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94章 番外:打飞机奇遇记 5

第94章 番外:打飞机奇遇记 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彼时勤勤恳恳的向天打飞机尚不知道,人渣反派沈清秋,已经被替换成了绝代喷子绝世黄瓜。
   
  当初他偶尔在此君喷得过于厉害时,会顺口诅咒一下,恶毒地祈祷让他黄瓜再绝世也休想有用武之地,谁料某种程度上,这个诅咒应验了。
   
  这些天冰哥心情特别不好。
   
  尚清华可以理解。作为原著中能只身草翻天的种马男主,现在他把沈清秋弄过来关着——居然就真的只是关着。干是关着,不干别的。
   
  能相信吗?!他身为原作者都不敢相信!
   
  如果现在的冰哥还能由他的一杆笔来操纵,本着“让主角爽,就是让读者爽”的原则,他一定翻来覆去煎烙饼一样先让洛冰河把沈清秋奸个几百遍啊几百遍(这里面绝对没有他和绝世黄瓜的私人恩怨。绝对没有。)道具体位场地不带重样。煎熟了才好说话,煎着煎着自然就有感情了……
   
  对比一下现在冰哥这艰苦朴素、三年不知肉味的生活,尚清华越发心疼亲儿子。
   
  所以,没有哪个不长脑的敢在这种时刻凑上前去讨没趣。
   
  地宫议事厅里各忙各的。纱华铃一边缝补她那张被沈清秋爆开的捆仙索巨网,一边偷偷拿眼瞅洛冰河,不时不甘心地咬咬嘴唇。漠北君在西首垂着眼半打盹儿,尚清华闲得发慌直抖腿。
   
  他是真没事干,也不想到议事厅来。但这里是魔族地盘,他不寸步不离跟着漠北君,说不定就被其他的异族生物生吞活剥了。
   
  正想爬到漠北君那边,冒着被暴打的危险拜托大王换个气氛轻松点的地方打盹。洛冰河忽然说了两个字。
   
  “如果。”
   
  一厅的魔齐刷刷耳朵竖了起来。
   
  洛冰河道:“如果你们心中对某个人不一般,怎样才能让他明白你的心意?”
   
  her!
   
  这是病急乱投医啦!
   
  虽然他问的十分含蓄,但谁听不出来,他这是在求恋爱咨询。
   
  这种事居然拿到属下们面前来严肃讨论。人(魔)果然不能谈恋爱,一谈恋爱智商直线下滑。
   
  当然不会有谁拆他台子直接揭露的,可这问题和魔族的画风太……违和,一时半会儿,居然没有一个回答的。其实答案这么简单,是个普通人都答得出来,喜欢就直接说呗。奈何在场的没有一个“普通”,除了尚清华以外也没有一个是“人”。漠北君想了想,以他的脑回路,不知道把“不一般”理解成什么了,道:“每日揍三顿?”
   
  洛冰河单手比了一个“打住”的手势,英明地道:“你就不必回答了。”
   
  在场者中,唯一性别上有优势、可能擅长此类问题的只有纱华铃,于是其余人都把目光刷刷投向了她。原作人气极高的纱妹妹一脸“wtf为什么老娘要给自己想搞上手的男人提供这种咨询”,抽了抽形状姣好的眉和嘴角:“君上何不问问梦魔前辈?”
   
  洛冰河道:“问过了。”
   
  梦魔能给出什么尿性的回答,没人比尚清华更清楚了。这位跟他一样,绝对都是“先干个爽”派的!尚清华忍不住“噗哈”一声破了功。
   
  纱华铃正愁满腹憋屈没处撒火,揪准这一下,发作了:“大胆!你是什么东西,不仅敢混到议事厅里,居然还敢在君上商议要事时扰乱现场!”
   
  这种问题……不能叫商议要事吧,而且他就喷了一下,如何能“扰乱现场”?鉴于纱华铃不是第一次挑他的刺,尚清华已能淡然处之,老老实实坐在原地,假装自己是一团空气,果然,漠北君无动于衷。纱华铃见没人理她,怨愤地绞着指甲道:“君上,漠北君天天上哪儿都带着他,从不避嫌,连到议事厅都带着,这究竟算什么?”
   
