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剑伴谁在 > 第011章 万庄风波 2

第011章 万庄风波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骆龙骧手足并用,花了约莫大半个时辰,方攀过那座险峰。他顺着山势而下,行不多远便见一座市集,附近人烟稠密,颇为繁华。
  他在市集处徘徊数圈,未见那恶人的踪迹,便先到客店投宿再作打算。他找了一家临街的客栈住下。
  到二更时分,骆龙骧从房间窗户蹿上屋檐,伏在暗处张望。等了约莫半个时辰,只见大街西北角处人影一闪,向城中一钱庄飞掠而去。
  骆龙骧心想定是那恶人银根紧缺,深夜到钱庄盗抢来着。他不动声息悄然跟去,之势怕打草惊蛇,也不敢靠得太近。
  前面那黑影一闪便跃进钱庄大院内。
  骆龙骧在外面暗处守候,要等对方出来再将他擒获。谁知等了大半个时辰,竟听不见院子内有半点动静,他暗觉不妥,于是跃入钱庄内察看。
  骆龙骧轻功甚高,钱庄值守的护院自然无法发觉。他在院子内走了一圈,在一处院落中见一家丁模样的汉子摊倒在地,显是被人点了穴道。
  附近有一道暗门,骆龙骧恍然大悟,那黑衣人定是从钱庄暗道遁去,自己江湖阅历太浅,未能看穿对方耍的把戏。他心中懊恼,却也无可奈何。
  骆龙骧出了钱庄后门,径直追去。一路上可见依稀足迹,显然那恶人的轻功也极高。
  足迹至一座尼姑庵外便止住。骆龙骧不禁暗暗纳罕,不知那恶人三更半夜到尼姑庵作甚,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骆龙骧跃入庵中,只见庭院内数把折断的长剑,横七竖八的散落在院子东北角,花盆碎了一地,花草狼藉。
  骆龙骧缩身闪过数道回廊,眼前一间禅房房门半掩,里面一灯如豆。
  骆龙骧蹿上屋檐,双脚勾住瓦檐,一个倒转珠帘,倒挂着向下望去,但见禅房内空无一人,原本摆放在房间中央的功德箱已被砸开,铜钱撒了一地,地上斑斑血迹,一直向外延伸,周围说不出的诡异。
  骆龙骧轻轻跃下,循着血迹寻去,穿过数道庭院,那血迹便止于一座庵堂前。
  庵堂的窗户现出数个人影,显是有人坐在堂中。骆龙骧一脚踢飞房门,猱身窜入,他单掌横于胸前,以防敌人在暗处偷袭。
  房门啪的一声便飞了起来,待尘埃散去,映入骆龙骧眼帘的却是几名尼姑的尸身,只见数名尼姑或坐或卧,定在窗户边、长椅上,地上还横七竖八的躺着数人。
  骆龙骧伸手往各尼姑鼻孔一探,均已气绝,但见每人嘴角处一丝血线流出,面上却无狰狞之色,显然是被人用重手法刹那震死。
  此时月光从窗户斜斜的照进来,冷冷的洒在庵堂中,四周悄无声息,就像死一般寂静。
  骆龙骧虽身负绝艺,但见眼前惨状,手足也不禁微微发抖。他料静慈庵的尼姑身有武艺,还自不弱,然而凶手一下便将她们毙于掌下。
  从几名尼姑伏地的姿态判断,有人准备迎敌,有人还不及反应,然而每人未还一招半式便被击杀当场。凶手手段毒辣自不用说,这一份内力也是罕有。
  骆龙骧没有从原路返回,旋即从窗户窜出,他在窗台处一点便跃上房顶,举目四眺,只见惨淡的月色下,殊无半个人影,天地间此刻仿佛只剩下他孤身一人。
  骆龙骧追出数里,旷野之下仍不见凶手踪迹,他料凶手多半折返城中,他只得返回客店。
  骆龙骧一大早上起来洗漱完毕,到客店楼下用过早点,正要到外面查探那恶人的踪迹。
  忽而一名大汉掀帘而入,只见他虎头虎脑,面有风霜之色,手里还提着一个硕大的包袱,但见他走起路来却步履轻捷,轻飘飘似不甚用力。
  那汉子入得店来,把包袱往柜台上一搁,向掌柜道:“店家,要一间上房,四个人住的!”
