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都是穿越惹的祸 > 剑侠相救

剑侠相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昨晚跟流氓老大一场苦斗,被他一脚从楼上踢下来,虽然没直接摔到地上,但背部的肌肉也受到了损伤。
  
  临近天明时,后背越来越痛,就像火烧一般,不得不到附近的小镇上寻找大夫。
  
  又在镇上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准备等伤好一点了再去救唐玲。
  
  好在这里已经是兖州境内。
  
  兖州不比豫州,兖州是曹操的发源地,吏治相对较清明,地方治安也相对要好一点。
  
  没网上、没电视看、没手机玩,日子可真难熬。
  
  更悲催的是,趴着睡肚皮疼,仰着睡背上疼,只能侧躺在床上。
  
  不过好在用药之后,好了很多。
  
  虽然是三国时期的医生,但医术却要比21世纪的那些中医要好很多。
  
  21世纪的中医,大多是二把刀,没多少斤两。加上人工培育的药材药力又不够,所以很多人就觉得中医压根就是骗人的。
  
  可是,中医若真是骗人的,又怎么能流传几千年呢?古时候皇帝还养一班子御医干嘛?
  
  在镇上休息了三天,背上的疼痛基本上消失了,就和苏宁宁合计着去救唐玲等人。
  
  按苏宁宁的叙述,她们五个人在去年五月份的时候,从安丘城内的人贩子窝点内逃了出来,又在城外的河边被追上。
  
  她侥幸逃脱,林月芳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跳河,剩下的三个人全被抓了回去。
  
  苏宁宁逃脱后,马上选择了报官,但安丘县官与人贩子同流合污,她又被抓了回去。
  
  直到去年十月,她被卖到徐州,给一个大户人家的老头做妾,在成亲当晚,她又逃了出来。
  
  不过我不知道安丘城的位置,只好向客栈老板打听,但让我郁闷的是,老板也不知道安丘在哪儿。
  
  在休养期间,我又向镇上的读书人打听了一下,终于打听到了安丘所在,竟然位于青州。
  
  正月十六早上,我们在房间内吃完早饭,就准备启程。
  
  刚下楼,就看见一队公差走了进来,打量了我们一下,问门边的掌柜:“有没有一个叫苏秦的?”
  
  掌柜查了一下账簿,道:“回大人的话,没有。”
  
  公差又打量了我一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道:“回大人,小人秦洛。”
  
  公差道:“那里人士?”
  
  我道:“徐州。”
  
  公差道:“认识一个叫苏秦的吗?”
  
  我只知道战国时一个叫“苏秦”纵横家,其他的我还真不知道,于是答道:“小人不认识什么苏秦。”
  
  公差客栈所有人,高声道:“你们听着,那个苏秦前几天在古风集杀了人,你们有谁认识他的,赶紧向官府报告。有知情不报者,与杀人同罪。”
  
  他这一句话让我安心了不少,看来有人帮了我一把,最大的可能就是那客栈的老板或者他媳妇,故意告诉官府一个错的名字。
  
  虽然官府可能下了全国通缉令,但这年代没有画像,官府只能凭一些语言信息抓人。帮我的那人既然能告诉官府一个错的名字,肯定也会把我的相貌信息乱说一通。
  
  从客栈出来,我长舒了一口气,感觉轻松了不少,这下终于不用担心官府会来抓我了。
  
  官渡之战后,曹操控制了青州大部分地区,也不用担心战乱的事情了。
  
  一路风餐露宿,直到二月十七,我们才由徐州进入青州境内。
  
  天已入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看来又得在荒郊野外过夜了。
  
  坐在火堆旁,吃着干粮,心里说不出的伤感。
  
  本来准备体验一次时空旅游,谁曾想弄成这样子。
  
  不仅困在这里回不去,林月芳和唐玲还生死不明。
  
  苏宁宁看着我不说话,道:“一直以来,有句话想问你,但又不敢问。”
  
  我道:“什么话?问吧。”
  
  苏宁宁道:“唐玲、林月芳和你是什么关系?”
  
  我道:“没什么关系,我们是一起从二零……从很远的地方逃难来的,结伴而行的同伴。”
  
  苏宁宁看着我,显然不信,道:“逃难来的?可你身上这么多钱,也不像逃难的人啊。”
  
  我道:“那是……我将从老家带来的宝贝给卖了,卖了一大笔钱。本来准备在徐州好好生活下去,没想到我被刘备那孙子抓去当了兵,她们俩出来找我时也走丢了,我这次就是出来找她们的。”
  
  苏宁宁道:“我还以为她们是你的媳妇。”
  
  我道:“当然不是,我们老家只能娶一个媳妇,娶多了要犯王法的。”
  
  苏宁宁道:“真的!”
  
  我道:“当然是真的,虽然有很多有钱有势的人还是不止一个老婆,但他们也只能在暗处养几个女人,不敢公开的,王法规定只能娶一个。”
  
  苏宁宁道:“你们老家可真好,反正我无家可归了,你带我去你们老家吧。”
  
  我道:“好啊,你这么漂亮,我一定帮你找一个好老公。”
  
  苏宁宁看着我,皱眉道:“老公?啊,老头啊,我才不要。”
  
  我道:“不是老头,称们那儿称丈夫为老公。”
  
  苏宁宁道:“我还以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