  洛冰河也无动于衷:“你天天都看见他,还没看习惯吗。”
   
  纱华铃几乎要晕过去。
   
  这还是数月来冰哥第一次对自己的存在发表意见!尚清华顿时心内一阵“儿子理我了理我了哈哈哈哈”的狂喜乱舞。谁知,洛冰河看了看他,道:“既然笑了,是否代表你有话要说?”
   
  “……”尚清华一言难尽。纱华铃“哈!”了一声,道:“君上所问极是。既然他与沈……与人如此相熟,必然有了不得的妙着高见。我等洗耳恭听便是。”
   
  尚清华回头看了看坐在身后的漠北君,见他果然没有为自己解围的意向,一狠心,果决地道:“……这个……当然有话要说!秘诀就在一个字:‘缠’!”
   
  “正所谓烈女怕缠郎,壮士怕娇娘,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哪怕他直成绣花针,也能掰成曲别针!”
   
  纱华铃道:“什么直直弯弯的,不要说人界的方言。君上我看他根本是在故弄玄虚!”
   
  洛冰河却完全进入了状态,喃喃道:“我缠的还不够?还不够?”
   
  尚清华滔滔不绝道:“缠是主要的政策方针,但是除了这一字真言,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需要注意。诸君,须知女人的爱来源于崇拜,男人的爱来源于怜惜。女人的情况我们暂且不讨论,相信没有女人会不折服于君上的绝世神威逆天风采款款情深之下,所以我们只讨论另一种情况。如果想要一个男人明白你、啊不,您,明白您的心意并做出回应,那该怎么办呢?很好办,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弱小、可爱、温顺的对象。那么什么叫可爱?可爱就是能够引发人内心怜惜的某人某物,所以对象一定很乖巧很……”
   
  马屁与鬼扯齐飞,厅内群众齐刷刷窥探高高坐在上方的洛冰河:面色阴沉,瞳孔厉红,杀气暗涌,简直是不(yu)可(qiu)侵(bu)犯(man)四字最生动的注解。和弱小、可爱、温顺、乖巧等词之间的距离,犹如天堑。
   
  纱华铃忍不住呸了一声。
   
  尚清华连忙闭嘴。洛冰河揉着太阳穴:“你继续说。”
   
  得到首肯,尚清华这才继续分析,他不怀好意地道:“我们可以拿沈清秋来举个例子。他这个人呢是个直男……直男什么意思?哦直男就是正常的男人……当然我不是说君上您不正常。他很看重身为人师的尊严,老师嘛都喜欢青睐听话的学生,所以想要他喜欢,第一步要做到的就是听话……”
   
  一厅的妖魔鬼怪在他的口无遮拦前惊得几乎呆了。
   
  纱华铃:“放肆!你的意思是让君上装、装、装可怜、听他的话吗?君上堂堂魔界之尊,怎么能做这种有失颜面的事情!!!”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纱纱你扭头看看你家君上若有所思的表情,他那样子像是觉得这种事有失颜面?
   
  慷慨激昂上天入地口若悬河,尚清华结束他长达二十分钟的恋爱咨询时,纱华铃已经用眼神掐死了他千万遍,由是洛冰河一离开,尚清华赶紧挪到漠北君那边,靠得紧紧的,寻求庇护。
   
  漠北君斜眼睨他:“所以说要想被男人喜欢,最有用的方法是装可怜?”
   
  尚清华想了想,“理论上来说,是这样没错?”
   
  漠北君伸手。
   
  尚清华以为又要被揍,连忙抱头。却没等到料想之中的疼痛。漠北君只是在他的头顶,轻轻敲了一敲。
   
  然后看起来心情有点不错地起身,朝议事厅外走去。尚清华虽莫名其妙,却扛不住一旁纱华铃虎视眈眈的*目光,忙三步并作两步跟上。
   
  最终还是大闹了一通。
   
  埋骨岭像他最初的大纲里设计的那样,炸成了无数飞沙走石,烟尘滚滚。
   
  还顺道英勇了一把,救了不会飞的漠北君一次。在空中抓住他那只手时,尚清华能看清他眼底的惊愕。
   
  可能因为表现良好,最近的待遇有所提高,还被允许回苍穹山老家看看。
   
  岳清源这位大大的善人又不计前嫌允许他回安定峰继续当个挂名峰主,这些天在闲人居里,尚清华头一次真的闲得骨头发慌。磕完了存货瓜子,忽然想起来,系统好久没有出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