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商路仕途 > 第091章 周达的故事 二

第091章 周达的故事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事情发生当然要处理,经过厂里调查下来,当天女浴室的供水管道确实出了问题,而且有门口一大群女工作证,周达故意撒流氓的罪名不成立。

    但周达看了人家黄花闺女的身体这也是事实,80年代还是很重视名节的,最后厂里开出两个选择:要么将错就错,和彭妍妍确定男女朋友关系;要么就领个撒流氓的名头被厂里记大过。

    周达当然不愿意被记处分,记处分不仅自己要顶个流氓的坏名声,还要降工资。他家祖辈在农村,门风是最重视的一件事。

    父母亲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把他供养成人,他在厂里撒流氓挨处分的消息这要是传出去,你让老俩口还有什么脸面过日子。

    考虑再三,周达只好选择了和彭妍妍处朋友。要说彭妍妍还确实是真心喜欢周达的,自从明确了和周达的恋爱关系,小姑娘一颗心基本上全扑在周达身上,吃的穿的,她都为周达想得很周到。

    两个人相处了半年,周达对彭妍妍也日久生情,两个人倒有点如胶如漆的恋爱感觉。两家人看到他们俩这么好,就开始着手讨论订婚的事宜。

    在这个时候,两家人的分歧就出来了。彭妍妍是独生女,父母希望周达入赘到彭家。但周达也是独生子,他父母当然不同意,两家的父母就这样杠上了。

    俗话说,习惯一旦养成了就很难改变。彭妍妍的父母亲自己做生意,据说已经成了大老板。彭妍妍又是独生女,一直以来都特别宠她。即使现在在罐头厂上班,有个当副厂长的舅舅在上面罩着,这个“娇公主”的习惯就根本没改过。

    彭妍妍之前跟着周达也去过几次周家,每次去对周达的父母也很尊重。但要让她跟着周达在那两间破平房里住一辈子,她心里还是不愿意的。

    现在俩家人都杠在那,彭妍妍的“娇公主”脾气就来了,话里话外都是责怪周达的父母不明事理。周达对父母很孝顺,哪里容得了彭妍妍这么说自己的父母,两个人慢慢就开始有了争吵。

    吵着吵着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就全被彭妍妍翻出来了,什么周达的衣服都是她买的,平时周达去她家买的礼物都是便宜货,周达家里脏的像猪窝等等。

    彭妍妍的父母本来就嫌周达家穷,不愿意彭妍妍跟他来往,虽然最后同意了也是拗不过自己的宝贝女儿才妥协的。现在看见彭妍妍回到家动不动就哭,老俩口当然心疼了。就经常拎着周达骂,说彭妍妍能看上你周达是你周家的福分之类的话。

    这些事情搅合在一起,使得周达跟彭妍妍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到最后彭妍妍一气之下,干脆辞职去了岭南,两个人的婚事也没了下文。

    彭妍妍被气走了,她舅舅当然不高兴。不到半年,周达便从技术部下放到车间。有一次又抓住周达犯了点小错,干脆打发到仓库去当管理员了。

    虽然彭妍妍的舅舅不久也退休了。但当时罐头厂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加上彭妍妍舅舅虽然退休了,但人还在福洲,所以周达就这样一直窝在仓库里也没人管了。

    听李道元把周达的经历讲完,李俊倒有点佩服周达了。周达当时也不过22岁的样子,要放李俊身上,在这一系列的打击下早就辞职遁走,即使不走估计也是在厂里混日子。

    但周达却还在仓库里偷偷摸摸的搞研究,这说明周达不仅是个技术上的人才,而且还是个性情稳重的年轻人。如果新公司成立以后能够给予重用,这绝对是厂里的一个骨干。

    告辞李道元,李俊又回了罐头厂。时间已经快11点了,他还得去接程小秀吃中饭。到了罐头厂等了不到一刻钟,程小秀、赵青抱着一叠资料和几名县里的核查人员说说笑笑走出来。

    看到李俊蹬着自行车在旁边等,程小秀让赵青先回公司,才坐着李俊的自行车去吃饭。俩个人在街上随便吃了点东西,李俊又蹬车把程小秀带回了公司。

    按照李俊的吩咐,陈广浩把赵青和杜周航作了对调,设立了一个对外联络部赵青负责,目前和程小秀一起参与罐头厂的并购。看到李俊陪着程小秀回来,赵青满脸怪笑着朝两个人打过招呼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回到程小秀的办公室,李俊发现办公室跟上次来比有了些变化,多了一张沙发多了一张书橱。而在书橱里和程小秀的办公桌上,都放着很多与财会与企业管理有关的书。看这些书都还是崭新崭新的就知道是程小秀最近才买的。

    随手拿了办公桌最上面的一本坐在程小秀对面翻了翻,发现许多地方都留下了程小秀娟秀的读书笔记,看得出程小秀确实很用心的在看这些书。李俊本来还想调笑程小秀几句,但看着对面正认真核对材料的程小秀,李俊忍不住一愣。

    自从上次从梅林回来以后,李俊就再也没来看过程小秀,今天算是这近十天来的第一次。早上来接程小秀时,他也没注意过程小秀有没有什么变化。

    刚才那么一凝目,才发现今天的程小秀原先带点圆弧的下巴尖了许多,原先的脸蛋上的婴儿肥也消失不见了,看上去比以前清减了许多。

    把手上的书放回桌子上,李俊走到程小秀身边,不容分说把她面前的材料蛮狠的盖起来。又俯下身抄起程小秀抱在怀里走到新添的沙发上坐下不动。程小秀开始还以为李俊又要使坏,想到赵青就在隔壁,挣扎着想要下来。

    等李俊抱着她坐在沙发上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程小秀感受着李俊双眸里流露出来的柔情,慢慢的放松身子,两手环着李俊的脖子,也是柔眼如烟的回望着李俊。

    这个时候虽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彼此心中流淌的这股如糖似蜜的温情已经交融在一起,即使用世上最绝伦美奂的言语也无法与之相媲美。

    就这样默默的相望着没多久,程小秀居然就躺在李俊的怀里睡着了。自从上次听了父母亲的谈话,程小秀心里就多了一股无形的压力。为了让自己能够赶上李俊,这段时间她确实拼的太累了。

    白天她要参与罐头厂的并购改制,空闲时间和晚上还要拼命的看专业书。程小秀只不过是个初中生而已,财校三年也只不过学了一点财会方面的基础知识。

    要在无师自通的情况下自学另外一门科学,这难度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但程小秀硬是啃着,而且还啃出了成效,这从她在整个罐头厂并购中所表现出来的那份成熟就看得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