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84章 番外:冰妹与冰哥的巅峰对决3

第84章 番外:冰妹与冰哥的巅峰对决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84章番外冰妹与冰哥的巅峰对决3
  
  竹舍之中,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两张一模一样的脸。
  除了一人白衣,一人黑衣,完全看不出任何差别。
  黑衣的洛冰河腰间悬着一把剑,层层叠叠,以符咒封裹得严严实实。
  昔日霸气侧漏的心魔剑,竟然被裹得如此粗暴难看,连一丝魔气也泄不出来。
  他沙哑着嗓子低喝道:“滚下来!”
  伴随着这一声怒气爆棚的低喝而来的,还有一记暴击。卡在沈清秋双腿之间的白衣“洛冰河”当即毫不含糊地还了一记。两两相抵,空中一声厉响,硝烟坠散。
  他看上去扫兴至极,蔑然道:“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要在这种时候……”
  还没说完,沈清秋勾勾食中二指,方才刺偏后钉入墙壁的修雅剑柄微微颤动,忽的飞到他手中。沈清秋手掌一握,立马挥臂斩下!
  两面夹击,“洛冰河”终于不能继续保持这个挑衅的体位了。他翻身下床,临离之时还不忘在沈清秋腰上掐了一把,轻轻巧巧落定在竹舍另一端,故作黯然:“师尊下手好重。就一点都不心疼弟子么?”
  滚你妈的!
  谁是你师尊!
  这货是《狂傲仙魔途》原著的终点种马男主“洛冰河”啊!之前在系统的惩罚程序上线时,放出来过的——终点读者膜拜向往的神一般的男人,当年谁人提起来不尊称一声:冰哥!
  沈清秋万万没想到,这货不仅能在惩罚程序中出现,还能真的以实体形式出现在这个世界。这么看来,系统的所谓惩罚,不是放出模拟人格,恐怕是直接从平行的原著世界中把冰哥拉过来了!
  虽然昨天以来,一直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洛少女一直都是这个动不动就会闹个别扭撒个小娇的调调,再加上关心心切,光顾着给他治伤去了,沈清秋这才没细想。
  真正的洛冰河,手心和胸口处,都有自己留下的剑伤。这种东西那孩子都当个宝贝一直留在身上不肯治好,又怎么会让他摸到“光滑完整的皮肤”?
  说到底还是对彼此的身体不够熟悉,才会迟迟想不起来。
  万幸还是悬崖勒马了。好险好险,差点晚节(……)不保。
  那么昨天在地宫内殿碰面时,他说的那个“走”字就很好理解了。这个字意思不是“快逃走”,而是“你个人渣快给老子滚开!”
  腰间悬剑的黑衣洛冰河扑了过来,急道;“师尊,这杂种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呃,骂他杂种,不是在骂你自己吗……
  吐槽归吐槽,看着这个洛冰河满脸急切,抓住自己就不放,沈清秋很是欣慰。
  这画风才对嘛!
  他清了清嗓子,确认衣服没破没歪,仪容不乱,这才道:“为师没事。”猛然想起昨天“洛冰河”身上伤痕累累、皮开肉绽,这只恐怕也不会毫发无损,忙问:“你怎么样?受伤没有?”
  洛冰河点头道:“已经好了。”
  沈清秋抓起他的手腕,翻过来,掌心一道说淡不淡、说重不重的白痕,心中触动:“究竟怎么回事。这两天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洛冰河摇头道:“弟子不知。前日在地宫内殿闭关,忽然心魔剑的残片上紫光涌动,这个……人就出现了,手里还拿着另一把心魔剑。我和他交手,一时不慎,进入了心魔剑斩开的裂口中,裂口闭合。我只来得及把剑抢走,再回来时,没看见师尊,便只好一路找上苍穹山派。”
  所以这两天来,洛冰河是跑到《狂傲仙魔途》的原著里去了?
  原来心魔剑的劈空斩,已经逆天到这种地步,连平行世界的空间入口都可以斩开。
  这已经不是能用bug可以说明的存在了!
  一个混绿丁丁的基佬忽然置身于终点的后宫佳丽三千里,这孩子怕是被吓坏了吧。沈清秋正忍不住心生怜爱(……)忽然听到有人冷冷地道:“劳驾,我还在这里。能别晾着吗。”
  原著洛冰河习惯了永远作为万种瞩目的中心出场,见这两个人一照面就扑成一团,浑当他不存在,腻腻歪歪肉麻至极,心内说不出的烦躁,脚下暗暗使力,把几块青石无声无息踏得粉碎。
  洛冰河挡在沈清秋身前,语气森然:“你刚才在干什么。”
  “洛冰河”淡淡地道:“玩玩儿罢了。”
  沈清秋震惊了。
  玩儿谁?
