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剑伴谁在 > 第020章 两雄相遇 4

第020章 两雄相遇 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日晌午过后,尹大侠方到客栈门外,天心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两人见面互一拱手,便各取兵器到客栈外斗将起来。
  这次相斗两人用的俱是长剑,两人翻翻滚滚斗了数百回合,折了三把长剑,兀自不分胜负。
  太阳一下山,两人不约而同的罢手,跳出圈子,扔了手中长剑,哈哈大笑。
  我当时在想,尹大侠与天心也许均不想致对方于死地,然而又不得不全力相搏,这场争斗只能有一个胜者,只能有一个人活着。
  待得太阳一下山,两人便像放下一件极重大的事儿,这一日,总算彼此还活着。而明天,谁死谁活,便无从知晓了。想到这些,我心中也不禁黯然。
  尹大侠与天心两人重开酒宴,举碗对饮。
  酒过数巡菜过五味,尹大侠道:‘天兄救过小弟性命,然而小弟....小弟......’他一时哽咽,竟说不下去。
  顿了一顿,尹大侠续道:‘倘若小弟将天兄杀了,小弟便立马自戕,以报天兄救命之恩!’
  天心道:‘尹兄可千万别这样想,小弟救尹兄,乃一命换一命,就是用尹兄的一命换这小孩儿一命,咱们两不亏欠。’
  尹大侠道:‘天兄放心,小弟如侥幸赢了天兄,小弟自当抚养小公子成人,小公子长大后要为父报仇,小弟释从尊便,皱一下眉头便不算好汉!’
  天心道:‘多谢尹兄,如此小弟便再无牵挂。若小弟侥幸赢了尹兄一招半式,尹兄还有甚未竟之事么?’
  我一听,心想道:‘好家伙,这两人倒是互相安排起后事来了。’
  当时我竖起了耳朵仔细听尹大侠有何未了之事,只听见尹大侠道:‘若小弟死于天兄手下,便劳驾天兄把青海派邬安常那欺师灭祖的匹夫宰了,以慰青海派被他虐杀的百余怨魂。’
  我不禁愕然,本以为尹大侠要天心安顿家眷、收拾安葬之事,万没料到他至死不忘的竟是追杀江湖上的败类,自己身后之事竟一件也没有。
  天心道:‘尹兄放心,小弟定当依照尹兄的意思去做,小弟连破淫戒、酒戒,也不差把这杀戒也破了。’说着他连干数碗酒。
  天心又道:‘小弟三十年来,从未像今日这般直抒胸臆,尹兄仗义执言,从不藏私,小弟死于尹兄手上,也是欢喜得紧的。’
  我听了天心此话,心中不禁又怅然若失起来。
  尹大侠道:‘天兄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可磊落得多了。那些伪君子小弟见之不免倒胃之极,小弟又何曾试过像今日与天兄这般畅饮了?’
  尹大侠一碗碗的喝着酒,喝得又快又急。我心想:‘像他如此喝法,酒量再好最后也得喝醉,其时天心只要在他头上轻轻一掌......天心能**女香客,只怕.....只怕.....’那会儿不知为何,尹大侠一遇险境,我便替他担心起来。
  然而尹大侠并不以为忤,他一碗一碗的又喝了数十碗,最后口齿不清的道:‘天兄,小弟...小弟....呃....你在小弟的天灵盖上印上一掌,小弟这条性命便......还与天兄.....一了百了......’
  最后尹大侠‘轰’的一声倒伏在桌子上,便再也抬不起头。
  那会儿我才有点明白尹大侠为何喝了这许多的酒,眼前这和尚既救过他的命,却又是江湖败类,他杀之是为忘恩,他不杀则为负义,恩义不能两全,他心中焉有不愁苦之理?他倒是盼着醉了,对方将他一掌打死,如此反而解脱了。
  其时天心慢慢走到尹大侠身边,我当时心眼直提到嗓门眼上,我心想:‘天心这一下定是要下毒手了,他只消在尹大侠身上轻轻的拍上一掌,尹大侠就算不死也得重伤,明天这场架便不用再打了,他带着自己的孽种从此远走高飞,江湖上再也无人奈何得了他。’
  哪知天心走到尹大侠身边,把自己的僧袍解下披在尹大侠身上,并未出掌相击,我好奇心起,想瞧瞧天心是如何处置这醉酒的仇家的。
  只见天心回到座中,一人独酌起来,他喝了数杯酒,望着窗外怔怔出神。
  忽地他朗声道:‘屋檐上的好朋友,外面风霜露冷,何不进来大家共饮一杯?’
  我不免觉得奇怪,窗外只有皎皎明月,又哪有什么人在?
  我侧耳听了一会儿,四下俱寂,周遭仍是悄无声息。
  天心说道:‘外面的好朋友不肯赏面,在下可要得罪了。’他话音未落,我眼前人影晃动,天心已飘出窗外,只听见当当当数下响过,紧接着便是啊啊啊几声喊叫,几个人影从客栈外的屋檐跌落天井。
  一名蒙面汉子举刀砍到,天心侧身让过,右手一探,已抓住他的后颈,蒙面汉子飞起一脚踢向天心肋间,天心左手在蒙面汉子小腿上一点,点中他的足三里,蒙面汉子这一脚登时便踢不下去。天心右手一推,左手一送,蒙面汉子便直跌出去。
  这时又有数名蒙面人拿着刀棍铁鞭抢上,天心冲入人丛,如法炮制,手法如出一辙,然而那一干人无一幸免,全被他掷飞。
  我当时想:‘瞧来人均非庸手,他们眼见天心用同样手法掷人,天心逼近时早有防备,然而天心仍是一掷一个,这份功力当真骇人。’
  天心将那些蒙面人掷出后,又飘然回到座位,坐下继续拿酒杯喝酒,仿佛刚才之事从未发生过。
  这时我忽然觉得气氛是大大的不对,那些被天心打伤、掷飞的人竟无人吭出哪怕半点声响。
  大堂东西两边不知何时多了两个人。
  只见坐在大厅西边的是一名汉子,年纪约莫五十出头,面色蜡黄,一张长脸似无血色,他眉毛极浓,两边太阳穴高高突起,坐在凳子上比旁人还高出一个头。
  他端着酒碗一碗接一碗的喝着酒,那端着碗的手青筋凸现,布满了老茧,显然是外功极强。
  东边坐的是一名白须白眉的老者,他面色红润,脸上的肌肤光洁无暇,左手握着一把葵扇,不时扇一下,时而端起茶杯轻啜茶汁,举手投足之间一派仙风道骨,他一双眸子偶尔一闪,便有精光透出,显是内功修为极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