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商路仕途 > 第072章 和黄宏梁的交流

第072章 和黄宏梁的交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呵呵,略微看得懂一些。黄教授不是想问那篇文章的事吗?其实我也是看了这些书上的文章,在想到老师们平时说的,就这样瞎写写的。”李俊看到黄宏梁没在意自己话里带刺,也没再说什么,笑了笑把话转到正题上。

    “瞎写写就能想出政企分开、现代企业制度、四种模式这些观点。这我倒想具体听听你是怎么瞎写的。”黄宏梁听李俊说的这么轻飘飘的,心里忍不住抽了几下,脸上似笑非笑的说。

    “其实政企分开这个道理大家都懂的。我们语文老师经常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放在政府和企业上来说,政府好比是老师,企业就是学生。老师把企业建立起来,算是领进了门把住了方向,具体该怎么做那就是企业的事。”得到范红娟的预先提醒,李俊现在忽悠起来是头头是道。

    “嗯,你这么一比喻也不错,继续。”听到李俊那老师和学生来打比方,黄宏梁开始还觉得有点好笑,但听到后面想想还确实就是这个道理,点了点头示意李俊继续。

    “至于现代企业制度和四种模式,也是从老师那学来的。我们学校一直在倡导因人施教的教学方法,要求对不同学生采取不同教育方式。既然老师能因人施教,那国家管企业也可以因企施策吧。至于那四种模式,我只是把《经济研究》里那些专家说的乱拼在一起。”李俊句句不离学校不离老师,似乎这些观点真是从学校悟出来的。

    “呵呵,小俊的分析还是蛮新奇的。不过确实有道理。对了,那你觉得如果按照你的方法来,国有企业改革面临的问题能得到解决吗?”黄宏梁把这个话题深入了一步问到。

    他虽然不想相信李俊的话,以为李俊是在糊弄他。但又想到李俊如果这么大就有这么多心眼,那也太耸人听闻了。再加上李俊的话确实也有道理,所以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李俊。只是心里忍不住暗叹那些专家学者在这一点上居然还不如一个中学生。

    “不能全部解决。”李俊摇着头说到。

    “哦?为什么这么说,那如果要解决的话该怎么办?”黄宏梁听了追问到。

    他现在对李俊接下来的话更感兴趣,如果说前面说的那些仍然不能证明那篇文章上的观点确实是出自李俊。那这个问题是自己现在才问的,如果李俊确实能说出什么新奇有可行的论调,那也足以说明李俊确实有写那篇文章的实力。

    “要全部解决的话,还得打破现在的生产资料双轨制管理。”李俊被逼到这份上也顾不得了这话吓不吓人,双轨制这个敏感话题脱口而出。

    既然首长已经关注他,那就必须让首长看到值得关注的地方。那篇文章说白了只是敲门砖。现在门开了如果不趁机在门内站住脚,让首长误解他的观点都是李振在背后捣鬼,那后果会适得其反。这一点从1号首长派黄宏梁来就看得出。

    “这跟生产资料双轨制管理有什么关系?”黄宏梁听到李俊提到双轨制,心里想,这孩子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都敢朝外抖啊。

    “就比如说高考,考生之中有有加分和没加分的区别。有的同学因为某些原因,比如说三好学生等等,高考时会给予一定的加分。所以这些学生即使高考的卷面分数低点,但如果算上加分,有时候反而会比卷面分数高,但没加分的同学多。如果他们报同一个大学,那被录取的肯定是加分的那个。你说对吧?”李俊说到这里反问到。

    “但幸好现在能加分的同学很少,所以对绝大部分考生来说靠的还是自己的实际考试成绩。可是国有企业就不同了。现在双轨制,国有企业在生产资料的供应上一直受政策照顾,计划内的价格和计划外的价格可以说一个在地一个在天。”看到黄宏梁点点头,李俊才接着说到。

    “那不是很好么,这样的国企就有更多资源和优势呀?”黄宏梁当然知道双轨制的一些弊端,但还是故意问道。

    “很好?好的话就不要改革了?可以说这种双轨制放在计划经济时代是可行的。但放在现在,唯一的作用就是把国企养懒了。企业拿到计划内的物资,很多时候就直接倒卖出去了,而厂里的工人只知道埋头生产拿工资。根本就很少有人去想厂里的产品好不好卖,去想生产成本是高还是低。”李俊当然不相信黄宏梁不知道其中的利弊,既然他要自己说,那就说呗。

    “但取消双轨制,国有企业就会受到冲击。”黄宏梁这才问出了从中央到地方最顾忌的问题。

    “那不取消就不会受到冲击?再说了,关在笼子里的老虎还能称为森林之王吗?”李俊这次没直接回答黄宏梁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两个问题。

    “现在搞双轨制,不是照样有很多企业完不成任务吗?照样比不过那些其他性质的企业吗?就现在这个形势来说,不取消双轨制,大部分国有企业得死,取消双轨制,也会有一些企业会死。但两种死法的意义不一样。”看到黄宏梁在那思考,李俊补充了一句。

    “这有什么不一样?”黄宏梁听到李俊这么说,这连死都有不同意义?

    “不取消双轨制时,那些死的企业里会有好有坏,取消了双轨制死掉的那些企业,是在市场竞争中的失败者,那只能是差的企业,活下来的企业都是好企业。”李俊解释到。看到黄宏梁还要问,李俊赶紧接着说:“黄教授,我懂的也就这么多了,再说了,这些都是你们大人的事,老是问我这个小孩也不好吧。我这都是瞎想想的”

    “哈哈,瞎想想的,瞎想想得好哇。行,今天就放过你了。”黄宏梁听到李俊这么说,笑着伸出手指点了点李俊的脑门,起身结束了这次谈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