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农女的幸福人生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大结局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节内容开始-->       距离七月二十七日越来越近,仲子敬也越发坐立不安。       不过,他在王丽面前将这些情绪都掩饰的很好,面上一直都和平时差不多,顶多是夜里热情了点,平时喜欢抱着她多了一点。       说起来,自从孩子们都上学了之后,他就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现在只是稍微更粘人了一点,王丽也就没察觉到有什么异常。       阿璟和阿珝都已经放假回来了,今年仲子敬没急着把他们弄进部队里训练,而是任由他们呆在家里随意的玩,只是不许他们跑远了,去哪里都得保证随时能联系傻瓜。       这还不算完,他甚至还动用关系,让阿珩也请假回来了。       仲珩这些年行事越来越沉稳了,很多时候,仲璟和仲珝这兄弟两个对上大哥,心里都会发毛,所以,当这对双胞胎无聊的围着电视打游戏,突然发现大哥回家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要命,老大怎么跑回来了!       然后才七手八脚的又是关游戏,又是收拾面前茶几上的垃圾,忙的不行。       “你们怎么还在家里待着?”       仲珩看到在家里懒散的打游戏的弟弟们,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两个臭小子,又不听话了?       然后第二反应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了?”       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就老头子那个醋坛子,平时恨不得他们别出现的好,怎么会把他们兄弟三个都喊回来的?这可不像他的为人。       仲珝摸摸头,嘿嘿笑着说:“爸说我们明年就毕业入伍了,今年就给我们放个大假,让我们享受一下自由的滋味了。”       仲璟把面前茶几终于收拾完了,这个时候也回答说:“家里好好的啊,没发生什么,爸妈天天还是那么黏糊。”说着,脸蛋还扭曲了一下,显然是被爸妈的黏糊给腻味到了。       仲珩听了,脸立刻就黑了。       这两个笨蛋弟弟。老头子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巴不得他们兄弟三个滚得远远的,别打扰他和妈妈的二人世界,平时操练他们的时候。恨不得操死才好,什么时候这么好心,还给这两个笨蛋放假了?       他本来是要参加部队里的大比的,结果老头子居然替他请假了,说是他一年没放假了。让他回来放个假,休息休息。       平时恨不得他不回家的人,居然让他回家休假!       这中间没问题才有鬼呢!       “妈去哪里了?”他懒得理会两个笨蛋弟弟,径直坐到沙发上,松了松领口,指挥两个弟弟:“阿福,你去给我倒杯冰镇西瓜汁,阿寿,你把电扇开大点。”       仲璟立刻颠颠的跑去拿西瓜汁去了,仲珝也飞快的去吧电扇风扭大了。对于大哥喊他们那么挫的小名是一点意见都不敢有。       兄弟两个恭恭敬敬的坐到了大哥的身边,等到仲珩喝完了西瓜汁,仲璟谄媚的问:“大哥,要不要再来一杯?”       仲珩解了暑,懒得理会阿福的话,直接问阿寿:“你们放假就直接回来的还是在奶奶那里住了段时间才回来的?回来后,老头子说什么了?妈身体好吗?她现在去哪里了?”       仲璟和仲珝都若有所思,老大这么问,难道,爸让他们在家里休假。真的是家里有事了?       仲珝摇头说:“妈同学出差路过这里,她们现在在外面,说是晚上再回来。我们在奶奶家住了一个星期,前天才回来的。爸就是叮嘱我们,不要跑远了,每天都要回家吃晚饭,其他的随我们。”       仲璟也正色说:“我们回来这段时间,妈看起来一直都很好,对了。我好像听说,上旬的时候她和爸去做了身体检查的,就是不知道体检报告放哪里了。”       “那还不快点找!”       仲珩立刻站起来,大步走向书房。       以老头子的性子,这种东西一定都是他藏起来的,家里能藏东西的地方,除了书房就是妈的卧室。       先看看书房好了。       