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83章 番外:冰妹与冰哥的巅峰对决2

第83章 番外:冰妹与冰哥的巅峰对决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83章番外冰妹与冰哥的巅峰对决2
  
  次日清晨,先睁开眼睛的是洛冰河。
  他雪白的脸稍微回复了些血气,看上去比昨夜颜色好看多了。倒是沈清秋,头天晚上临睡前还活蹦乱跳,今早醒来时还抱着他,半昏半醒,微现疲色。
  沈清秋真的给他送了一晚上的灵力,直到迷迷糊糊睡过去也没停下。
  洛冰河缓缓翕动着眼睫,目光复杂地盯了他一会儿,伸手去挪沈清秋的胳膊。
  这一挪,沈清秋便被惊醒了。洛冰河趁机起身下床。
  沈清秋纳闷得很。
  以往踢他也踢不下去,今早倒是自觉?
  他按了按睛明穴,蹙眉道:“这么早起来干什么?做饭么?今天就别做了。”
  又见洛冰河只穿着单薄的中衣,领口虚掩,虽然交错纵横的伤口已平复,只留了淡淡的痕迹,估计今天之内就能彻底痊愈,可小半片胸膛正坦坦受风。昨晚那件外袍是不能穿了,便提醒道:“你以前的衣服还在偏室。婴婴他们都没动。”
  洛冰河绕过一道屏风,转去偏室。
  一方小天地映入眼帘,一尘不染,青竹所制的桌椅床柜俱全,床头还有一张小案,书卷和毛笔搁置得井井有条。打开柜门,白衣叠放得整整齐齐。上方还悬着各式成色上佳的佩玉。
  洛冰河在偏室内的期间,沈清秋也慢吞吞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一边用目光搜索着靴子在哪儿,边揉着太阳穴。
  昨晚睡得太特么糟糕、太特么闹心了!
  一直在做梦!做梦做梦做梦做梦!
  连去双湖城打剥皮魔这种丢人的黑历史都梦到了!顺便还有梦中梦!
  什么仙盟大会金兰城花月城圣陵全都走马灯似的过了一遍,挨打的、吐血的、身上长草的……[手动拜拜]
  一个晚上这么多梦挤到一起脑袋都要炸了!
  绝逼是因为边睡边给洛冰河输灵力的缘故。他一旦神识不稳,附近的人睡觉都要遭殃。
  这时,洛冰河穿好衣服,从偏室转了出来。沈清秋还没找到靴子,便不找了,对他招了招手,让洛冰河走到床边,把他往下拉。
  拉了一下,没拉动,洛冰河挑眉道:“做什么?”
  沈清秋从枕头下摸出发带和一只木梳,道:“你说做什么。”
  洛冰河这才乖乖坐到了他身前,在竹舍中四下打量,沈清秋边梳边随意道:“在看什么?”
  洛冰河目光依旧锐利而冷静,声音软了下来,道:“这些年每次回清静峰,都匆匆忙忙,来不及好好看看。”
  沈清秋用嘴叼了一会儿发带,偷偷摸摸恶趣味地给他编了个小辫子,道:“这些天你可以看个够。之后我再去百战峰打个招呼,让柳清歌好好管管他们。清静峰的弟子,断然没有该被百战峰追着打的道理。”
  洛冰河顿了一会儿,慢慢回过头,对他展颜一笑,甜丝丝地喊道:“师尊?”
  “嗯?”
  “师尊。”
  “嗯。”
  他像是从没尝试过这般新鲜的叫法,一连叫了好几声,每次都能得到回应,越叫越上瘾,叫得沈清秋忍不住,抄起折扇刷了他后脑勺一记:“叫什么叫。叫一次就行了。好好说话。”
  洛冰河后脑挨了一下,脸一黑,迅速调整回来,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眼珠转到一旁,道:“师尊昨晚睡得不好?”
  抱着你,能睡得好吗?
  沈清秋淡淡地道:“梦了一堆陈年旧事而已。”
  洛冰河道:“那不如下次改为我抱着师尊睡?”
