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寒门宠妻 > 333 侯爷寻妻 三

333 侯爷寻妻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容颜鲜明光彩象秋天盛开的菊花,青春华美繁盛如春天茂密的青松;行止若有若无象薄云轻轻掩住了明月,形象飘荡不定如流风吹起了回旋的雪花;远远望去,明亮洁白象是朝霞中冉冉升起的太阳,靠近观看,明丽耀眼如清澈池水中婷婷玉立的荷花;丰满苗条恰到好处,高矮胖瘦符合美感。

    肩部美丽象是削成一样,腰部苗条如一束纤细的白绢;脖颈细长,下颚美丽,白嫩的肌肤微微显露;不施香水,不敷脂粉;浓密如云的发髻高高耸立,修长的细眉微微弯曲;在明亮的丹唇里洁白的牙齿鲜明呈现;晶亮动人的眼眸顾盼多姿,两只美丽的酒窝儿隐现在脸颊;她姿态奇美。

    明艳高雅,仪容安静,体态娴淑;情态柔顺宽和妩媚,用语言难以形容;穿着奇特人间罕见,骨骼相貌象画中的仙女;披着一袭素白雪纱,戴着一支湖心鸳鸯钗,缀的稀世明珠照亮了美丽的容颜;踏着绣着精美花纹的鞋子,拖着雾一样轻薄的纱裙,隐隐散发出幽幽兰香。

    绝世美人,脸不对了,平阳侯才刚刚听到林氏还活着的消息。也不敢相信,这张脸不对劲,那还是段智睿的生母林氏吗?镇南王妃高傲的道:“听段夫人,平阳侯想见本妃。不知道平阳侯有什么事?”淡淡的坐下来,段智睿给镇南王妃作揖,“王妃。”“段大人不用客气,本妃没事。”

    平阳侯上下打量着镇南王妃,其实平阳侯的心里对林氏的记忆一直停留在十多年前。林氏还未离开人世之前,现在再见到面前的镇南王妃。平阳侯有些怀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还有段智睿和何松竹等人,段智睿挥挥手让黑衣人离开了。平阳侯没有了束缚,就更加的轻松了。

    走到镇南王妃的身边:“有人告诉本候,王妃就是本候的正妻林氏。本候今日特意来证明一下,还请王妃见谅。”“哦,怎么会有这样的流言,平阳侯恐怕来错地方了。本妃自幼就生活在大梁国,从未来过大齐国。”镇南王妃直接的拒绝了面前的平阳侯,平阳侯板着脸盯着镇南王妃。

    “本候不相信,那可是威远侯告诉本候。”平阳侯果断的出卖了威远侯,镇南王妃不由的笑着:“威远侯。本妃可不认识威远侯。段大人,段夫人,威远侯是谁?”镇南王妃诧异的盯着段智睿和何松竹,何松竹浅笑着:“启禀王妃娘娘,威远侯是相公的亲舅舅。”

    “原来如此,侯爷,本妃可以保证,本妃绝对不是您的妻子。现在您可以离开了。”镇南王妃板着脸,平阳侯不相信的开口:“既然你不是林氏的话,那么你为什么不离开京城。跟着镇南王一起离开。还有为什么要去威远侯府。你还你不认识威远侯,你能解释清楚吗?”

    平阳侯不放过镇南王妃脸上的任何表情,“笑话,本妃一直在府上。什么时候离开过?要是平阳侯再胡言乱语的话。那就别怪本妃无情了。”镇南王妃沉着脸。想要让平阳侯离开。“要是王妃不解释清楚的话,那么本候今日就不会离开。”平阳侯这不是无赖的行为吗?

    太让林氏觉得寒心了,之前怎么会觉得自己心里还对平阳侯有留恋。现在看样子。一儿也没有留恋的必要。就应该跟着镇南王离开京城,回到大梁国。要不然就没有这样的事情了,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镇南王妃微笑着:“侯爷,你不离开,那是你的事情,本妃不奉陪了。”

    “等等,你的右手臂上有一个梅花状的胎记,你要没有的话,本候立马就离开。”平阳侯开口留住镇南王妃,镇南王妃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微笑。段智睿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镇南王妃,何松竹递给段智睿一个放心的眼神。之前就解决好了,镇南王妃转过身:“平阳侯,您的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

    镇南王妃一介女流之辈,那可是大梁国的王妃。怎么可以被平阳侯给看到,那就是在侮辱着镇南王妃,镇南王妃不会这样做。平阳侯更加坚定了:“要这样的话,那真的不好意思了,你就是本候的妻子林氏。要是你执意不肯承认的话,那么本候只好请着圣上明察了。”

    完平阳侯直接的离开了,想必进宫去了。果然太监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段府,要段智睿和何松竹陪着镇南王妃一起进宫面见圣上。现在镇南王妃右手臂什么都没有,段智睿不由的好奇:“母亲,刚刚您为什么不给他瞧着,让他死心。”镇南王妃勾唇:“那怎么够呢?我就要他当着圣上的面,彻底死心。”

    其实镇南王妃没有,那有要跟着威远侯府断绝联系。既然威远侯能告诉平阳侯,那在镇南王妃的心里就没有威远侯这个亲弟弟了。至于吴氏,那也对不起了。何松竹了解镇南王妃的想法,镇南王妃轻柔的抱着何松竹,闭上眼睛。段智睿很快就下马车,骑马进宫了。

    圣上听到平阳侯的,觉得很诧异。不可能,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是平阳侯提出的几怀疑,不由的让圣上也诧异。现在还是让段智睿和何松竹带着镇南王妃进宫,圣上要亲自的查探着。再了,要弄不清楚的话,圣上心里也有疑心,段智睿曾经告诉圣上,镇南王妃想在京城多待一些时间。

    看看京城的风土人情,圣上也没有多做怀疑。现在看来段智睿有可能欺骗着圣上,在圣上的御书房中,平阳侯跪在地上。圣上一身龙袍坐在椅子上面,太监领着段智睿和何松竹,镇南王妃牵连。行礼过后,圣上平静的道:“平身,朕今日听闻平阳侯,镇南王妃就是智睿的生母。

    朕有些怀疑,不知道镇南王妃是否可以帮着朕答疑解惑。”圣上笑眯眯的盯着镇南王妃,镇南王妃也微笑着:“圣上,能帮助圣上,本妃自然高兴。不过本妃已经跟平阳侯的很清楚,本妃自幼生长在大梁国。从未来过大齐国,所以本妃这一次才想在大齐国京城多待几日。

    正好段夫人为人和善,明娴聪明懂事。本妃留着府上住几日,没有想到平阳侯居然胡言乱语,本妃是段大人的生母林氏。那不是笑话,要万一被王爷听到了,那本妃该怎么解释,那都解释不清楚了。还请圣上明察!”镇南王妃委屈的低着头跟圣上解释,圣上不由的看着平阳侯。

    现在该怎么办?“启禀圣上,还请圣上传唤威远侯,此事就是威远侯告诉微臣。”平阳侯出卖了威远侯,威远侯那可是平阳侯的舅子。不可能胡言乱语,圣上不由的看着段智睿,看着段智睿脸色平淡。似乎没有着急,那就宣召威远侯进宫。威远侯府中,威远侯要进宫面见圣上。

    吴氏板着脸:“圣上让你进宫做什么?”威远侯敷衍的道:“母亲,没什么,那儿子就先进宫去了。”着就要走,吴氏今日眼皮一直在跳,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把拉着威远侯:“你姐姐还活着的事情,你有没有告诉其他的人。”声的贴着威远侯,威远侯平静的盯着吴氏。(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