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剑伴谁在 > 第014章 往事如烟 2

第014章 往事如烟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们头儿自然不肯了。他姓冯,叫贵川,他老家在贵州四川交界,是以父母给他起这样一个名字。平常我们都叫他做‘冯老大’。
  他上前道:‘朋友,我们是行脚的,这货物一打开,兄弟们的饭碗算是砸了。山不转水转,望达官爷赏口饭吃!’
  咱们行脚的押运的虽是些寻常货物,然而世道不太平,路上遇上些拦路劫掠的强人也是有的,是以我们也会一些粗浅功夫,也都佩有兵刃,危急关头时,说不得只好并肩子上了。
  那矮子道:‘一帮乡下佬,给大爷提鞋也不配!’
  他话音刚落,我只觉眼前一花,啪的一声响过,冯老大已被他打了一个大大的耳光,脸上五个指印清晰可见,那矮子仍站在原地,似乎并未并未动过。
  他身法迅捷,轻身功夫尤为了得。冯老大料不到那矮子倏来倏往,直如鬼魅一般。矮子余党皆哈哈大笑,显是得意之极。
  冯老大在一众兄弟面前如何下得了台?他明知自己功夫和对方相差甚远,但为了大伙儿这口饭,无论如何也要和对方斗上一斗。
  冯老大愤愤不平的道:‘阁下亮兵刃吧!’
  矮子道:‘对你这样的乡下佬,还要用兵刃?嘿嘿,当真可笑之极!’
  冯老大涨红了脸,当下也不言语了,右脚踏前一步,使一招‘仙鹤梳翎’,单刀从下向上反撩。
  矮子侧身斜步,右手反勾,来夺冯老大的单刀。这一下又快又狠,冯老大回刀急剁,才勉强没被矮子夺了兵刃。
  矮子仿佛有意在余党面前卖弄功夫,双手或勾或拿,或锁或抓,使的尽是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冯老大虽兵刃在手,然而功夫与对方着实差得太远,十数招一过,已被对手逼得手忙脚乱,顾此失彼。
  斗到分际,矮子清啸一声,右足飞起,踢中冯老大手腕。冯老大单刀被踢飞,单刀飞上半空后又掉下来,直挺挺地插在雪地上。
  矮子那伙人齐声喝彩,他们在大雪天的出来打猎,本来便是为了寻乐,更盼着多生些事端出来才好玩。
  冯老大兵刃脱手后更不是冯老大的对手了,被矮子急攻数招,登时左支右绌,但矮子并不急着把冯老大打倒,像是猫捉老鼠一般,随意玩弄。
  不一会儿,嗤的一声,冯老大风后背的衣服被撕去一幅。再过片刻,啪的一声,右边脸颊又挨了重重一计耳光。
  冯老大羞愤难当,他吼声连连,但浑身在矮子的掌力笼罩之下,全然没有还手之力。
  我实在不忍再看下去,走上前说道:‘大哥,你退下,待小弟来会会这位达官爷!’
  我的功夫比起冯老大来还逊一筹,虽知自己上阵也是飞蛾扑火无济于事,但看着自己兄弟被欺辱,仍忍不住出手干预。
  此时我瞧了一眼那红衣僧人,只见他双手拢在袖里,正在悠然旁观,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儿。
  我心想:‘好哇!我们没抖出你藏着狐狸的臭事,这会儿你倒当起甩手掌柜瞧起热闹来了!’
  但现时那帮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才是正主,我倒不便立马找红衣僧人的晦气。
  矮子拍拍身上的积雪,冷笑道:‘刚才哪位英雄说要上的?嘿嘿!’
  我明知不是他的对手,但有言在先,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矮子神情倨傲,双目望天,鼻孔轻哼了一声。
  对方那伙人纷纷起哄:‘张大哥,使一使你的本领给兄弟们开开眼界!’
  ‘教训下那乡下佬,好让他知道天高地厚!’
  ‘张大哥,依我说你别打了,让那乡下佬给你磕八个响头,叫八声爷爷算了。’
  矮子被众人吹捧,得意万分,只见身子一蹲,右脚一个扫堂腿刷的一下,冰雪纷飞,竟在地上画了一个齐齐整整的圆圈。
  他解下自己的腰带将自己双眼蒙上,又用绳子绑了双手,对我说道:‘咱们在圈内玩玩,老子蒙着眼,不还手,谁跌出圈子,谁就算输。输了的叫对方三声爷爷,如何?’
  我当时已是骑虎难下,明知对方如此有恃无恐,定有极厉害的功夫,但却不能不答应。
  我见矮子蒙着双眼,还捆住双手,我心想:‘难道他有隔山打牛神通,把我打倒不成?’