  掌柜的姓马,正在噼噼啪啪的打着算盘算账,马掌柜只用余光一扫那汉子,便知那汉子没多少油水,客栈的上房定然要留给那些出得起高价,油水丰厚的贵客。
  马掌柜道:“客官来得可真不巧了,上房都已满啦。要不您搭个混铺,赶明儿有客人退房了你再入住如何?”
  那汉子正待答话,店外走进一个五十余岁的汉子,穿一件宝蓝色的丝绸马褂,叼着一个镶翡翠的鼻烟壶,脖子挂一条小指粗的黄金项链,端的是珠光宝气。
  马掌柜一见,马上迎上去,打躬作揖的道:“哟,洪老爷,是什么风把你老送到小店来呀!小二,上等的雨前龙井伺候着。”
  那洪老爷鼻尖“嗯”了一声,道:“明儿要到周庄见知府老爷,今晚先到你这住上一晚。”
  马掌柜道:“洪老爷大驾光临,小店蓬荜生辉、蓬荜生辉那!小二,快快收拾东厢那间最大的房间让洪老爷歇息。”
  方才进店的汉子一听,怫然不悦,他粗声粗气的说道:“掌柜的,刚才我要开上房你又说没有,现在怎的又有了?!”
  马掌柜眼珠子骨碌一转,道:“这是洪老爷早前预定好的,预定好的。”
  那汉子怒道:“你那混铺留给那些狗崽、猪崽住吧,老爷今日就要住东厢那间大房,要不然,当心老子砸了你这鸟店!”
  马掌柜心想:“嘿,今儿来了个又穷又横的外乡佬,也不擦亮招子瞧瞧这是什么地方?不给他点颜色看,还真以为这儿是他后院那一亩三分地了!”
  当下也不接话,对店小二道:“带洪老爷到西边的雅间先看茶。”
  那洪老爷一走,马掌柜啪啪的击了两下手掌,叫道:“肥龙、瘦虎、二狗、三驴、王五麻子,这位客官大老远的来辛苦了,给他放松放松。”
  他话音甫毕,也不知从店内什么地方,一下子钻出高矮胖瘦的五名汉子,上前便要动手。
  那汉子嘿嘿的冷笑两声,说道:“老子今日就要杀猪屠狗,好好的准备一桌酒菜!”
  “肥龙”当先发难,双手一扯胸前的衣服,露出毛茸茸的胸膛,他是店里面专事杀猪杀羊的屠工。
  一只油腻腻的大手十指箕张,一手便来抓那汉子的前襟衣服,他满以为对方定然或闪或避,岂知一抓得手,正自愕然,陡然觉得手掌已被对方按住,那汉子一转腰,“肥龙”手腕被别转,痛得他几欲跪倒,但他倒也硬朗,竟强忍剧痛,吭也不吭一声。
  “瘦虎”眼见“肥龙”吃亏,飞身上前,“鸳鸯连环”,直踢汉子的下三路,他人瘦腿法也快,一眨眼已踢出两脚。
  那汉子手上稍稍运劲一带,“肥龙”硕大的身躯不由自主的冲前半步挡在前面,“瘦虎”的两脚如数踢在“肥龙”身上,“肥龙”终于忍不住“哎呦”一声喊出来。
  “瘦虎”总算及时收脚,第三脚才没往“肥龙”身上招呼。
  “瘦虎”跨前半步,侧踹汉子的腰眼,那汉子右掌斩落,正中“瘦虎”脚踝,“瘦虎”脚踝几欲折断,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二狗”“三驴”是店内的打杂小厮,见“肥龙”、“瘦虎”或受制或受伤,不敢空手上前助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