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真不是国民老公 > 第二十六章 做一回不速之客 二

第二十六章 做一回不速之客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感谢“纳言中”、某个“书荒”打赏支持!)
  ——————
  “你做出这样的判断只是你的判断,并且还是在未来发生,未来会如何,谁也不能肯定,而眼下民众的感受更为直观,他们也更在意这一点,所以政*府该在这中间如何平衡,那是政*府的事情,并且我也觉得政*府有义务在保证民众生活品质不至于下降太多的同时拉动经济,何况不是还有守护者你吗,只要你一出马,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吗,不是吗?你却让我来做这恶人,这不大好吧?”
  反将一军?
  吕尚文看了梵妮一眼,嘴角露着嗔怪味道,充满着成熟女人的风韵,与其说表达出一种淡淡的不满,倒不如说是淡淡的讥诮来得更贴切一些,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看来这个梵妮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啊!
  吕尚文看着梵妮平静的眸子,就犹如斐兰德湛蓝的海水般纯净,但在大海深处同样也看不到光线,纯净的表面的表面往往只是为了遮挡住幽暗,看来这个女人心里的沟壑急就如同她胸前一般深邃,老处*女果然是难缠的代言词。
  不过吕尚文既然心里有了想法,自然不止这一招,也笑着道:
  “议长女士,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我这么讲也就是要让更多的资金能用到最急需的地方,如果议会应该发挥起监督作用,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让斐兰德蒙受不必要的损失,那么你的把身心献给国家和国民又有什么意义?”
  吕尚文这话让梵妮马上收回了之前对他的评价,这个吕尚文骨子里和他那位爷爷一样强横。
  梵妮不由就想起了那位带给她无限羞辱的老人,她之所以牺牲个人的幸福完全就是拜他所赐,也就是希望有一天不用仰视他,可是即便他已经死了,她依然还是只能仰视,而更让她感到难以接受的,他死了,他的孙子来了,依然也就在她面前指手画脚,甚至是威胁,一点淡淡的嫉妒,如同发酵的酒一般,悄悄地在她平静的心灵,她可以漠视某些人,因为他们不值得她关注,但她却愤怒于吕尚文。
  她能走到今天这样的位置付出了多少只有她自己知道,而这个年轻人,一到斐兰德就带着闪烁神辉的光芒,轻而易举地虏获了斐兰德民众的心,并且在这个她本来心情不错的下午,以倨傲的姿态来面对她。
  “议会的监督不是因为我而存在,而是宪法所赋予,实在抱歉,议员们是选民们选出来的,他们对事情的独立判断,并对选民负责,所以你应该去说服那些议员而不是我,至于我把身心献给国家和国民怎么做才有意义那是我的事情,这一点连你的爷爷也没权指手画脚。”
  在这一瞬间,梵妮将眼前的年轻男子当成了那位老人,在那位老人面前,她只能沉默,但此时却能如此畅快淋漓地拒绝,让她心中的郁结稍稍舒服了一些。
  梵妮喝了一口茶,平复了那份嫉妒,掩饰着刚才暴露的心情,淡淡地瞟了一眼吕尚文。
  吕尚文点了点头,这不是认可了她的话,只是印证了一个真理:女人果然都是很小心眼的,这个女人每一句话都隐隐约约地表露着她的不满,对他爷爷的不满,对西库的不满以及对他的不满。
  看来他爷爷当年确实是把人家给羞辱惨了,这样的女人会很敏感,自尊心会特别强烈,可在吕尚文看来那所谓的自尊只是自卑。
  因为曾经被羞辱过,于是拼命的想要出人头地,渴望着对方能够平等地对待她,甚至想着俯视对方,这样的人只会对比她更强大的人低头……
  斐兰德的夕阳很美,穿过议长官邸落地窗上时,却有一种与世隔绝的宁静美感,梵妮的脸颊在柔和的光线下,显得也是极美,可吕尚文却是没心思欣赏这个,这个梵妮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缠,至少在这一刻,这个女人就撕开了面具的一角。
  吕尚文既然撕开了梵妮心里一道口子,而且像梵妮这样的人往往都有着强烈的事业心,使命感,或者说是野心,不管是事业心还是野心,不管是事业心还是野心,只要有这个,那就不担心鱼死网破。自然也就乘胜追击:
  “我没有指责议长女士的意思,只是担心议长女士如果不是政治人物了,那如何把身心奉献给国家和国民?”
  梵妮正准备喝茶,听到吕尚文这话,端起茶杯的动作仿佛被生生掐断一样,这直接就威胁她在年后的议会选举会一败涂地到一无所有,怒极反笑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