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剑伴谁在 > 第016章 往事如烟 4

第016章 往事如烟 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原来先前那汉子宁断一臂,与同伙合力演了一出苦肉计,尹大侠救人心切,不幸中了他们的奸谋。
  尹大侠右足被铁夹死死扣住,他脚上鲜血直流。其时埋伏众人纷纷上前围攻。
  尹大侠虽遇险境,但仍应变神速,只见他右足飞起一脚,直踢冲在罪前面的道人。道人不敢硬接,侧身后退数步。
  另一汉子从后扑上,双臂如铁,死死扼住尹大侠咽喉,想将尹大侠扳倒在地。
  尹大侠手肘后撞,那汉子口中鲜血狂喷,向后直贯出去,跌落在一丈开外。尹大侠俯身运劲想掰开扣在脚上的铁夹,但对头焉能让他有余暇自救?他一去掰铁夹,余人便上前或进攻或扰敌。
  一黑须老者嘿嘿冷笑两声,说道:“尹天仇,这夹子精钢铸成,专为你量身打造,还不束手就擒,还要大爷们多费力气吗?”
  一白脸汉子道:“姓尹的,这铁夹上有毒,你挨不过一时三刻了,我劝你还是及早投降为妙。”
  那道人道:“在道爷手上还敢猖狂,速纳命来!”说着呼呼两声,手掌向尹大侠拍来,出掌方位奇诡。
  尹大侠苦于右脚受制,拳掌威力无法全部发挥,幸他左脚尚能移动。他上身晃了几晃,避开那道人形如鬼魅的进击。
  旁边一名黑衣汉子见有便宜可占,悄无声息的抡起铁棍,呼的一下便往尹大侠下盘扫去。
  尹大侠抬左足一踏,便踩住铁棍棍头,接着他飞起一脚朝那汉子踢去,那汉子被踢得直飞出去,嘣的一声撞在树干上,又骨碌碌的滚出老远。
  这时道人猱身又上,向尹大侠连劈数掌,场面极是凶险。
  尹大侠左掌格开道人手掌,一个头锤撞在一名汉子的胸口上,那人猝不及防,被撞得直跌出丈余。
  此时一把长剑向尹大侠当胸刺到。尹大侠深吸一口气,胸腹立向内收了数寸,对方长剑一下刺空,他不待敌人变招,左脚陡然踢出,那人长剑脱手。
  便在此时,一把单刀又从后劈到,尹大侠头一低,避过劈来的刀锋,手肘撞在那使剑汉子的胸膛上,那大汉向后便倒。
  一人见同伴受伤,猱身抢上,伸右掌向尹大侠抵来,尹大侠同出右掌迎击。两人手掌一碰,那人口吐鲜血,他以硬碰硬,这时已受内伤。
  余人见尹大侠发狠出手,已连伤己方数人,一时不免折了锐气。
  那一干人围着尹大侠缓缓的转着圈子,只要寻得尹大侠丝毫破绽,便会杀招尽出,置尹大侠于死地。
  忽然数人大喝一声,同时兵器尽出,一时间刀、剑、烟斗、铁钩同时朝尹大侠攻至。
  尹大侠功夫确实了得,千钧一发之际,他使一招‘醉卧沙场’,双脚仍死死的钉在原地,身子斜斜的贴地而卧,整个腰板仿若无骨一般。
  他这一招与一般的‘铁板桥’功夫又有极大的不同。‘铁板桥’是向后直仰,双手撑地,像板凳一样横在地上,但尹大侠这一招‘醉卧沙场’却是脚不动,全身委地,避敌袭击更胜一筹。
  如此一来,他身后的刀剑棍棒如数落空。未及敌人回过神来,尹大侠大喝一声,背负的长剑出鞘,刷刷刷三剑,将老者、劲装汉子、道人逼退数步,如不是他右腿被制,乘势追击之下,那三人非中剑受伤不可。
  一汉子眼见同伴危殆,软鞭‘乌龙绞柱’直卷尹大侠右腿,尹大侠长剑斩落,鞭剑相交,不等那汉子变招,尹大侠长剑掷出,长剑洞穿那汉子的大腿,将他钉在地上。
  余人见尹大侠脚中铁夹,身中剧毒,仍能在刹那间重创己方数人,一时不敢再上前围攻。
  这时我见尹大侠腿上渗出的已是黑血,心想时候一长,他终究不免毒发。
  原来围攻尹大侠的汉子皆远远退开,想是要等尹大侠毒发后才上前处置。
  尹大侠长叹一声,说道:‘尹某纵横半生,不能死在英雄好汉手上,却命丧尔等鼠辈之手,嘿嘿,可叹!’
  一汉子道:‘姓尹的,你死到临头,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兵不厌诈,你栽在我们手上还有何好说?’
  尹大侠道:‘临死前,尹某只想知道死在何人之手?’
  那汉子桀桀怪笑,模样极是得意,他说道:‘姓尹的,你可真是贵人善忘,六年前你在甘凉道上干的好事这么快便忘记了吗?
  尹大侠道:‘哦,原来是夏世英、夏世杰兄弟!’
  那汉子道:‘不错,我便是夏世杰,六年前蒙尹大侠所赐,我兄长先是被毁了一对招子,最后被逼举刀自刎。区区亦被尹大侠劈了一剑,几乎性命不保,幸好天可怜见,我夏世杰总算命不该绝,嘿嘿!
  五日前我接到青海派邬安常邬大哥的飞鸽传书,说你尹大侠不远千里一路从青海追杀他,我想心狠手辣、赶尽杀绝乃是你尹大侠的座右铭,断然不会放过要追杀的人,所以今晚咱们在此又见面了!’
  我一听,心里想:‘这杀兄之仇,剑伤之恨,焉有不报之理?尹大侠这回怕是在劫难逃。那邬安常想来就是在酒馆处遇见的文士打扮的汉子了。’
  夏世杰说罢,扯开上衣,露出胸前肌肤,只见一条长长的疤痕从他右边锁骨延伸至左边小腹。他受了如此重创,竟能熬过来,也着实不易了!
  夏世杰道:‘夏某学艺不精,技不如人,受伤原本也无话可说,但我大哥却被尹大侠打瞎了一对招子最后自刎,却不知他犯了甚弥天大罪?青海派的邬大哥素来行侠仗义,不知又是哪里惹着了你尹大侠?’
  尹大侠眸子一翻,森然道:‘尹某一生最痛恨的便是奸臣贼子,那是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
  姓邬的为夺掌门之位,结党营私,先是毒杀师尊,再坑杀大师兄及门人百余,如此之人畜生不如,我尹某但有命一天,便不会放过他。
  你大哥当年勾结官府,克扣发放给灾民的赈灾钱粮以肥私,期间更是自甘堕落,动手弹压领不到赈灾钱粮的灾民,打死打伤灾民数十人。
  那年河南蝗灾之后接着便是水灾,十室九户易子而食,这些你大哥有跟你说过吗?当年我念你只是帮忙偷运赃银,那一剑才没划深两寸,留你一条性命。嘿嘿,想不到今日栽在你手里!’
  夏世杰怒道:‘姓尹的,你今日死到临头还含血喷人!这些仅有你一面之辞,我大哥不在人世,更无从对证,全凭你一张狗嘴信口胡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