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剑伴谁在 > 第011章 万庄风波 2

第011章 万庄风波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狗”抢进厨房,拿了一把剔骨尖刀,“三驴”在门后抄了一根木棍,两人使个眼色,唿哨一声,一前一后往那汉子袭来。
  “王五麻子”倒也笃定,并不急于上前夹击,只是站在一旁掠阵。
  “三驴”的木棍当先袭到,那汉子一侧身,手臂一揽,已把棍子夹在腋下,手腕一用劲,“三驴”不及撒手,往前冲了两步,那汉子一脚将他踢倒。
  “二狗”的尖刀刀光闪闪,从左及右劈到,那汉子脚一勾,将一张长凳勾得立起,“扑”的一声闷响,尖刀已砍在木凳上,不等“二狗”抽刀,那汉子伸手一探,已抓住“二狗”手腕,“喀喇”一声,“二狗”手腕关节已被扭脱。
  此时“肥龙”早已痛得面如猪肝一般颜色,额头汗珠涔涔而下。
  “王五麻子”乘隙抢上,那汉子将“肥龙”一个肥大的身躯一举而起,向“王五麻子”猛掷过去,“王五麻子”躲闪不及,两人撞在一起,登时扑翻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马掌柜早已吓得躲在柜台底下瑟瑟发抖,那汉子把他一把从柜台底下揪出来,厉声道:“现在有上房了么!”
  马掌柜忙不迭道:“有的、有的,请好汉爷饶命!”
  那汉子从包袱中掏出一定银子,足有十两重,啪一下丢在柜台上:“给大爷住最好的房,拿好酒好菜伺候着些。”
  马掌柜道:“不敢、不敢,好汉爷大驾光临小店,小店蓬荜生辉、蓬荜生辉那,银子是不能要的。”
  那汉子道:“大爷我从不白吃白住,叫你收得便是收得!”
  说罢“啪”的一声把单刀在柜台上一放,马掌柜慌得两股颤颤,几乎又要跪倒在地:“小人这就收银子,好汉爷莫怪、莫怪!”
  心下暗自嘀咕:“你早点亮出你的银子,这架就不是不用打了吗!”
  此时“肥龙”、“瘦虎”、“二狗”、“三驴”、“王五麻子”还跪倒在地兀自不敢起来。
  那汉子道:“都给我滚吧。”那五人如获大赦,连滚带爬的走开了。
  不久客店外又来了三人,均头戴斗笠,斗笠又大又圆,几乎遮住了整张面,那三人见了那汉子,微一点头,也不说话便径直上客房去了。
  骆龙骧见那四人形相与自己要找的那恶人相去甚远,且瞧各人动静似乎长途跋涉而来,他也不甚在意,径直出了客店。
  时至晌午,街头上的人议论纷纷,都在说昨夜静慈庵的尼姑被劫杀之事。
  骆龙骧听了半日也未听出关于凶手的线索,他心绪郁郁,信步到一饭庄坐下,叫了两碟素菜、一壶茶、一碗白饭,独自一人埋头吃起来。
  那店小二见他叫的菜略显寒碜,自然一副懒洋洋无精打采的样子招呼着。偏生那饭庄门可罗雀,生意也不甚好,那店小二也清闲得很。
  骆龙骧吃罢饭菜,店小二上前收拾碗筷,他见骆龙骧衣饰朴素、愁眉不展,只道他短了银钱,正自发愁。
  店小二道:“客官若手头不宽裕,小的倒是有个法子让客官暂时解了燃眉之急。”
  骆龙骧好奇心起,想听听店小二有何法子,他想难道对方想喊他入伙打家劫舍不成?
  店小二见骆龙骧不语,更认定骆龙骧手头欠裕,他道:“过两天便是城内万老爷子的寿辰,万老爷子极是豪气,凡是前来祝寿的,随手便会给个四五两银子。吉利话说得好的,他老人家一高兴,十两二十两银子那也是随便给。”
  骆龙骧问道:“我可与万老爷子不相识,没的到其时被他的家人轰出来,那面子可挂不住了。”
  店小二白了骆龙骧一眼,没好气的道:“这位客官对城里大户人家的规矩倒是生分了。这祝寿就是图个热闹喜庆,入门便是客,哪有驱赶客人败兴之理?”
  他看了一下四周,见身旁无其他人,又压低声音道:“万老爷子的寿宴,像客官如此打秋风的没二百也有一百,人家万家庄也不在乎那几百两银子。”
  店小二言下之意便是说骆龙骧从乡下来,没有见过世面。
  骆龙骧只得讪讪的笑着,他心想:“那姓万的既然是一方大豪,前来祝寿的人必多,寿宴上人多嘴杂,或许能听到要找的人的消息也未可知。”
  他谢过店小二,会了饭钱,便回客店等着过两天去拜寿。
  过了两日,骆龙骧依店小二先前指点,向城北方向而去,在城郭北边,远远便瞧见一座高大的宅子。
  骆龙骧走近一瞧,果然庭院深深、气派非凡,只见那院子高高的院墙,全由青砖砌成,朱漆大门前两只硕大的石狮子镇守左右,模样甚是威武。
  门前左右两侧上下马石系着数十匹高头大马,前来祝寿的客人络绎不绝,“恭喜!”“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声音不绝于耳。
  万里云在大门外亲自迎接众宾客,他神态矍铄、满脸红光,声音极是洪亮,每一位宾客他都或握手或拥抱,“兄弟”、“大哥”、“贤弟”之声此起彼伏,一时好不热闹。
  骆龙骧跟着着众人道贺几句,万家庄的家人给了他五两银子,他心中苦笑,信步随祝寿的人群入得大厅,在西首挑一个靠墙角的座位坐下,早有家丁奉上香茶,每斟一杯,家丁便躬身说一句“贵客请用茶。”礼数甚周,果然是大户人家的派头。
  骆龙骧定睛一看,不禁又是一惊,只见那些茶杯、茶壶全是翡翠雕成,盘子筷子之属也是银子做成,手工精致,似出自能工匠人之手,富贵之气逼人而来,心中不禁颇为吃惊。
  与他一桌的人绝大所数彼此并不认识,多是来打秋风的,大家心照不宣,自然也无人说破,与身旁的人说声“幸会、久仰”之类,便自顾自的喝起茶来。
  骆龙骧心中好笑:“幸会还马马虎虎说得过去,久仰却不知从何说起了!”
  宾客鱼贯而入,孟剑雄和古善人也在其中,他两人是贵宾,便被安排坐在了大厅靠前筵席。
  骆龙骧自知此时自己身份尴尬,是以并不上前与孟剑雄相见,他所坐的位置极偏,孟剑雄背对着他,自然也见不着他了。
  万府正要开席,一名老者与两名大汉大踏步走进大堂,那老者进来后大喇喇的便道:“万老爷子今日大寿,老夫拜寿来迟,略备薄礼一份还请笑纳!”
  万里云道:“贵客光临,老朽未克远迎,还望恕罪!”那老者道:“好说、好说。”
  万里云转头对儿子道:“安儿,给贵客摆座。”
  万里云的儿子万安国说了声“是”,便走到那老者身边接过寿礼,正准备引那老者上座,忽然那老者右手一勾,已然扣住万安国的左腕脉门,一下把他扯近。
  这一下变起俄顷,万安国猝不及防,那老者出手太快,纵使他一身武艺,亦一下着了道儿。
  大厅上一时鸦雀无声,众人都瞧得呆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