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寒门宠妻 > 289 元辰威胁 一

289 元辰威胁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嘴里不停的说道:“梁新达,你松开我,松开我。你没有听到呀!梁新达,你到底在干什么?”何松萍迅速的握住嘴巴,不让梁新达进入。当然何松萍还不是梁新达的对手,以为这样,梁新达就会放过何松萍吗?梁新达更加的生气,想问着何松萍,跟着三王爷什么关系,但是梁新达害怕。

    如果问何松萍,两个人的关系有些僵硬。算了,何松萍已经嫁给自己,那就是自己的人,何必去管其他的事情。眼线要紧的是洞房花烛夜,王氏可期待着抱孙子。梁新达不能让王氏失望,王氏这些年的执念太深。一定要孙子,这样王氏才好跟着老梁国公有所交代,梁新达要更加努力了。

    这一晚上,梁新达几乎都缠着何松萍,一直到了深夜才放过何松萍。就算何松萍哭着求饶,但是梁新达还是不愿意放过何松萍。何松萍的心里更加厌恶着梁新达,怎么会一冲动嫁给这样的人。昨晚三王爷让自己跟着他离开京城,就应该远离京城,现在也不用那么屈辱。

    梁新达很想放过何松萍,因为何松萍已经哭了。梁新达心里舍不得,不过一想到三王爷进入何松萍的闺房。梁新达的心里就控制不住的生气,到底何松萍跟着三王爷在做什么,是不是跟他们一样。梁新达也知道是自己多想了,何松萍不是那样的女子,现在何松萍已经嫁给自己。

    跟着三王爷就没有关系了,不应该胡思乱想。可是就是停不下来,也只能委屈何松萍了。慢慢的何松萍昏睡了,梁新达起身打水帮着何松萍擦拭身子,心里又是蠢蠢欲动,但是为了何松萍的身子着想。梁新达忍受了,以前从未觉得男女之间的情事那么让人觉得迷恋,现在梁新达似乎迷恋上何松萍的身子了。

    连带着关心着何松萍这个人了,周氏在屋里久久没有入睡。一直等着李如峰,李如峰有些好奇的开口:“娘子。你怎么现在还没有睡,是在等着为夫吗?”周氏有些羞涩的低下头,不知道李如峰怎么好意思说这些话。反正周氏不好意思了,其实李如峰觉得周氏就仿佛天生是自己的女人。

    李如峰娶了周氏之后。觉得身子舒服了不少。那是因为何松竹心疼着周氏,要李如峰的身子不好,那么周氏也不幸福。所以何松竹给了周氏一些清泉水,帮李如峰补补身子,其次有周氏在自己的身边。也能够让李如峰享受到男女之间的**,李如峰不知道为什么,周氏的一颦一笑都在吸引着自己。

    现在李如峰又趁机的怀抱着周氏的细腰,周氏一下子有些恍惚。“怎么了,娘子,你有什么心思?萍儿已经出嫁了,你在担心萍儿吗?”李如峰这些日子也多少了解周氏一些,要不了解周氏的话。那真的白瞎了,周氏低着头:“相公,你说梁国公会好好的对待萍儿吗?”

    周氏很担心着何松萍的脾气那么不好。之前在青龙镇还很温和。不知道到了京城,何松萍怎么性子都变了。周氏不免有些担心,其次何松萍嫁给梁新达是被迫,也许何松萍的心里还有不甘心。会不会作出伤害梁新达的事情,要连累到李如峰,那就不好了,周氏祈祷着何松萍一定要小心。

    千万不要有什么冲动的举动,要不然周氏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收场了。李如峰刚轻轻拍着周氏的后背:“娘子,你也别太担心了。我在萍儿身边放了人手,要有什么动静的话会通知我们的。”周氏抬起头诧异的盯着李如峰。李如峰能为自己想到这些,应该感谢着李如峰。

    不过突然见话到了嘴边,周氏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出来。李如峰轻轻的抱着周氏:“娘子,不要说谢谢的话。我们是夫妻。一体的,好了,时辰不早了。早些休息,你也忙着好些日子了。”脸都有些消瘦了,周氏自己不心疼自己。李如峰很心疼,娶回来的妻子。就需要好好的疼爱着。

    周氏莞尔笑着,今晚更加卖力的伺候着李如峰。李如峰当然高兴了,难道见到周氏主动,周氏一把勾着李如峰的脖子。也许周氏想不到其他感谢李如峰的办法,也只有周氏的身子能够给李如峰。还希望李如峰不要介意,李如峰最期待的就是能给自己生下一个儿子,那么这样,李如峰此生无憾!