仲璟和仲珝兄弟两个也急急忙忙的往楼上跑,去找那可能存在的体检报告。       “注意点别弄乱了东西。”       仲珩提醒不争气的弟弟们一句。       老头子霸道的要命,他们稍微大一点了,平时都不许他们进他的房间,让他知道,阿福和阿寿不仅跑他房间了,还翻他东西了,不把人训掉两层皮才怪。       “知道了!”双胞胎应答了一句,就小心翼翼的开了爸妈的房门进去了。       兄弟三个的努力一点成绩都没有,所有能打开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没找到想找的东西。       “也许是我那天听错了?”仲璟有点迟疑了,也许他真的听错了呢?       “也许是爸藏得咱们找不到呢?”仲珝觉得这个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仲珩没说话,心里更加的不安了。       他相信阿福没听错,可是上半年的时候,妈才和他去体检过的,这么短的时间又去体检,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兄弟三个烦恼的时候,王丽正在市里跟钱小芬喝茶。       “你可真行,现在居然去当时尚杂志编辑了!怪不得这么时髦!”王丽跟钱小芬一直有联系,不过见面见的少,这次是时隔七年第一次见面。       钱小芬扬了扬眉,捋了捋肩上的长发,得意的说:“那当然!做时尚杂志能不时髦吗?看,我这打扮显年轻吧!”       王丽上下打量了下,然后猛点头说:“不是显年轻,是确实年轻,看起来顶多三十多岁,啧啧,这可真是日子过的舒心,人也越来越年轻。”       钱小芬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说:“说起舒心,谁日子能有你舒心啊。”看到王丽那张依然光滑细致半点皱纹都没有的脸蛋,忍住捏一捏的**,调笑说:“你家乐乐都二十多了吧,你要是带着他上街,准保大家都以为你们是姐弟呢,再过几年,那可就是兄妹了!”       王丽听了想笑,可最后却叹了口气说:“乐乐那孩子,哎。一点都不亲我,稍微大一点,我想喊他陪我逛逛街都不愿意,后来还不许我喊他小名了。非得喊他大名仲珩才肯应一声。”       在家里无辜被冤枉的仲珩重重的打了个喷嚏,惊得福寿兄弟两个连忙找感冒药。       钱小芬并不知道仲家父子之间长达十几年的较量,听王丽这么一说,就当真了,想起自己家里那个小魔星。也叹了口气说:“我家小铃铛才十二岁,就臭美的不行,我工作忙,早上经常没时间给她扎头发,就想带她去剪个短发,结果呢,她死活不干!还说出‘不留头,毋宁死’这种鬼话出来了!”       王丽听了哈哈大笑:“哎哟,你家小铃铛可真可爱啊,小女孩么。爱漂亮是天性啊,你想把她天性给折了,她当然不干啊。”       好多年没见面的老同学,这一聊上了,时间距离造成的轻微隔膜很快就消散了,两个人越谈越开心,从工作到家庭,从孩子到流行,两个人教育相当,后来的经历虽然迥然不同。但是,两个人都是时刻注意深造的人,一个是走在时尚前沿,一个是时刻关注社会。聊起天来,意外的合拍。       到了最后,王丽邀请钱小芬去她家吃饭,晚上最好就在她家休息一晚上,明天再走。       钱小芬婉拒了。       “这次是真的工作忙,我得坐半个小时后的火车走。票都买好了,你放心,等我忙完了手上这一波,我一定来找你玩。”       王丽只好放弃,开车送她去了火车站。       她驾照早就考过了,买车倒是拖到三年前才买,毕竟,他们夫妻两个明面上就是一个军人一个老师,工资水平大家心里都清楚,平常日子过的也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在私家车还只有那些暴富的大老板们会买的年代,猛的买了辆车,那就太扎眼了。       幸好这几年,国家经济高速发展,社会上通过各种方式富裕起来的人越来越多,市面上的私家车也开始常见起来,这样,三年前,王丽才肯听仲子敬的话,买了辆很普通的车代步。       王丽送走了钱小芬,就开车回家了。       还在路上,就接到了仲子敬的电话。       “晚上什么时候结束,我去接你回来。”       王丽忍不住就笑眯了眼:“不用了,小芬她工作忙的很,根本就没有留下来,刚才我送她上火车了,我现在在回家的路上呢。”       “那行,你路上开着开慢点,注意安全。”仲子敬知道钱小芬走了,立刻就高兴了,他反复叮嘱王丽,路上一定要小心。       “知道了知道了,我都多少年的驾龄了,开车回家这么点路,安全的很。”       