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 第444章 无需大费周章

第444章 无需大费周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楚清被人救走后,沐云槿站在原地,有些纠结是自己继续留在这天圣大陆里,还是开启封印进入风月崖。
  
      天圣大陆里,如今都没有她的伙伴,她一人留在这,确实没什么意思。
  
      可风月崖那里,楚清说已经设了精妙的阵法,若破不了阵法,根本无法出风月崖。
  
      她刚才与楚清纠缠了一阵,现在进去,未必能与风玄道人他们会合,反而极有可能又独自落单……
  
      想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开启封印,去风月崖。
  
      这一回,灵力再度隐现风月崖入口的封印后,沐云槿格外顺利的进入了封印,无人阻拦她。
  
      沐云槿来到了上次秦暮月关押她母亲以及花缨她们的石洞里。
  
      石洞的一旁,还有几间空荡荡的密牢。
  
      沐云槿看了一圈,没有看到风玄道人与绮绮他们。
  
      顺着记忆往风月崖出口的方向跑去,连着跑了几间,畅通无阻。
  
      可渐渐的,沐云槿发现……
  
      她明明是一直在往前跑,可这几间石洞,她刚才明明都路过了呀,为何她不管往前跑多远,来来回回都这几间石洞?
  
      沐云槿想罢,弯腰捡起一块碎石头,在石洞的墙壁上,做了个记号。
  
      随后,继续往前跑。
  
      跑了一盏茶功夫,她见到了自己刚才做记号的石洞。
  
      难道,这就是楚清说的阵法?
  
      若真是如此,那这阵法果然厉害,若破解不了这阵法,这辈子她跑到死,估计都到不了风月崖的出口。
  
      那师父他们去哪了?已经出了风月崖,还是也和她一样,在四处乱跑?
  
      “哎哟,不行了不行了,我这把老骨头,实在跑不动了!”沐云槿的身后,忽然传来几道脚步声,伴随着风玄道人熟悉的声音。
  
      沐云槿回眸看去。
  
      果真,风玄道人背着花缨,绮绮跟在一旁,几人的额头上满满的汗珠,累的不停喘气。
  
      “臭丫头,你也来了?”风玄道人一抬头,冷不丁看到面前站着的沐云槿,还微微吓了一跳。
  
      绮绮也是眼前一亮,“刚才还担心主子被困在天圣大陆里,会不会出什么事呢,现在见到主子真是太好了!”
  
      “我刚才是被楚清缠住了,打发他了我才来的风月崖。这地方被他设了阵法,若破不了阵法,我们都出不去。”沐云槿看着他们,开口解释。
  
      “怪不得我们来来回回跑都出不了这个风月崖,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我记错路了。”绮绮抓了抓耳朵。
  
      沐云槿抿唇,看了眼风玄道人背上的花缨,花缨双颊红红的,此刻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一动不动。
  
      见此,沐云槿握了握紧拳心,静下心来,观察了一下这石洞里,有没有哪里露出破绽。
  
      “臭丫头,这地方约莫是被设了幻境,要想破解,得先知道,这是哪种幻术所致。”风玄道人开口。
  
      沐云槿皱眉,低眸想了一会儿。
  
      片刻后,似是想起什么,忽的将衣袖内的天神令拿了出来,放在手心里,尔后催动灵力。
  
      天神令忽的金光乍现。
  
      沐云槿想,上次来风月崖时,天神令忽然隐现,在墙壁上提示了一串古文字符,那这一次,会不会再给出一些提示?
  
      对于这枚令牌,沐云槿有时总感觉,它的作用,并不局限在可以召唤死灵死士上面。
  
      所以,这就是许多人争先恐后,都想要得到这枚令牌的缘故吗?
  
      天神令闪现光芒后,脱离了沐云槿的手心,缓缓的上升到了半空之中……
  
      沐云槿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天神令。
  
      天神令的金光渐渐弥漫开来,不仅照亮了眼前的这间石洞,还渐渐的透向旁边的几间石洞。
  
      不一会儿,四周都弥漫着金光。
  
      “快看!”绮绮惊呼一声,指着石洞的大门。
  
      沐云槿和风玄道人顺着视线看去,只见他们石洞的大门后,隐隐透出一道透明的屏障,若不是遇到金光,让那透明的屏障涌现一丝反光,他们断然是发现不了这门口的猫腻的。
  
      不仅如此,沐云槿又往旁边一间石洞走去,门口同样有透明的屏障。
  
      这透明的屏障,莫非就是破阵的关键点?
  
      等等……
  
      沐云槿脑中忽的灵光一闪,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
  
      这个阵法,她似乎在哪见过!
  
      揉了揉太阳穴,沐云槿恍惚之间想起,当年她还是凰女拂欢的时候,有一次她顶撞了司卿,司卿就故意捉弄她,弄了这么一个阵法来捉弄她,害得她在司卿的院子里,来回跑了好几天……
  
      原来,就是这个阵法。
  
      “臭丫头,你有眉目了?”风玄道人挑眉。
  
      沐云槿没有先回答风玄道人的问题,而是细细的想了一遍司卿当时是什么手法解阵的……
  
      “师父,我试试看。”沐云槿隔了一会儿回答了风玄道人的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