    第二天清晨,何松萍睁开眼睛,已经日上三竿。身边的梁新达也没有起床,何松萍就有些生气的瞪着梁新达。他倒是好,自己是新妇。要给公婆敬茶,现在在王氏的心里,自己这个儿媳妇是不是不懂规矩。还不是梁新达昨晚死缠着自己,要不然的话,何松萍也不会那么累,到现在才醒。

    其实何松萍醒来,梁新达就醒了。梁新达就等着看何松萍怎么办,何松萍想着要没有梁新达,自己该怎么去敬茶。会不会让王氏嫌弃自己,所以何松萍就决定拉着梁新达一起起身,梁新达被何松萍给弄醒了。梁新达睁开眼睛,顺手压着何松萍,继续躺下来,何松萍赶紧捶打着梁新达的胸膛。

    “梁新达,你是不是疯了,现在都什么时辰了,你还要睡。赶紧的起来,我要去给你娘敬茶了,要是你不愿意的话,那我就不去了。反正不是我娘!”何松萍试图威胁着梁新达,梁新达浅笑着:“你不去,我娘还很高兴呢!”何松萍杏目瞪圆的盯着梁新达:“梁新达,你还在胡说?”

    何松萍真的觉得自己不能冲动,一冲动现在就嫁给了梁新达。这些都什么跟什么呀!连去给王氏敬茶,梁新达都不陪着自己去。那自己嫁给梁新达做什么,梁新达神秘的笑着:“你想知道,我娘最想要什么吗?你只要知道了,就可以讨我娘的欢心了,想不想知道?”

    何松萍自然想知道了,当然先要讨好梁新达的母亲王氏。这样在梁国公府的日子才好过吗?梁新达仰着头:“娘子,既然你想知道的话,是不是需要求着我了?”敢情面前的梁新达就等着自己求着他!哼!何松萍不会屈服,不会求着面前的梁新达,自己会自己弄清楚。

    何松萍也不傻。不用求着梁新达。何松萍迅速的起身,穿好衣裳,还用脚踢着梁新达一脚。梁新达无奈的起身,何松萍现在已经起身。自己也不能再逗着何松萍。何松萍身穿浅淡的橙红颜色长袭纱裙纬地。外套玫红锦缎小袄。边角缝制雪白色的兔子绒毛,一条橙红色段带围在腰间。

    中间有着镶嵌着一块上好的和田美玉,在段带左侧佩带有一块上等琉璃佩玉佩挂在腰间。一头锦缎般的长发,用一支红玉珊瑚簪子挽成了坠月簪。在发箕下插着一排挂坠琉璃帘,更显妩媚雍容。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原本殊璃清丽的脸蛋上因成了女人。

    而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涩显现出了丝丝妩媚,勾魂慑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梁新达突然不想让何松萍出去见其他的人,就是府上的小厮也不行了。赶紧的从背后抱着何松萍,何松萍迅速的要挣脱。不过梁新达的力气比自己大很多,何松萍生气的说道:“你现在到底想要干什么,赶紧的松开我。”

    何松萍就不想跟梁新达那么亲密,昨天晚上大意失荆州,现在不会让梁新达得逞。“娘子,我要不陪着你一起去的话,娘肯定会有话争对你。所以娘子。你不需要我跟着你去吗?”在威胁着何松萍,何松萍最讨厌别人威胁你了。“你要不去的话,我一个人也能对付,大不了我就落下一个不好的名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