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商路仕途 > 第007章 连蒙带骗好过关

第007章 连蒙带骗好过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宾馆出来,李俊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去找范红娟。至于赵长春和李振哪里,他估计即使不去找他们,晚上他也逃不过。回到一中,李俊直接去了”笃行”楼,高中英语组的教室办公室就在这幢楼的三楼。

    在英语组教室办公室,李俊没有看见范红娟,里面的老师告诉她范老师在宿舍,又指点了去教室宿舍的路。

    一中的老师除了家在县城,或者在县城有房子。学校都会安排教职工宿舍,如果是已经成家的,学校还会多安排一间,确保教师们不为住房担心。当然,这些住房都是公家的,老师调离或者退休以后,还得把房间还给学校。

    范红娟的宿舍在专为单身教师准备的6号楼,房号是205。现在才4点刚过,老师要么有课要么在办公室批改作业,整幢楼静悄悄的。偶尔出来一个老师,也是打量了一下李俊便忙自己的事了,在教师宿舍看见学生那是很正常的事。

    李俊走到范红娟的宿舍门前时,停下来酝酿了一会儿说辞才敲门。听见敲门声,房间里传来脚步声,随后门被拉开一条巴掌宽的细缝,范红娟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出现在李俊面前。

    “范老师,我是专程来找你道歉的。”看见范红娟,李俊赶紧低着头装出认错的模样说,暗地里透过眼角的余光观察着范红娟的反应。

    看见门外的李俊,范红娟眼里闪过一丝意外,显然没想料到他明明在陪外国人,怎么这个时候有空来找她认错。

    李俊等了一会儿看见范红娟还把着门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只好主动问:“范老师,我能进去吗?”

    “啊?你等等!”范红娟刚要把门拉开让李俊进来,突然想起了什么,嘴里说着“砰”的一声又把门关了。李俊正准备朝里走,看见门又关上了,迅速朝后退了一步,不然鼻子肯定撞上去了。

    范红娟在门后庆幸地拍了两下胸脯,从宾馆回来以后,她就回宿舍洗头卸妆,刚要换衣服就听见敲门声,内衣内裤什么的都没来得及收拾。想到李俊还在外面等,赶紧跑到床边把床上的内衣内裤塞在被子里,才回过身去开门放李俊进来。

    “有什么话说吧。”范红娟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也不管李俊坐不坐,冷着脸说到。

    “范老师,本来我昨天就想来道歉,可是昨天出了点事。今天上午我又没来上学,下午正想找你,就被抓到客常来宾馆了。其实我知道我昨天的行为很不好,但还是希望老师能原谅我。另外,我也想请老师听个有关我的故事。”李俊看见范红娟没让自己坐,只好老老实实站在那儿说。

    其实刚才进来的时候,李俊已经偷偷打量过房间里的摆设,发现就两张椅子,一张被范红娟坐了,一张上面放着脸盆、洗发水之类的,看来范红娟刚才在洗头。

    “好啊,那我先听听你的故事。”范红娟不为所动冷冰冰的说,心里倒想看看李俊到底想玩什么花招。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个孤儿,确切的说,我只有母亲,没有父亲。”李俊想了想说到。上午和周小虎在医院商量了很多办法,发现都不太妥当。李俊最后还是打算利用范红娟心软的弱点“以情动人”,说不定还有一线机会。

    “??????”范红娟虽然没说话,但李俊从她瞪大的眼睛也知道她听了很惊讶。

    “我记得那年我才5、6岁,就跟妈妈嫁给了现在的养父。这么多年来我没见过我的亲生父亲。”李俊继续朝下说。

    “但这并不意味着你能骂老师。”范红娟反驳了一句,但语气比刚才好多了。

    “对于当时只有5岁的我来说,我一直认为正是因为养父,才让我见不到亲生父亲。因此,我的养父就是我心目中最大的仇人。所以,这么多年来,我跟养父的关系很差,这个情况我估计你也知道一些。”李俊没回答范红娟的话自顾自说到。

    看到范红娟点点头,李俊带着一中落寞的情绪接着说:“这些年来,我总是和养父处处作对,他希望我乖乖听话,我偏偏到处惹事;他希望我好好学习,我偏偏动不动考零分;他希望我当一个好学生,我偏偏抽烟喝酒成了全校的有名的二流子。”

    “你的亲生父亲不见了,这并不是你的养父的错啊,你怎么能这样呢?”范红娟嘴里为李振不平,估计是看到罚李俊站了这么久已经足够了,用手指指床示意李俊坐床边上。

    “这个道理我到昨天才明白,不过,幸好我有一位好妈妈,正是因为她,我的学习并不像平时的表现那么差?”李俊说到这里,声音略微提高了些,听起来有点激动。

    “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范红娟被李俊一会儿落寞一会儿激动的感情波动弄迷糊了,疑惑的问到。

    “我想范老师也听到了我昨天和那个老外的交流,你觉得我的口语水平如何?”李俊没有直接回答范红娟,反过来问到。

    “口语水平很好啊?咦,不对,难道你的意思是你平时的成绩是故意的?”范红娟潜意识的说了半句,随后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李俊。

    看到范红娟这幅表情,李俊心里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当然,为了不被察觉,他没有吭声,只是苦涩的笑了笑。至于说害不害燥,都两世为人了,脸皮不要太厚。

    “但是就在昨天,昨天中午我跟同学打架这个估计老师已经知道了。在医院里我的养父为了我居然向一个跟我一样大的孩子鞠躬道歉。就在养父弯下腰那一刻,我才真正体味到养父的好,而我一直以来是多么不应该。”说到悲情处,李俊垂下头随手从床上拿起一块布条擦着眼睛。当然,他不是擦眼泪,只是想把眼眶揉红一点,让别人以为他特感动特懊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