王丽虽然真的很高兴自家的男人时刻把自己放在心上,可是,开车出门总是被叮嘱要开慢点要小心安全,时间长了,也会烦躁的。       也幸好是她,性子好,不跟仲子敬一般见识,换个性子燥的,早就跟他吵起来了。       仲子敬幸好不知道王丽心里想的,要是知道了,呵呵呵。       不过,知道了老婆马上要回家了,本来打算在办公室看会儿资料的打算立刻就放弃了,他收拾收拾,卡在下班的点上,回家去了。       虽然已经年过五十,可是,常年不间断的锻炼,以及舒心的家庭生活,让仲子敬看上去不过四十许的样子,身材更是保持的极好,较之年轻人也不差什么。       去年底跟小飞、海子、大圣聚会的时候,更是惹的那几个,特别是小飞和大圣嫉妒不已——不在部队之后,这两个刚过了四十就已经是大腹便便了。       大圣八年前辞职下海了,口袋里揣着兄弟几个,主要是仲子敬凑的大笔大笔的钱,通过仲子敬拉的关系,跑到北极熊家抄家底去了,一抄两年,不仅兄弟四个赚的盆满钵满,也替上头划拉了不少正规渠道没法弄到手的好东西回来,各方面都皆大欢喜。       如今,又被仲子敬赶着牵头成立了个科技公司,前年上市的如今国内最畅销的高端手机就是他们公司出品的,眼下还在开发新的机型,据说到了十月份要上市一款触屏手机,现在市面上都已经预定疯了。       小飞去年已经就任西部某省的省长,他的搭档好巧不巧的就是顾念。有了仲子敬这一层关系,两个人合作的倒是非常愉快。       至于海子,也在五年前在肩章上换上了将星。       仲子敬一边想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一边想着。马上就是二十七号了,阿丽现在看来,一切都正常的很,身体各项指标都健康的不得了。       也许,真的是他想多了。       等到平安度过二十七号。这个要命的六月初五,他一定要立刻把那三个臭小子都撵走,然后给自己放一个星期的假,陪阿丽好好的到处去转转。       这些年,因为他工作特殊性,更因为他盯得紧,阿丽什么地方都没去过,也太亏待她了。       他刚回家,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       乐乐那个臭小子回来了,阿福和阿寿脸上的表情不对。       他心里稍微有点安慰。三个儿子,总算是有一个不用操心,另两个还得下狠手,多操练操练才行。       “爸,你回来了。”       仲璟和仲珝看到仲子敬回来了,都立刻很恭敬的站起来喊人,仲珩则是慢吞吞地站起来,喊了声“爸”就什么都没说了。       仲子敬也没理会乐乐这个臭小子,他眼睛扫视了一番三个儿子,嫌弃的看了眼阿福和阿寿晒成了小麦色的脸蛋。心里暗恨这两个臭小子怎么就长的那么像阿丽呢?偏偏晒成了这样,看了都伤眼。       他摘下帽子,点点头说:“这两天都别跑远了,手机都随时开机。保持通讯畅通。”       仲珩挑了挑眉问:“爸,出什么事了?”       “什么事都没有。”仲子敬看着大儿子脸上你逗我玩的表情,眼睛眨也不眨的说:“你们妈妈抱怨你们太不贴心,连陪她逛街都不肯,所以,趁着现在你们都还不算太忙。也没有女朋友拖累,你们多陪陪她。”       顿了顿,又阴森森的说:“谁敢不去,就等着瞧。”       仲璟和仲珝倒是相信这种事他们老爸能干的出来,所以,兄弟两个都在心里松了口气,不是有事就好,反正陪妈妈逛街应该没什么的。       仲珩盯着老头子看了半天,还是没看出来半点异样,只好暂且相信他的这一番鬼话。       反正,真有什么情况,老头子这里没破绽,从妈那里找突破口是一样的。       妈最疼他了,对他是一点戒心都没有,真有什么,他一定能从妈那里问出来。       他的想法没错,问题是,这个事情王丽本身也不知道,所以,连续三天,陪着享受三个儿子陪着逛街,购物**空前高涨的王丽,仲珩是什么话都没有问出来。       转眼就是七月二十七日,六月初五了。       这一天是星期一,仲子敬罕见的请了假,早上也没有例行的早起锻炼,反而是拖着王丽赖床不说,还滚床单滚了一次又一次,不是实在体力不支了,都不肯起床,气得王丽使劲的掐他腰也没用。       等到了中午,实在是饿的不行了,仲子敬这才舍得放王丽下床,下床的时候,王丽险些都站不稳了,倒是让仲子敬心里冒出来一丝丝的后悔,不过,这丝后悔在看见她日光下如玉一样莹润的身体时立刻就消散了。       哎,到底是上了年纪了,要是在二十年前,他完全可以三天三夜不下床的。       