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寒门宠妻 > 319 公主出嫁 二

319 公主出嫁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连怡一下子有些紧张,“你问这个做什么?”连怡有些羞涩的低着头,林明成可想着很久了,现在总算能一亲芳泽。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了,连怡不忍心推开林明成,毕竟要嫁给林明成。做林明成日后的太子妃,不过浅尝辄止,不能再多给林明成,否则林明成会不珍惜。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这样才最好。林明成不舍的抱着连怡的腰身,真希望今晚就是连云和林明成的洞房花烛夜。但是不行,还在大齐国的皇宫,林明成也不能太猖狂了。“好了,公主,时辰不早了,我也该走了。”连怡松了一口气,目送着林明成离开的背影。

    不过心里觉得很甜蜜,起码林明成还记得进宫探望自己。连怡笑眯眯的入睡了,段智睿搂着何松竹:“娘子,你怎么了?”“相公,我担心着大姐夫和五妹夫。”何松竹直接说出心里的担忧,不知道为什么段智睿也觉得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是具体,段智睿也说不上来。

    不能增加何松竹的担心,何松竹可是双身子。为此段智睿安慰了何松竹好长时间,最后何松竹慢慢入睡了。段智睿才松了一口气,眯着眼,看望远方。很快清晨就到来了,连怡早早的被宫女喊着起来。今日连怡就要彻底离开京城,离开生长的皇宫,太后娘娘不舍的来到等着连怡到来。

    本来想亲自去看看连怡,被身边的圣上阻止了。不合礼数,太后就只能坐着等着连怡来,还有皇后、德妃、杨妃,以及昨晚受到圣上宠爱的萧妃都来了。尤其萧妃脸色红润。被圣上滋润过就不一样。皇后气愤不已,但是也没有办法。作为正妻,后宫之母,要宽容大度,要忍受着。

    很快连怡就在宫女的搀扶下来到了太后的寝宫,锦茜红妆蟒暗花缂金丝双层广绫大袖衫,边缘尽绣鸳鸯石榴图案。胸前以一颗赤金嵌红宝石领扣扣住。外罩一件品红双孔雀绣云金缨络霞帔。那开屏孔雀有婉转温顺之态。好似要活过来一般,桃红缎彩绣成双花鸟纹腰封垂下云鹤销金描银十二幅留仙裙。

    裙上绣出百子百福花样,尾裙长摆曳地三尺许。边缘滚寸长的金丝缀,镶五色米珠,行走时簌簌有声,发鬓正中戴着联纹珠荷花鸳鸯满池娇分心。两侧各一株盛放的并蒂荷花,垂下绞成两股的珍珠珊瑚流苏和碧玉坠角。中心一对赤金鸳鸯左右合抱,明珠翠玉作底,更觉光彩耀目。

    太后心里很激动,看着起身的连怡。“怡儿。出嫁了,要以夫君为重。”太后之前该说的话都跟着连怡说了,现在也没其他的话可说了。只希望连怡记住自己的话就行了。“怡儿谨遵母后教诲。”接着连怡给圣上和皇后等人请安,很快连怡就要去皇宫门口。坐上大梁国的马车,离开京城。

    作为母亲的太后舍不得,当然了,作为皇兄的圣上也一样舍不得。不过没有办法,终究要送连怡离开。崔墨然和梁新达已经在宫门口守着,就等着连怡上马车,护送连怡去城门口带着嫁妆跟林明成和镇南王汇合。一路上不少的百姓围观着,他们大齐国的四公主要嫁到大梁国去做太子妃。

    皇后轻轻的安慰着太后,太后气色好了不少。圣上去了御书房,皇后和众位妃子留在太后的寝宫安慰着太后,其实太后不需要这些妃子留下来。不过圣上的心里,太后不好拒绝。等到圣上离开没有一会儿,太后就让皇后和众位妃子离开寝宫,太后要一个人好好的静静。

