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90章 番外:蜜月流水账

第90章 番外:蜜月流水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清静峰将混世魔王洛冰河窝藏了十几日后,众弟子终于不堪骚扰,跪求峰主沈清秋携此人“暂避风头”。
   
    宁婴婴嘤嘤嘤道:“师尊,我讨厌百战峰。讨厌讨厌讨厌!他们都好粗鲁,咱们的山门被踩坏好几回了!”
   
    明帆含泪控诉道:“师尊……这次真不是我去说的!弟子发誓,您相信我!”他惴惴瞄了洛冰河一眼,提议道:“要不您就把洛师弟放出去跟他们切磋交流上几场吧。打够了他们就不会来骚扰清静峰了!”
   
    洛冰河八风不动,冷淡地道:“我同师尊谈议正事的时间都没有多少,哪来的空同这群野猴子切磋交流。”
   
    沈清秋矜持地摇扇不语。
   
    你所谓的“谈议正事”,原来就是研究新菜式,擦洗竹舍的餐具和桌椅,以及不分场合时间的卖巧求欢么……
   
    明帆一把鼻涕一把泪,嚎啕道:“师尊——您行行好吧——安定峰的已经不愿意来帮咱们修山门了,每次都是弟子上下山几百里自掏腰包啊——”
   
    沈清秋被他嚎得不胜其烦。
   
    最终,在明帆的千恩万谢和宁婴婴的恋恋不舍中,终于大发慈悲做了件好事,尊驾移出了清静峰。
   
    所以他老人家很是郁卒。
   
    要命,这是什么鬼世道!
   
    师弟l某纵容手下爪牙(……)打上师兄s某的门,打完了还不给赔;
   
    师兄s某受了经济损失,找师弟x某的部门要求拨用公款,师弟x某又不肯批;
   
    徒弟m某不光没有为集体奉献的无私精神,反而要把师父赶下山去。
   
    真是反了!
   
    洛冰河却一副很是开心的模样。只要黏着沈清秋,他去哪里都是一样,没有一群碍眼的天天在旁乱晃,于他反而更合心意。
   
    他挽着沈清秋的手臂,欢欢喜喜地道:“师尊,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沈清秋低头看了一眼他圈住自己胳膊的姿势,不忍直视。
   
    真是……越发少女了。
   
    活脱脱两个采蘑菇的小姑娘手挽着手一起出门q(′`)q(′`)s
   
    沈清秋为自己造的人工雷绝倒。他反问:“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洛冰河想了想,道:“不如去我们以前去过的地方,瞧瞧如今变成什么样子了。”
   
    于是,两人来到了被“赶下”苍穹派后的第一站,双湖城。
   
    原本御剑而出,不到一炷香便可抵达,洛冰河却不知犯了什么小心思,非要拉着他坐马车。
   
    坐就坐,沈清秋怎么样都无所谓。谁知,两人上车后,洛冰河一直用那种(自以为掩藏的很好的)期待羞涩眼神盯着他。
   
    车厢内空间不大,沈清秋避无可避,被他这热乎乎的眼神盯得毛骨悚然。
   
    这……是想玩儿内什么的意思吗?
   
    想都不用想,为师不会应承你的!
   
    真是反了!
   
    洛冰河盯了他半晌,见他并无特殊表示,显然没有会心相通,慢慢低下了头。
   
    他对了对手指,有点失落地道:“师尊……不记得了吗?”
   
    沈清秋发现,现在自己每天的心理活,基本可以用六个点点点来开头。
   
    他说:“记得?记得什么?”
   
    洛冰河怅然:“当初师尊带清静峰一众弟子下山历练,让我和师尊同乘的事……”
   
    那么遥远的陈年旧事,洛冰河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而沈清秋却忘得七七八八了。
   
    洛冰河叹道:“果然不记得了啊。”
   
    对比之下,沈清秋不免心虚,招了招手,让洛冰河靠过来,揉揉他的脸,算是给块小糖吃,道:“师尊一时给忘了,对不住啦。”
   
    洛冰河吃了糖,心满意足,唇角翘起,道:“嗯。师尊对我的好,远远不止这些,又怎会一一记住呢。”
   
    ……
   
    不要把他脑补的这么慈爱这么圣父好吗,他真的只是单纯地不记得了,担当不起这份光环!
   
    双湖城城门大道。
   
    两人优哉游哉,在街上乱晃。两侧琳琅满目的摊贩中,一面花枝招展的锦旗迎风飘摇。
   
    沈清秋先是被它吸引了目光,目光下移,移到了旗下摆摊摊主的脸上,原本那“若有若无似隐似现看似儒雅温和实则冷清疏离”的模式化笑容登时一僵。
   
    洛冰河何其敏锐,立即道:“怎么,师尊,有相识者?”
   
    旗下一张人头攒动的小桌,好像是江湖算命先生的卦摊。桌后坐着一位貌美窈窕的女郎,风情万种一甩秀发,一抬螓首,与沈清秋遥遥打个照面,登时活像吞了一斤砒霜。
   
    可目光一转,转到一旁洛冰河的脸上,对这款相貌的热爱之情立刻超越了一切,当即眼睛放出雪亮的光,主动招呼道:“仙师别来无恙!”
   