仲珩兄弟三个早就习惯了爸妈这样的恩爱了,早上没有妈妈准备早餐,自己去厨房熬了一锅粥,就着冰箱里的咸菜辣酱吃的饱饱的,随后就各自出去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等到了晚上,兄弟三个接到老爸的命令回来吃晚饭,看见厨房里头冷锅冷灶,都愣住了。       “你们妈妈这么多年给你们做饭,却从来没吃过你们烧的东西,所以,今天的饭菜,就你们兄弟三个做吧,菜都在冰箱里,你们赶紧做,你妈还饿着肚子呢。”       仲子敬搂着王丽坐在沙发上,打发了三兄弟去做饭之后,就安安心心的等着儿子们的孝心了。       王丽还挺担忧的:“他们从来没下过厨,能行吗?”       仲子敬扭头在她头发上亲了口说:“放心。乐乐都在部队里待了一年了,早就学会怎么做饭了,阿福和阿寿也是经常参加训练的,这些也都会的。你就等着他们孝顺你吧。”       兄弟三个乒乒乓乓一阵捣鼓,终于花了一个半小时,弄出来了六菜一汤。       就这,仲子敬还嫌弃的不行:“这么久就弄了这么点,速度太慢了!”       王丽连忙推了推他。嗔道:“孩子们又不是老是下厨的,这个速度已经很快了。来来来,咱们赶紧吃饭,哎,这可是我儿子们亲手做的菜呢。”       仲珩立刻给她拉开椅子说:“妈,你快尝尝我们做的这些菜味道怎么样?”       仲璟想给她夹菜,可是,被老爸凌厉的眼睛一扫,立刻乖乖的坐到了对面。       仲珝笑嘻嘻的提议说:“妈,这可是我们第一次独立做菜啊。咱们喝一杯庆祝一下吧!”       王丽就拿眼睛斜睨仲子敬,那意思就是:是不是你想喝酒了?今天高兴,可以喝一杯。       引得仲子敬心神一荡,勉力忍住,才吩咐小儿子:“行,今天就允许你们喝一点,对了,给你妈也倒一杯红酒。”       三兄弟的手艺只能说一般般,好在所有的菜都熟了,也没有发生放的盐太多。咸的吃不下的事情,一家人还是很捧场的把菜吃的差不多了。       吃完了饭之后,不等仲子敬吩咐,兄弟三个就老老实实的收拾了饭桌厨房。一点都不要王丽插手。       之后,洗漱完了,又乖乖的陪着王丽一起看平常最讨厌的肥皂剧。       看完了一集又一集,这个台的肥皂剧看完了,就换另一个台,一直等到了十一点半了。仲子敬还是没有去休息的意思,这下仲珩三兄弟都意识到了什么,也一直陪着父母,不时的对电视里面的剧情化妆什么的做点评点,逗得王丽乐的不时就大笑一场。       到了十一点四十了,看完了一集晚间情景剧,王丽终于宣布要休息了。       仲子敬盯着墙上的挂钟沉默了会,点头说:“嗯,确实挺晚了,咱们休息去。”       搂着王丽就往楼上走。       仲珩忍不住喊了声:“爸!”       仲子敬扭头恶狠狠的盯着他“嗯?”了一声。       仲珩吸了口气,闭了闭眼,眼看妈也回过头来了,才拉出一抹笑说:“妈,爸,晚安。”       王丽笑眯眯的对着楼下的三个儿子挥了挥手说:“你们也赶紧睡吧。”       话还没说完,就被仲子敬搂着进了房间了。       刷牙洗脸之后,夫妻两个一起上了床。       已经十一点五十五分了。       仲子敬紧紧的搂着王丽,心里越来越不安。       王丽终于忍不住了,她推了推仲子敬,嫌弃的说:“大热天的,抱这么紧,也不嫌热。”       仲子敬闷闷的说了句:“不是开了空调了吗?哪里还热啊。”       “说吧,你到底出了什么事?”王丽终于忍不住了。       她平时是稍微迟钝了点,可不是笨蛋,这些天他们父子四个的异常,她全都看在眼里,只是他们不说,她就当做不知道罢了,反正他们做什么都是为了她好。       今天他们表现的这么明显,她就没法再继续当不知道了。       仲子敬摸出枕头下面的手表,看了看表盘,十一点五十八分。       他深吸了口气,凑过去,狠狠的咬住了王丽的嘴巴。       只有两分钟了。       一切都将明了。       这个吻,凶猛之极,吻的王丽险些喘不过气来,等到两人终于分开的时候,她觉得,她的舌头都要麻了!       可是那个混蛋,分开了,居然不是继续,反倒去看手表,看了就看了吧,这一看居然就看了至少三分钟!       至少三分钟啊!       她什么时候在子敬眼里,连只手表都比不上了?       满肚子的委屈忍不住,王丽恨恨的轻轻揪了仲子敬的耳朵一把。       这一揪就坏事了!       仲子敬立刻就回过神来,手表随便一甩,哈哈大笑着重重的压住了王丽,恣意的揉搓之后,又把王丽给卷入了激情之中。       被甩到了枕头另一端的手表表盘向上,上面的指针显示着时间:12点06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