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剑伴谁在 > 第003章 力斗群雄

第003章 力斗群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时只见后来的老者跃下马来,他一身葛布衣裳,双臂长垂过膝,他说道:“武当拳掌功夫果然了得!老夫自不量力,来领教尊驾的神妙剑法。”
  清风说道:“不敢,敢问前辈高姓大名?”
  那老者说道:“老朽不过一乡下农夫,哪里有甚高姓大名了?”
  清风道:“贫道不过见官军横行方出手干预,不敢挟武自重,随便出手伤人,还望前辈见谅!”
  老者道:“区区武当功夫也未必伤得了人!”
  清风听他出言不逊,他强忍怒气,说道:“武当功夫微不足道,还请前辈高抬贵手!”
  那老者嘿嘿冷笑,说道:“武当‘虚怀若谷’四侠名震江湖,门下弟子怎的统统是缩头乌龟,嘿嘿!当真好笑!”
  清风听他辱及师门,不由得怒气渐生,他冷冷道:“武当功夫是不高,然而门下弟子不见得便怕了谁!”
  老者道:“如此甚好!就让老夫领教下威震四海的武当的剑法!”
  清风尚未搭话,那老者身旁的一名官差只觉腰间一轻,佩剑早已被老者拔出。
  原来此人名叫袁宏道,外号“八臂仙猿”,二十年前他已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后来不知为何,竟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江湖中人有传他与渤海的虎鲨派火拼,灭了虎鲨派,自己也伤重而死。不意今日他竟重现江湖。
  袁宏道长剑向前轻轻刺出,不徐不疾,正是武当剑法中的一招“清风徐来”。
  清风对本门的剑招实是烂熟于胸,这招“清风徐来”在练剑喂招时不知跟师兄师弟拆了几千几百次,当即使一招“举火燎天”竖剑封格,“流星赶月”,剑锋下撩反击。
  这一下连消带打,确是武当派玄门正宗心法。
  袁宏道喝一声“好”,长剑不等与清风剑锋相交,从直刺变为横削,“嗤”的一声,清风道袍右袖子已被割破,清风虽未受伤,却已满脸通红。
  这一剑袁宏道只消加得半分劲力,剑锋稍长,清风一条胳膊早已卸了下来。
  袁宏道又道:“老夫再来领教武当派的拳脚绝招。”
  言毕右足缓缓踢出,使的正是一招“蛟龙出海”,这招乃武当派的入门功夫,武当派几乎人人会使。
  清风侧身欺进,右手一抄一勾,“抱虎归山”,已然将袁宏道右足拿在手里。
  正待运劲贯出,忽觉袁宏道右足如枯树滑石,又仿似有千斤重,不单无法借力使劲,反而被一股大力带得身不由己往前冲,踉踉跄跄跨出两步方稳住身形。
  袁宏道并不上前追击,冷冷的道:“武当功夫亦不过如此。武当派与朝廷为敌,包藏祸心,密谋作反,余党已纷纷落网,你还不束手就擒么?”
  清风一听,脸上勃然变色,说道:“难道敝派师长已遭尔等毒手?”
  袁宏道神色木然,并不答话。
  清风道:“好,贫道再领教阁下几招剑法!”
  袁宏道冷笑道:“嘿嘿,贵派死缠烂打的功夫倒是独步武林。”
  清风道:“看剑!”他话音刚落,手上长剑已然刺出。
  袁宏道一见清风的剑势,不禁“咦”了一声,只见清风的长剑疾风暴雨般向他刺到。
  清风使的正是武当派的“玉碎剑法”。
  武当功夫借力打力,以圆转如意、轻灵活泼为要旨,然而这路“玉碎剑法”三十六招无一守招,全是进攻的招数。己方门户大开,目的是与敌人同归于尽,取的是“玉石俱焚”之意。
  这路剑法原是在敌人极端厉害,己方要遭逢大难时使的拼命打法。
  袁宏道蛇行鲤跳,左遮右挡,堪堪避过清风三十五招势如癫虎的进攻,清风长剑掷出,正是最后一招“托体同山”。
  这招名称取自陶渊明的诗句“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是玉碎剑法最后一招,也是最为悲壮的一招。
  长剑掷出不求刺中敌人,而在敌人催避躲闪时飞身扑上抱住对方,如在山崖等险地,则和敌人同时滚下山去。如在平地则以己方头颅与敌首相撞,但求双方碰个脑浆迸裂而役。
  只见清风长剑掷出后双臂蒲张,如大鸟般扑到,倏然将袁宏道抱住,不及袁宏道还招,两人已然双双滚落在地。
  这一下大出袁宏道意料之外,虽知高手过招往往自重身份,绝少像流氓地痞打架斗殴般搂抱撒泼,满地打滚。这下猝不及防,袁宏道竟自挣之不脱,及至见清风一头撞到,方如在噩梦中惊醒,头一侧险险避开。
  总算袁宏道深得通臂拳精粹,功力又比清风深了许多。他不待清风头颅第二次撞到,上身随屈就伸,施展通臂拳解裁之法,蛇一般从清风紧箍的双臂中脱出。一个“怪蟒翻身”从地上跳起,右手呼的一拳,便朝清风天灵盖砸落,这一拳竟使了十成功力,端的是裂石开碑。
  眼见清风定然无幸,忽地旁边人影一闪,一只手掌在清风头顶一垫,“扑”的一声闷响,硬接了袁宏道一拳。
  袁宏道只觉自己的拳头与对方手掌一接,如击败絮,竟丝毫不受力,正欲变招追击,对方早已执起清风的衣襟,借力斜刺刺滑开。
  这一下兔起鹘落,一招之间既避敌又救人,巧妙至极。
  袁宏道不觉心头一凛:“此人是谁?竟在化开我全力一击之余还救走一人。”
  他不由得细细打量眼前的少年,见对方不过二十出头,面如冠玉,咋看却像一介不会武功的书生,若非刚才他出手救人,断然想不到他竟身怀绝技。
  原来那少年名叫骆龙骧,这次奉了师命追踪一名江湖上穷凶极恶之徒,不料此人凶残之余亦甚是狡狯,仿佛嗅到危险气息,与骆龙骧一番虚与委蛇之下竟一时匿去了行踪。
  骆龙骧初出茅庐,江湖经验尤少,如何能全部识破江湖上种种伎俩?只得一路的兜兜转转、寻寻觅觅,碰巧遇见今日不平之事。
  他眼见这位武当派的道人仗义执言,却马上要横遭毒手,危急关头便出手相救。
  骆龙骧抱拳道:“小子斗胆,请老先生手下留人。”
  袁宏道道:“少侠好功夫,然而这道士是官府追缉的要犯,老夫需拿他回去交差。”
  骆龙骧问道:“老先生可有拿人的公文?”