  ……玩儿我吗?
  冰哥你……来者不拒的?!
  男女不忌,荤腥不计,送到嘴边的就吃?
  还是说这边原本的后宫都没收,憋得慌?
  冰哥啧了一声,鄙夷道:“谁让他这般没用,居然一个女人都没有。”
  这个“没用”的标准,也是醉了。洛冰河的关注点却不在此,愤怒得瞳孔之中似乎要留下鲜血,沉声道:“你竟敢这样羞辱师尊……”
  另一个“洛冰河”的眼睛也倏然转为赤色,与他对视,冷笑道:“我何止是要羞辱他?看看你这幅没出息的样子!‘我’居然这般难看,同沈清秋这鲜廉寡耻的小人成日厮混……”
  他没说完,洛冰河就炸了。
  竹舍内几乎被乌气弥漫得伸手不见五指,谁也不让谁,忽然一道白光自头顶透入,原来两人相互乱扔暴击,竹舍天花上的木檐被无辜殃及,轰出一个大洞。洛冰河抬头一望,脸登时比他手上打出去的魔气还黑。
  沈清秋也差不多是这个表情:妈蛋,这让安定峰来修理的时候该怎么说?
  洛冰河不愿毁坏竹舍,跃出大门,喝道:“出来!”
  原著那只哼道:“正好,小破屋里放不开手脚!”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瞬息之间消失不见。沈清秋正在考虑喊百战峰的人过来的话,他们会不会把两只洛冰河都打死,这时,明帆和宁婴婴率着一堆弟子冲了过来,。估计刚才还在晚读,听到异响,匆忙赶来,抱琴的抱琴,有的手里还拿着书。沈清秋立即道:“站住!”
  一众弟子连忙站直了,明帆开口问道:“师尊,这边有什么……”
  沈清秋打断他:“排好队。”
  清静峰弟子们立即条件反射般地列好了队。沈清秋又道:“下去,绕着清静峰跑圈。跑圈三十圈!”
  若是直接赶他们走,这群小不点必然不肯定,还非得留下来帮(tian)忙(uan)不可,倒不如直接先赶走了。这么直接一命令,众弟子都面面相觑。师尊让跑,那就跑吧。一群青衣少年少女开火车一样头接着尾,朝清静峰下跑去。
  沈清秋见调开了他们,松了口气,回首飞身跃入后山竹林。
  原著那货是可以完全控制心魔剑的,他养的这只,却因为心智不太稳定,或说心里杂念特别多,很容易被侵袭反噬,因此恐怕不敢妄动心魔剑,略束手束脚,恐怕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主动用符咒封住心魔剑。抓着金手指却不敢用,拿着金饭碗还不能讨饭。是以剑未出鞘,看上去就像在肉搏。
  可这肉搏破坏力也太强了!
  地面已经被辟出了数十道深坑,竹枝倾倒,落叶纷飞,栖鸟惊鸣冲天。再这样下去,清静峰都要被削成秃顶峰了。沈清秋看准空隙,策动修雅,冲原著洛呼啸而去。
  银光蹿动,划过狭长的眼眸,“洛冰河”猛一侧首,弹指拨开剑刃,歪头道:“分明我们是同一个人,师尊你为何帮他而伤我?”
  鬼才跟你是同一个人!
  他养大的这只洛冰河,是被沈清秋介入剧情后,由系统篡改分类划到绿丁丁文学城旗下的蛇精病少女洛,简称冰妹,跟你个浑身上下充斥着王八之气、满脑子都是下流思想、一路刷低智商反派和配角升级的终点种马男主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沈清秋闭口不答,与洛冰河对视一眼,无需更多言语,一齐向原著洛进攻。
  原本两个洛冰河之间,实力差距就不大,之前原著洛身上的伤,多半就是洛冰河砍出来的,再加上一个沈清秋,天平缓缓倾倒。
  雪白如游龙翩然的剑光之中,灵力与黑气交错翻腾,配合的天衣无缝。“洛冰河”险险避过几波攻击,微微眯眼,似乎是动了气,可并不过分流露这种情绪,只抿了抿嘴,忽然道:“他技术那么差,有什么好的?”
  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沈清秋的手抖了一下,忍住,继续打。
  谁知,冰哥还不收敛:“师尊你也见识过我的本事了。反正都是一个人,不如你跟我走。一定让你比跟他快活。”
  沈清秋:“闭嘴!”
  洛冰河喃喃道:“……见识过了?”
