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剑伴谁在 > 第001章 仗义执言

第001章 仗义执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又过片刻,刘飞雨闪避稍慢,嗤的一声,后背衣衫已被清风撕下一块,他担心清风乘势追击,手上铁鞭使一招“乌龙取水”,直卷清风手臂。清风右手一刁,来拿他手腕,刘飞雨铁鞭“回风拂柳”倒卷过来,清风衣袖一挥,已夹手夺过他的铁鞭。
  刘飞雨失了兵器,更不敢恋战,双掌一错,一招“推窗望月”向前推出,身子却向后暴退。
  清风顺势掷出铁鞭,那铁鞭绷得直如投枪一般向刘飞雨射去。刘飞雨吓得脸色大变,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兵器竟有此一招。
  他骨碌碌的在地上一滚,那铁鞭啪的一下直插泥土半尺有余,离刘飞雨身边不过数寸。若非清风手下留情,刘飞雨早已铁鞭及身受了重伤。
  刘飞雨面如土色,一时不敢再上前索战。
  这时围观的人越聚越多。
  再过不久,又有一群官差簇拥着数名捕快赶至。刚到的捕快并不急于出手,一来他们身份较那些寻常官差高得多,此时加入战团,不免掉了份儿。二来他们平日里勾心斗角,都想让对方的人出乖露丑在先,自己收拾残局坐收渔利在后,是以都不上前夹攻,只是袖手旁观。
  清风与官差斗了不久,又将数名官差打伤。
  一名捕快微笑道:“廖大哥,你再不出手,你的属下恐怕要糟。”
  那姓廖的捕快哼了一声,说道:“一个臭牛鼻子都收拾不了,一帮饭桶!都给我退下罢!”他声若洪钟,话音震得在场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场上的官差不敢违拗,纷纷退下。
  这姓廖的捕快名叫廖大可,擅使判官笔点人穴道,他飘身下场,对清风说道:“朋友,亮兵器吧。”
  清风见对方已手执判官笔,情知今日之事已非言语能解,当下也不客气,噌的一声拔出后背长剑。
  廖大可喝一声“好!”判官笔“平明寻羽”疾点清风肩井穴。
  清风横剑一封剑身微转,剑锋已贴着判官笔横削而至。廖大可判官笔从下急拦,双笔呈交叉之势直剪清风长剑。清风不等剑招使老,涮涮刷三剑,在廖大可的上中下路各刺一剑,只听得“当当当”三声,廖大可眼明手快,连挡三剑。
  两人越斗越紧,廖大可兵器挟风,声势也颇为惊人。
  清风在漫天笔影中犹如穿花蝴蝶一般穿来插去,不时剑中夹掌,轻飘飘的拍出一掌,正是武当派的劈空掌法。
  他掌势看似柔弱无力,实则暗蕴内力,廖大可每次一触清风掌力,胸口气机都不觉一滞,身法步法便顿得一顿。
  斗到酣处,廖大可眼见清风又是一掌劈来,竖起判官笔急挑清风手腕,哪知清风这招是虚招,忽地变掌为勾,一下抓住廖大可的判官笔头,运劲急夺,清风运起内力一带一崩,喝一声“撤手”。
  这一下含精蓄锐,内劲外烁,廖大可只觉一股大力从笔尖传至。他忽地松手,右手曲肘横击清风左肋,本着兵器脱手也要打得清风肋骨断折。
  清风只得缩身后退避开他这一肘,廖大可左手前探,已接住跌落的判官笔。
  围观众人见场上两人各施一手绝技,都不禁喝了一声彩。
  又拆了二十余招,清风施展轻功,左穿右突,满场游走。轻功乃武当功夫一绝,他时而像长空落雁,时而又如灵猫扑鼠。
  廖大可一笔点空,陡觉脑后风生,他听风辨气,知道清风从后袭来,当下转身已然不及,只得右掌横扫,去劈清风手腕。
  廖大可这一招看似平淡无奇,实则蕴含铁砂掌的内劲。他力聚掌缘,只要一触敌人肢体,内劲立吐,如蛇吸食,端的是又狠又毒。
  哪知他右掌刚与清风手掌相触,内劲将吐未吐之际,忽觉手臂上的曲池穴一麻,整条手臂登时酸软无力。
  廖大可大惊之下,上身前扑,以免敌人从后面追击。晓是他久历江湖,应变奇速,手上的穴道才没被清风拿住,然而即便如此,他肘弯处仍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显是刚才被清风手指拂中。
  廖大可又羞又怒,虎吼一声,判官笔向清风一轮急攻。他一着急,丹田真气不纯,清风瞅准他一招使老,一掌击在判官笔上。廖大可手腕剧震只得撤笔,他兵器一失,形势登时急转直下。
  清风蓦地收住剑招,说道:“阁下还是捡回兵器再上为好,没的说贫道胜之不武!”