  袁宏道冷冷道:“老夫说出的话便是公文。”
  骆龙骧正色道:“这位道兄刚才救人于铁蹄之下,得罪了公门中人,这许多百姓皆亲眼所见,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袁宏道眉头一扬,说道:“那少侠是要多管闲事了?”
  骆龙骧道:“天下事天下人便管得!”
  袁宏道说道:“好,少侠如能在老夫手下走得了十招再来多管闲事不迟。”
  骆龙骧道:“小子斗胆,愿接老先生十五招。”
  袁宏道二十年前已然成名,“八臂仙猿”的名号端的是名动江湖,如今见一后生小辈竟如此狂妄,他不怒反笑。
  一旁围观的官差却纷纷南腔北调的喝骂起来!
  袁宏道道:“好,老夫今日倒是长见识了。”他踏前一步,双目精光逼射,他阵前一站,竟有如临渊岳峙,俨然一派大宗匠气度。只见他双拳一抱,向骆龙骧道:“有僭!”
  “杀鸡焉用牛刀!”说话声中,一名高瘦汉子走出。
  此人名叫宋九荣,乃辽东仙鹤门好手,尤擅轻功擒拿,这次他受人重金礼聘入关行事,然而心中对关内武林大大的不以为然。
  宋九荣续道:“教训这样的愣头青又何须袁大哥出手?由小弟代劳便是。”
  袁宏道说道:“如此老哥便要瞧瞧贤弟仙鹤门的神技了。”
  骆龙骧一听袁宏道说眼前此人是仙鹤门的,他心中了了,朗声说道:“在下愚钝更兼生性疏懒,家师所传的功夫学不及十一,然而区区虽不成器,前辈要考较在下功夫,在下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骆龙骧说罢摆了个起手式。
  宋九荣一见,心中暗吃一惊:“这一招‘临渊羡鱼’,便是从白鹤临水捕食鱼虾而创,期间运使之人屈膝而立,似蹲非蹲,似站非站,左手悬于小腹,右手似垂似探,这种凌空虚劲,实是本派不传之秘,不知眼前此人是从哪里学来?”
  宋九荣大声喝道:“你是何人?在哪里偷学了本派功夫?”
  武学中招式固然可以模仿偷学,但内劲运用的心法非经师傅口传身授不可,否则也只是徒有其表,而距正宗心传功夫相去甚远。
  仙鹤门脱胎于少林派的“鹤拳”,其招式较之少林派的“鹤拳”增演甚多,然而最古老的几个大式乃仙鹤门的基石,又如何能变?
  骆龙骧道:“仙鹤门的功夫也不见得是甚不传之秘!”
  宋九荣更不打话,上前便来抓骆龙骧的肩头,骆龙骧肩头一沉,卸开来势,顺手挥掌啪的一下拍出,宋九荣举掌相抵。
  啪的一声两掌相交,宋九荣腾腾腾退后三步,骆龙骧却在原地凝立不动。
  宋九荣怪啸一声猱身又上,这回他招式一变,使的是擒拿短打分筋错骨之法,他自忖掌力不如对手,便想用擒拿卸骨之法挫敌。
  他于仙鹤擒拿手精研数十余年,“勾、锁、刺、折、别、拖、啄”招招不离敌人关节,十指如钩,只要手爪触及敌身,定会撕下对方一块皮肉来。
  骆龙骧余光一扫,见数名官差正慢慢移动脚步,抢占有利方位,一旦形成合围之势,众人便要群起而攻,其时要脱身便是极难,现时要先声夺人,方能镇住余人。
  他心念及此,双手携在身后,突然欺近宋九荣,双腿鸳鸯连环,直踢宋九荣小腹,这一下来的好快,眼见骆龙骧脚尖便要碰到宋九荣小腹,这两脚踢实了宋九荣非受重伤不可。
  宋九荣大惊,连忙缩身后退,骆龙骧如影随形贴了上来,只见腿影重重,宋九荣不住倒退,竟无暇去拔腰间的鹤嘴锄御敌。
  骆龙骧连踢一十七脚,宋九荣连退一十七步,骆龙骧气定神闲,宋九荣狼狈万状,两人武功高下立判。
  骆龙骧踢完第十七脚后,双脚立定,微微笑道:“这一十七路‘鹤翔腿法’只怕仙鹤门现在也没人会使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