    皇后作为后宫之主,很快就离开了。杨妃等人也跟着离开,现在后宫最要紧的就是谁能给圣上生下皇子。大皇子和李贵妃已经成为了过去,谁也不敢在提起来。尤其在太后和圣上的面前,镇南王妃今日难得起身。铜镜内,佳人着清色宫衣,宽大领口,广袖飘飘,头绾简雅倭堕髻。

    青丝垂肩,玉簪斜插,玉带绕臂,暗香萦际,面若夹桃又似瑞雪出晴,目如明珠又似春水荡漾,袅娜纤腰不禁风,略施粉黛貌倾城,分花拂柳来,沉鱼落雁,舞带盈盈去,闭月羞花,其相貌也,面如满月,目若青莲,星眸皓齿,杏脸莺舍,怎一个美字了得,你且看她,双瞳剪水迎人滟,风流万种谈笑间。

    你再看她,雾鬓风鬟,冰肌玉骨,花开媚脸,星转双眸,只疑洞府神仙落入凡尘,正是玉臂轻挥花落尽,金履未至蝶先飞,此间哪有好女子,不比西施赛昭君。只是可惜,现在镇南王和林敏燕已经离开。镇南王妃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再想着他们,离开就离开,日后跟着镇南王妃没有任何关系了。

    何松竹不忍心来到镇南王妃的院子,看着镇南王妃呆呆的坐在铜镜前。挥挥手让下人都离开,“您现在是不是后悔留下来了?”镇南王妃抬起头,下意识的说道:“我怎么会后悔?”那就说明没后悔,但是从何松竹这样看来,镇南王妃的眼眶红润了,那就说命舍不得。

    “是不是段夫人嫌弃本妃了,不想留着我在府上小住了。”镇南王妃的话一说,何松竹赶紧的开口:“王妃,您这是什么意思,妾身怎么敢?只是妾身觉得王爷对王妃一片深情,王妃现在岂不是辜负了王爷。还有郡主!”何松竹说的也对,不过镇南王妃心里有自己的想法。

    “段夫人,我知道你为了本妃好,本妃谢谢段夫人。”镇南王妃起身,一脸的平静,何松竹很快就离开了镇南王妃的院子。目送着何松竹离开的背影,镇南王妃沉思了许久。何松竹抚摸着隆起的小腹,微笑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这些日子都没有看账,看样子需要忙了。

    再等到段智睿回来的时候,何松竹已经累得趴着休息了。段智睿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衣给何松竹披上,何松竹感觉到有动静。赶紧睁开眼睛。段智睿回来了。想站起来,不过腿有些软。幸亏段智睿及时的扶着何松竹,何松竹羞涩的低下头。段智睿微笑着:“娘子,跟着为夫还不好意思。”

    调侃着何松竹,何松竹下意识的抬起头瞪着段智睿,段智睿趁机抱着何松竹:“娘子,现在你有什么打算?”“打算?”何松竹确实不知道段智睿在跟着自己说什么。不由的多看了段智睿几眼。段智睿刮着何松竹的小鼻子。“娘子,就是王妃的事情。”段智睿的生母早就去世了,况且现在镇南王妃都换脸了。

    谁能认出来。要镇南王妃一直住在段府的话,会引起圣上的猜忌。段智睿要小心的防范着圣上,还有该怎么解释也是一个麻烦的事情。镇南王和林敏燕已经离开京城,镇南王妃那么坚决的不回大梁国。他们两个人也不好坚持什么了。段智睿也不好拒绝镇南王妃,让镇南王妃离开段府。

    何松竹低着头:“相公。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还把玩着段智睿的手指,段智睿不由的生气:“娘子,现在为夫在问着娘子,怎么娘子反过来问着为夫了?”说着还抚摸着何松竹的脑袋。何松竹轻笑着:“相公,你不知道妾身现在有了身孕,不能想太多。要不然头就要疼了。

    要是头疼的话,也许这里也会疼。”趁机把段智睿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就知道何松竹会玩自己。段智睿最后轻轻的说道:“我一会儿去找她好好谈谈,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样的打算,要一直住在府上。娘子,你能接受吗?”算是提前的询问着何松竹,何松竹平静的说道:“相公,当然能接受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