  我心中惴惴,一上前便使一招‘进步亮掌’向他推去,我使的是‘小洪拳’。
  这路拳法但凡学武之人几乎人人会使。
  矮子仍是嘿嘿冷笑,当真不还手,我心想:‘你也忒托大了些,这一推就算是个石头碾子也要摇上几摇。’
  我比他高出半个头,身高占优,不料刚推在他身上,陡觉得一股吸力将我手掌吸了过去,随即矮子上身一抖。我手臂发麻,身不由己的连退数步,几乎便要踩到圈子外面。
  我万未料到矮子有此一着,后背冷汗直冒,被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寒颤,心想这三声爷爷怕要叫定了。
  此时矮子趁势而上,沉肩在我身上一撞。我一个踉跄已跌到圈子的边缘,他只要再撞一下,我非跌出圈子不可。
  我正自绝望,忽然听见一股细小的声音传到我耳边:‘踢他的下盘试试。’
  那声音如蚋蚊子般细碎,但却极清晰。那会儿形格势禁,我不及细想,抬腿便朝矮子左胯踢去。矮子并不躲闪,此时我又听见嗤的一声轻响,紧接着噗的一声,我已然踢中矮子的左胯。矮子身形晃了一下,左腿似站立不稳。
  这一下我又惊又喜,矮子愕然,想必他料不到我竟一下便踢得他动弹不得。
  此时那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推他上身。’
  我双掌推出,只听得嗤嗤两声,我双手一推已推在矮子身上。这一下矮子身上却没有生出反击之力,他身子一晃,竟被我推出圈子。
  四下鸦雀无声。
  过了一会,矮子才大声的咒骂起来:‘哪个乌龟王八蛋竟敢暗算老子,给老子站出来,看我不抽你的筋剥你的皮!’
  他嘴里骂个不停,但身子始终站不起来,似已被人点了穴道。
  这时一名脸色镗紫的中年汉子轻飘飘的跃下马背,他走近矮子,在他身上连拍几下,那矮子只是哼了两声,仍是委顿不起。
  那中年汉子朗声道:‘不想这儿还藏龙卧虎,不才当真眼拙了!’
  那汉子目光如炬,逐一从我们脸上扫过。我目光与他目光相接,不禁激伶伶的打了个寒颤。
  我想定是那藏于暗处的高人点穴手法甚是奇特,若非他本人旁人无从解开。
  那中年汉子对我一拱手,说道:‘还请高抬贵手,解了我兄弟的穴道。阁下真人不露相,刚才多有得罪,我替我兄弟谢过了。’说罢向我抱拳一揖。我哪里会解那矮子的穴道,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然而他的同伴却鼓噪起来:‘暗箭伤人,算哪门子好汉?’
  ‘哪个施暗算的乡巴佬有种的站出来,跟老子光明正大的干一场,不管你是神仙妖怪,五招之内必要你现出原形。’
  那汉子扫视众人一眼,想必心中了了。
  眼前只有那红衣僧人气度高华,其余人不像身怀绝技。那汉子转身向那红衣僧人问道:‘大师,不知我等何处得罪了你?’
  红衣僧人神情愕然,那汉子又问了一遍,红衣僧人方用手扯了一下旁边小和尚的僧袍,说道:‘喂,人家问你呢?’
  他身旁的小和尚被吓了一跳,连忙道:‘罪过、罪过,小僧并非什么大师。’
  红衣僧人道:‘你法号‘大悲’,不是大师又是什么了?’
  小和尚羞赧得红了脸,这一次却是话也说不出来,只得连连摆手。
  那汉子冷笑道:‘敢情大和尚是来消遣在下来着。’
  红衣僧人道:‘小僧法名并无一个大字,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那汉子道:‘十招之内让你现出原形!’
  他话犹未了,左脚踏前一步,左掌呼的一声发出。这一招势大力沉,地上的积雪被那汉子的内力激引,有如被狂风卷起,那掌风夹着风雪,端的十分骇人。
  红衣僧人嘴里哇哇大叫:‘乖乖的不得了,打死人啦!’他双手乱舞,脚下踉跄,慌乱中滑了一跤,几乎跌倒在地,但那大汉这一掌却被他歪打正着的避开了。
  我们都替他擦了一把汗,那帮纨绔子弟在马上嘻嘻哈哈,大声说笑:‘宋大哥打得妙极!’‘好一招‘急风朔雪’’到此我方知那个汉子姓宋。
  红衣僧人避开了姓宋汉子的一掌,然而身法步法毫无章法,然而我实在瞧不出红衣僧人武功家数,姓宋汉子大喊一声,右脚扫出,第二招已发出。
  红衣僧人仍是十分狼狈,只见他双手抱头蹲下,最后竟手足并用向前爬去,用抱头鼠窜来形容他实不为过。
  说来也怪,姓宋汉子这一脚便落了空,他余劲未消,哗的一下踢在旁边的一棵小松树上,只听见咔咔声响,那松树竟自折了。
  姓宋汉子踢完这一脚,那伙纨绔子弟齐声喝彩:‘宋大哥好腿法!’
  我们都不觉暗暗摇头,心想这姓宋的也忒狠了,对一个文弱僧人用这种阴狠的杀招,这一脚要是踢中了,红衣僧人怕是要在床上度过余生。
  我们当中有几个伙计着实看不下去,纷纷叫道:‘和尚,你下来,让咱们替你练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