  廖大可向来心高气傲,他如何肯当众捡回兵器再斗?他哼了一声,愤愤然退下,兵器也不要了。
  此时一高一矮的两名汉子对望一眼,会心一笑,那身材较矮的汉子道:“高大哥,咱们兄弟俩有多长日子不曾联手捕人了?”
  那身材较高的汉子抬头望天,似是在回忆往事,片刻他方道:“少说也有五年了吧。”
  身材较矮的汉子道:“可不是么,自从那次咱们一同到关外抓捕毛海舟那独脚大盗,咱哥儿俩便总是机缘不凑巧了,想不到今日咱哥儿俩抓武当派的人。”
  身材较高的汉子道:“区区一小道士又怎值得咱哥儿俩一起出手?”
  身材较矮的汉子道:“那大哥先上还是小弟先上?”
  身材较高的汉子微笑不语,身材较矮的汉子便道:“那小弟先献丑了,小弟不成大哥再施神技!”身材较高的汉子点点头便不再言语。
  原来那身材较矮的汉子叫左青黄,身材较高的汉子叫高乃苍,两人是津门捕快一流好手,均是六扇门出类拔萃的人物。
  左青黄擅使铁尺,长于千里追踪。高乃苍擅使鹰爪擒拿手,长于抓捕。
  江湖人送左青黄外号“黄狗”,高乃苍外号“铁鹰”,一则据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讽刺两人是朝廷鹰犬,二则也是对两人所擅功夫的总结。
  左青黄使一对铁尺,铁尺尺头处铸了缺口,用于锁拿敌人兵器,故有时又可作双钩使用。只见左青黄使开双尺,“勾、拿、劈、刺、连、带、挑”,招数狠辣,势急力沉。
  清风剑走轻灵,“金针度厄”、“凤鸣于野”,使出武当游龙剑法与左青黄游斗。双方翻翻滚滚急拆五十余招,兵器兀自未碰一下。
  斗到分际,左青黄左铁尺“雾锁横江”,欲锁住清风长剑,右手尺“霸王开山”,砸向清风剑身,眼见这一下清风长剑非撤手不可,左青黄正自窃喜。
  忽见清风长剑一振,剑身嗡嗡作响有如龙吟,剑尖刹那间仿佛化作点点繁星,正是游龙剑法中的绝招“微风簇浪”、“星散河野”。这两招名称虽雅,但剑招虚虚实实,变幻莫测,让人委实难当。
  左青黄瞧得眼都花了,却哪里还顾得上锁清风长剑?眼见青光霍霍,剑气森森,稍有迟疑,身上不免多几个透明窟窿。急忙中他使一招“倒卷虹”,铁尺划了个半圆封住面门,忽觉右腿一痛,足三里穴已被清风踢中。
  左青黄右腿登时酸麻不堪,几欲跪倒。
  清风凌空跃起,“星落长空”,长剑居高直击而下。左青黄功夫当真也有过人之处,在间不容发之际顺势一个懒驴打滚,骨碌碌的滚了开去,虽狼狈不堪,总算捡回一条性命。
  他只消迟疑片刻,便会被清风的长剑钉死在地。饶是他身经百战,这一刻死里逃生,也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清风收住身形并不追击,他还剑入鞘,又回复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