  这种话他真是能信手拈来。沈清秋大功告成,拍拍他脑袋,推他下床:“去去。去去。”
  沈清秋果然依言去拜访百战峰了。
  他去那边可谓是轻车熟路,拜帖也不用递一个,喝了两口明帆送上来的清粥边整整衣衫,飘然而去。洛冰河被他摁在竹舍里,得了“乖乖等为师回来”的叮嘱,又怎么会肯乖乖等着。
  方一开门,只见一道娇小的橙色身影跃了过来。洛冰河定睛一看,道:“婴婴。”
  谁知,宁婴婴打了个寒噤,大惊失色:“阿洛你怎么了!你伤到脑子了么?!你为什么这样叫我!”
  洛冰河:“……”
  宁婴婴满面悚然还不消退:“你怎么不叫我宁师姐?!”
  洛冰河:“……宁师姐。”
  这一声“师姐”,叫得颇为咬牙切齿。宁婴婴却松了口气,拍拍胸口道:“这才对嘛。忽然改口,哪像是你。虽然师尊疼你,但也得时刻注意,长幼有序,这才不枉对咱们清静峰弟子的身份。”
  洛冰河听得额头青筋跳动,失去耐心,打断她:“我有话问你。”
  宁婴婴立刻露出了然神色。
  她一挥手,郑重其事地把拂尘和扫帚交到了洛冰河手里。
  她说:“师姐知道。给。”
  洛冰河:“……”
  宁婴婴诚恳地道:“阿洛你不要介意,师尊的竹舍你一贯只想自己一个人整理打扫,这我是知道的。可是你和师尊一去就是这么多天,我和大师兄就只好先代劳啦。不过,既然你回来了,那还是交还给你吧。师姐不会跟你抢差事的。这点师姐还是懂的。”
  ……
  懂个屁!
  洛冰河转头又去了仙姝峰。
  仙姝峰的弟子一向是非常欢迎他的——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
  柳溟烟素纱遮面,客客气气地躬身一礼,道:“洛师兄。”
  以往,这些跑腿打杂的事,沈清秋也没少支使洛冰河干,在仙姝峰上常能见到他的身影,时不时来传个信、递个贴、请个人、借个东西。
  其他峰的男弟子上来,多少会鬼头鬼脑,东张西望,望着望着,就望进了各位仙子的闺房乃至是澡堂,当然,后者没到澡堂,早就被仙子们乱剑【哔——】。只有洛冰河,每每登峰来,都能以礼相待,自觉严格保持距离,是以,洛冰河在仙姝峰的口碑,那是相当之高。因而,仙姝峰上下默许他可以进入内殿等待。
  洛冰河还没说话,柳溟烟便向洛冰河点头道:“洛师兄可是奉沈师伯之命来请师尊的?请在此稍等片刻,我安置了这几位天一观的道友便回来。”
  她口中所说的三位道友,正是三名俏丽道姑。
  玲珑有致的身材被裹在水蓝色道袍中,正围着她团团转。六道水汪汪的目光,盯着洛冰河,一会儿悄咬耳根,一会儿跺脚撒娇不依,脸颊酡红,仿佛三朵鲜艳的蓝花绕着一支亭亭清莲,迎风乱颤,咯咯嘻嘻、打打闹闹,跟着走了出去。
  洛冰河便依言在原地耐心等待柳溟烟回来。
  站了没一会儿,忽然发现,书案上一堆乱卷底,露出一只书角。明显是匆忙之间囫囵压下的。
  柳溟烟居然也会有要藏的东西。
  他随手抽出那本被藏起来的小册子,粗粗扫了一眼,只觉得封面花里胡哨,书名三个大字一个扭得比一个厉害,皱了皱眉,见署名是“柳宿眠花”,微微一笑,翻了开来。
  ……
  ……
  沈清秋从百战峰回来时,洛冰河已在竹舍中等着他。
  一进门,就感觉有两道火燎燎、滚烫烫的视线扫射过来,
  沈清秋:“……”
  =口=忽然有点不敢关门怎么回事啊!
  洛冰河斜靠在床上,微笑道:“怎么了?师尊为什么不过来?”
  语气是还是一般的软乎乎带点小委屈,眼神可不是这么回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