  沈清秋:“专心打架。”
  洛冰河道:“什么叫见识过了。什么叫比跟我快活?”
  “洛冰河”暧昧地道:“还是说,师尊你就是喜欢被人弄疼?即便是这样,弟子也保管能让您满意。”
  刹那间,洛冰河的脸扭曲了,他几乎是无意识地把手放到了心魔剑上。
  沈清秋忙喝道:“别拔!”
  洛冰河这才回过神,立即撤手,可瞳中赤色越发浓烈,呼吸也急促起来。一咬牙,抢身攻上,率先开启近战。
  两人硬碰硬对上,力道一致,招式一致,所造成的后果也是一致。沈清秋听见沉闷的“喀喀”之声。
  两个洛冰河,一个断了左手,一个断了右臂,皆是软绵绵地垂了下来。连接下来的反应也是一模一样:手断了就用脚踢,于是,又是“喀喀”两声——这回断的是腿。
  沈清秋忍无可忍:“够了!”
  这种打法,是要同归于尽吗?!
  “洛冰河”忽然脸色一柔,望着沈清秋道:“师尊,你是不是怪我上次把你弄疼了?”
  另一只睁眼道:“师尊,你之前和他也见过面?”
  如果在系统里也算见过面的话,那就算。沈清秋不愿敷衍,道:“一面之缘而已。”
  冰哥可真会见缝插针,委屈道:“上次是我不好。弟子认错,可刚才师尊不也快活的很么?都是徒弟,你怎么忍心就对我这样?”
  装。你装。你继续装。不愧是两面三刀口蜜腹剑嘴上笑说好心里操千道的冰哥!
  果然终点流的暗黑系男主就是阴险,他这是在故意扰乱洛冰河的心智。沈清秋哪能让他得逞,骂得理直气壮、毫不含糊:“一点也不快活!”
  刚骂出来,他就觉得从小腹腾起一股强烈的酥软麻热。
  无法忽略,无法压抑,好像千万只蚂蚁黏黏糊糊地在他身体里蠕蔓。
  “洛冰河”的嘴角勾起,愉悦而阴森地说:“还能口是心非么?”
  天魔之血。
  怎么能忘了,只要洛冰河,都能操纵他身体里的血蛊呢。
  这边两只洛冰河,一个煽动血蛊,一个强压血蛊,明着较劲儿,造成的后果就是,那阵酥麻和燥热一阵一阵,断断续续,从腹部迅速弥漫全身,甚至是指尖。沈清秋喘了几口热气,视线有些模糊,握剑的手也开始不稳。
  洛冰河一个晃神,腰间所悬的心魔剑便被夺去。
  原著洛笑容得意,又带着几分几近嗜血的兴奋,就在他握住剑柄,即将拔剑出鞘时,沈清秋忽然冷冷地道:“别高兴得太早。你看看头顶。”
  此刻三人头顶上方,只有疏疏簌簌的竹枝青叶,随风而起伏摇摆。“洛冰河”不必抬头,就能感知到上方并无威胁,他浅浅莞尔:“这种对付幼稚小儿的伎俩,师尊拿来戏弄弟子,未免太看不起我了。”
  不看?
  好,自找的!
  沈清秋左手成诀,清脆脆的打了个响指,眼神一凝。
  “洛冰河”正想说话,一片轻浮的飞叶划过他眼前。
  他的笑容凝固了。
  一道细微的血流,顺着他的脸颊缓缓落下。
  四面八方,竹叶越落越多,悠悠飘散而下的青叶速度陡然转快,片片如东风带寒刀一般,以他为中心刮去。
  摘叶飞花奥义版!千叶万花!
  “洛冰河”挥出一掌,击溃朝他密集开火的叶刀,沈清秋,整片竹林里都是天女散花般追魂夺命朝着原著洛追去的飞叶,看似温柔,可一沾身,就是削肉刮骨的威力,一片两片还能闪避,可千百片铺天盖地包抄而来,再怎么样也能让人手忙脚乱一阵,更何况两人刚刚那般粗鲁的打法,俱断了一手一足,行动不便。沈清秋正要欺身而上,便见一道黑影抢在他身前,完好的那只手掌,正正打中了“洛冰河”的心口。
  看着那张熟悉至极的脸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霎那间,沈清秋竟然有些不忍心。
  “洛冰河”倒退两步,咽了咽喉咙,似乎吞下了一口血,讥笑道:“真有默契。不错啊?”
  虽然是嘲讽,可他完好的那只手已经紧紧握成了拳,手背青筋时隐时现。
  成年之后,从来没有人,能把他逼到这种地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