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剑伴谁在 > 第019章 两雄相遇 3

第019章 两雄相遇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尹大侠又道:‘是了,今日若不是天兄容让,小弟只怕早命丧天兄刀下了。’
  天心道:‘小弟用异域的刀斩中土的士,岂不让天下英雄好汉唾骂?小弟私心甚重,不愿背此骂名,却非不想赢尹兄!’
  尹大侠道:‘天兄有心谦让,尹某岂能不知?这把宝刀似非我中土之物,不知有何来头?’
  天心道:‘昔年贫僧曾于扶桑学画,期间扶桑友人赠贫僧一刀,今日与尹兄共赏之。’尹天仇道:‘如此天兄让小弟开眼界了。’
  天心进客房取了包裹,又从包裹中取出一条状物事,拆开包裹在外面的灰色油布,赫然便是那把长刀。
  这时离得近了,我才瞧清楚那长刀约莫三尺五寸,黑鞘金口,刀柄亦呈黑色。
  天心拔出刀身,霎时间周遭俱是一凉,如寒江浸月,冷气森森。
  天心将长刀倒转,把刀柄一端递给尹大侠,尹大侠接过,仔细打量,赞道:‘此刀确是宝物,与我中土的刀剑又似不同。’
  天心道:‘此刀乃扶桑漱石坊第三十三代坊主小野次郎所铸。漱石坊三十三代均以铸刀为业,故称‘刀职人’。’
  我一听,心道:‘三十三代人都当铁匠,倒也难为了这一家子。’
  尹大侠道:‘三十三代人铸一刀,焉有不精良之理?我中土俗语云‘富不过三代’,无论文武,要传三代俱是很难的。这‘刀职人’亦可谓苦心孤诣之辈了。’
  天心道:‘是时我于扶桑拜访漱石坊小野次郎先生,心中亦同尹兄之念。小野次郎四代同堂,已九十有余,小弟作画一幅以为见礼。
  老先生则将他亲手所铸的刀供我挑选,我便选中了这一把。老先生则称此刀是他八十岁那年所铸,是用山上的陨石所锻,外观最差,却最是锋利无匹。
  选刀也讲一个缘字,此刀今日得见其主,其心甚慰。又言小弟将来必定步入空门,得成大德。
  老先生一语成偈,小弟终于还是出了家,至于大德云云,却羞煞了小弟。小弟性情乖张,到头来辱没了师门是真。’说到后来,天心大师的声音已有点哽咽。
  尹大侠道:‘天兄,世间这恩恩怨怨,原是最难说清。小弟行径在旁人眼中,又何尝不是怪癖荒诞之极?大丈夫立于世,但求问心无愧,又理会那些闲言碎语作甚?来来来,小弟与天兄痛饮三杯,一醉方休!’
  两人正说着,楼下一阵喧哗之声,只听见一汉子的声音喊道:‘天心淫贼,快给老子滚下来!’
  接着又有人喊:‘天下和尚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老子今日便要为江湖除一大害!’
  天心仍在喝酒,似丝毫不以为意,尹大侠却变了面色,他愠道:‘天兄,莫让外面的一群野狗扫了咱们的雅兴,待兄弟替你打发了。’
  说罢,也不见他如何离座,人已从窗户窜出,只听见外面啪啪啪数声清脆的响声响过,想必外面叫嚣的每人均被尹大侠扇了个老大的耳光。
  不一刻,尹大侠又从窗户中飘身而入,天心道:‘多谢尹兄替小弟解围。’
  尹大侠道:‘嘿嘿,那些野狗要感谢天兄才对,天兄一出手,他们十条狗命也没了。’
  过不多时,只听见楼梯响处,又有十余汉子手持长剑铁鞭等诸般兵器入得店堂。
  为首的是一独眼汉子,他一见天心,便道:‘好哇!不要脸的花和尚原来在此,今日老子便要打这个抱不平,替咱杭州城的良家妇女出口恶气!’
  尹大侠正要开口,天心道:‘尹兄,这几位仁兄是来找小弟晦气的,这回就让小弟接着吧。’
  尹大侠点点头,不再言语。
  天心道:‘不要脸的和尚在此,阁下就请动手罢。’他说话仍是那么和蔼,毫无戾气。
  独眼汉子与一青衣汉子双双抢上,一人使拳,一人使掌,拳风掌影几乎同时向天心袭到,天心左拳与独眼汉子以硬碰硬,右掌与青衣汉子对了一掌。
  独眼汉子腾腾腾的倒退三步,青衣汉子与天心对的一掌却无声无息。青衣汉子脸上青气大盛,显是潜运内力与天心相抗,不一刻,他的脸色由青转白,额头见汗。
  独眼汉子见己方一招之间已各自吃亏,他高声叫道:“科郎码爪子硬,大伙儿抡盘子鞭托。”
  他说的是江湖黑话,意思是和尚功夫厉害,大家抄家伙一起上。
  一黑衣汉子拔刀在手,朝着天心刷刷刷连劈三刀。
  青衣汉子与天心的手掌仍粘在一起,天心右掌一带,青衣汉子转了半个圈,黑衣汉子这三刀便往青衣汉子身上招呼。青衣汉子眼见黑衣汉子刀光霍霍往自己劈来,想要闪避,但苦于手掌被天心粘着,如何能动弹得了?
  他闭目不敢再看,陡觉头顶一凉,帽子已被黑衣汉子削落。
  原来黑衣汉子突见青衣汉子身子一闪挡在面前,情急之下他手腕使劲往上急翻,这一刀便嗖的一下削落青衣汉子的帽子,只要他变招迟得片刻,青衣汉子非变了无头鬼不可。
  黑衣汉子改劈为戮,刀尖慢慢朝天心腹部伸去,刀尖离天心近了,他才使劲往前刺。
  天心哈哈笑道:“这一次不砍了?”他小腹一缩,黑衣汉子这一刀便贴着他小腹擦过。
  独眼汉子刚才与天心对了一掌,此时他揉了揉胸口,深吸一口气,猱身又再扑上。
  一时间独眼汉子等一干人从四面八方攻至,西边一汉子使一条齐眉棍,贴地扫天心双足,东边一肥胖汉子使双钩子,专往天心头脸招呼,他的双钩银光闪闪,舞将起来,让人不觉眼花缭乱。
  青衣汉子手掌一直与天心粘着,每遇险招天心便将他或牵或引,众人怕兵器伤了同伴,往往在间不容发之际收招,被弄得手忙脚乱,极是狼狈。
  独眼汉子大声喊道:“老三,你先退开!”青衣汉子何尝不想退开,但苦于被天心内劲吸住,此时便如拉线木偶一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