    沈清秋道:“许久不见。夫人风采更胜昔年。”
   
    那美貌女郎正是魅音夫人。
   
    她挥走了小桌旁神魂颠倒的男客们,腾出空位,笑吟吟地道:“仙师如今春风满面,如何?奴家上次所言,是不是一一应验了?”
   
    洛冰河眨一眨眼,莞尔道:“师尊,您与这位夫人,看来交情不浅。”
   
    他虽然面带微笑,沈清秋却听得牙帮子发酸。
   
    说起来,洛冰河与魅音夫人,原本应该是419无数次的一对狗男女,现在却正直无比地坐在对面,阴阳怪气,各说各话,这画面当真……十分诡异。
   
    他干笑道:“浅得很。浅得很。一别经年,不想江湖再见,夫人竟然在双湖城中干起了这等营生。”
   
    魅音夫人哼道:“这不都得多谢上次和阁下一起来惠顾奴家的那位仙师。”
   
    洛冰河突然道:“哪位仙师?”
   
    沈清秋第二次笑容一僵。
   
    魅音夫人怨声怨气道:“莫要怪奴家背后数落人的不是,当初好声好气招待,哪有半分亏待了两位仙师,那位倒好,一上来就打塌奴家半个洞府,惊走大半姐妹。后来几次再遇,半分薄面都不留,奴家混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铁面无情,不懂风月不解温柔,只知道喊打喊杀的男人。啐!”
   
    你被啐了啊,柳清歌。你居然被啐了!
   
    这种暴力行为,只有谁能做得出来,洛冰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看着他:“师尊,是柳……师叔吗?您和他什么时候单独出来过?”
   
    眼看他额头有青筋隐隐跳动,沈清秋干咳道:“那都是在你……不在期间的事。”
   
    洛冰河重重捏了捏他的手掌心,道:“师尊能不能给弟子具体说说,您,柳……师叔,和这位貌美如花的魅妖,聚在一起,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呢?”
   
    沈清秋哄他已经是轻车熟路,步骤如下:
   
    1定地先说:“不如你貌美。”
   
    2在魅音夫人抽搐的笑容前,再保证:“真的没有干什么。”
   
    3如果仍不管用,重复以上步骤。
   
    魅音夫人还嫌火上浇油得不够,在一旁道:“虽然临走前给那位仙师散了一把魅妖迷香,不过依那位的冷情冷性,想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魅妖迷香是什么玩意儿,听名字就知道了。
   
    春天里的药啊!
   
    洛冰河勃然变色:“‘没有干什么’?”
   
    ……天地良心,真的没有干什么!
   
    连帮撸这种程度的都没有!
   
    话说那日,确定柳清歌中了魅妖的招后,沈清秋当机立断。
   
    他说:“柳师弟你加油。师兄有事先行一步!”
   
    柳清歌一把拽住他后颈衣领,厉声道:“加什么油?!有什么事?!”
   
    沈清秋回头一看,骇了一跳。
   
    若说刚才柳清歌那张脸只是红霞敷面,现在就是火烧连云,脸红脖子粗的能吓死个人。
   
    他忙道:“不要冲动!柳师弟,你冷静!你在这里打坐,师兄先去把黄公子他们放出来,回头再来找你哈。你放心,这段时间内我绝对不会回来的,你想干什么都可以,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的。”
   
    他说完拔腿就走,柳清歌一只手如精钢铁爪猛地搭上他肩头:“你跑什么!”
   
    妈蛋这还缠上了!
   
    柳师弟,柳峰主,亲哥!我是要回避一下,给你自己解决的时间和空间啊。
   
    别告诉我你连这种暗示都不懂!
   
    白活这么多年了!
   
    结丹结到脑子里去了吧!?
   
    沈清秋道:“师兄留在这里,不也没什么用处嘛。”
   
    柳清歌冷笑道:“你给我打一顿,让我泄了愤,很有用处!”
   
    这可不是打一顿就能了的事。沈清秋道:“师弟,你为何如此暴躁,莫要让那魅毒控制了心智啊。”
   
    柳清歌一张俊俏的脸蛋红红白白,像是憋得慌,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茫然地揪住沈清秋,就是不放手。
   
    沈清秋看他这可怜的样子,心想,百战峰那种成天只知道打打杀杀的暴力集团,人人醉心修行斗殴,柳清歌在这种传统中长大,这方面说不定真的弱智如斯,连怎么lu都不知道,一时深感同情。
   
    说到哄人,沈清秋那是一把好手,临危不乱:“柳师弟,来来来,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认识我的吗?”
   
    原文当然没有详细讲述过这两位炮灰是怎么结下梁子的,沈清秋东拉西扯,无非是要转移他的注意力。
   
    若是平时,柳清歌肯定没这么好整,可现在被他拉着,昏乱的神智还能勉强把持得住,边走边咬牙道:“记得。十二峰试剑大会,我打了你!”
   
    沈清秋:“……”
   
    原来是不打不相识。
   
    难道是因为当初柳清歌打过他,而且打得很爽,所以刚才才要求自己留下再给他打一顿泄愤吗?
   
    沈清秋“哦”了一声,引着他往洞内深处走去,又问:“那我后来打回来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