下山去的……”
   
  洛冰河得罪了苍穹山派太多人,被赶也正常,只是他现在居然懂得忍气吞声,乖乖被赶了。也真可怜。
   
  不过,没事,就好。
   
  见众人神色如常,还这么能闹腾,沈清秋猜岳清源该是安然无恙,还是问道:“掌门师兄怎样?”
   
  齐清萋没好气道:“你还知道关心一下掌门师兄啊。没死。”
   
  果然,埋骨岭中拔剑一搏,并没耗尽岳清源的寿元。看来,玄肃的秘密仍未被旁人知晓。
   
  沈清秋正松了口气,忽然,外边漆黑的夜空中,炸开几朵金灿灿的烟花,仔细听,还有喧嚣人声从穹顶峰飘来。他问道:“怎么回事?穹顶峰那边这么吵。”
   
  木清芳笑道:“沈师兄你醒的太是时候了。刚好可以赶上庆典。”
   
  啥庆典?沈清秋脸大地想,难道是庆贺他终于苏醒?!
   
  柳清歌像是猜出了他在想什么,道:“两界合并失败,加上苍穹山派四百年大典,一起庆了。”
   
  沈清秋决定先去穹顶峰见岳清源。
   
  这次庆典,不止只有苍穹山派内部人士参加,不少在洛川参展的门派也应邀前来。沈清秋看见了不少熟人。
   
  无尘大师阿弥陀佛,笑容满面道:“沈峰主安然无恙,真是万幸。”
   
  无妄横了沈清秋一眼,十分嫌弃地走到别处去了。
   
  无尘大师道:“沈峰主不要和无妄师兄计较。自从老衲在金兰城没了这双腿,他就对魔族十分痛恨,连带也对沈峰主……”
   
  沈清秋摸了摸鼻子,无所谓道:“不碍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