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鬼压棺 > 第1539章 河中火砂两更合并

第1539章 河中火砂两更合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奇怪的事儿?
  
      “我的旧部属说,这一阵子,有人在西瑶河附近,挖走了大量的火砂。”
  
      西瑶河——对,这个地方是火砂的唯一产地。
  
      火砂用在风水上,大利西方。
  
      西方庚辛金,卦主兑,其象白虎,金神也——也就是,白虎位。
  
      白虎位布火砂局,利于避邪、禳灾、祈丰等。
  
      但白虎也有凶神之称,是双刃剑,比起从白虎位上用火砂涉险,能替换的其他风水局太多了,所以火砂不是很常见的风水物。
  
      唯独对白虎局有用。
  
      我记得,上次破白虎局的七苦塔,地宫不是破了吗?地宫下面的地基,全是火砂。
  
      大量挖走火砂……
  
      我心里一沉,答案呼之欲出,就一个原因——有人,想重修四相局!
  
      是谁?
  
      潇湘知道我猜出来了,接着说道:“我已经让那些旧部属去查了,有这种可能的人选,并不多,应该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谁有这个动机?
  
      天师府?
  
      天师府里,汪疯子为首,他们不管四相局牵涉了什么前因后果,只认定四相局破了,就会天下大乱。四相局不破,才会四海平安。
  
      屠神使者?
  
      屠神使者为了不让我进真龙穴,宁愿给我开出不再追杀潇湘,还有让程星河他们得到保全的优厚条件,也不想四相局出变动。
  
      河洛?
  
      河洛畏惧能出口敕封她的我,修补好了四相局,也许我就永远不知道我跟那个景朝国君有什么关系,真正能敕封她的人,也就永远不会醒来。
  
      江家?
  
      他们休养生息,已经靠着邸老头子渡过难关,一心一意,想让四相局存在并且易主,让江辰成为真龙转世。
  
      也或者,是隐藏在暗处,我根本不知道的人。
  
      无论如何,他们要开始补局了。
  
      如果趁着局没有破,把四相局重新补上,那我们这一切,就白干了,而之前的镇物——比如青龙局的潇湘,是不是也会又被抓回去重新镇住的危险?
  
      这个信号是——对方一开始还指望,杀了我,或者劝降我,避免我进真龙穴。
  
      可事情失败,现在,他们决定消灭我这个唯一破局人,再亲自补局。
  
      彻底闹崩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玄武局还是非破不可。
  
      不破,程狗就完了。
  
      “那……”我勉强发出了声音:“咱们……”
  
      只有破局,潇湘才会安全,之前的真相,才能找到。
  
      潇湘一听我能发出声音,眼里也闪过了喜悦,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想去——只是……”
  
      对了,潇湘自己作为四相局的镇物之一,一旦进入其他局,就好像我们摆阵的时候,镇物错乱,那整个局的效果,也会错乱一样——没人能预料的出,这个局会发生什么事儿,是十分危险的。
  
      她进不去。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你等着我。”
  
      潇湘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外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程星河他们都在蹑手蹑脚的收拾牌具。
  
      潇湘来了,他们玩儿不下去了,很快就作鸟兽散——汇集到了厨房里,去吃江采萍做的饭了。
  
      厨房虽然不大,可是暖黄的灯光射下来,欢声笑语跟烟火气一起扩散了出来,跟我们这里比,简直像是另一个世界。
  
      潇湘抬起眼扫了一下,淡淡的说道:“他们怕我。”
  
      我手上的药凝结了,暂时能保护脆弱的皮肤,就握住了她的手:“他们,只是不知道你。可是,我知道。”
  
      潇湘看向了我。
  
      其实,我都明白。
  
      之所以赤玲一来,她反手一个冰墙,也不过是因为老婆蛾织造身体的时候,是不能被任何人触碰的,她怕赤玲孩子一样没心没肺,会不小心碰到我。
  
      杜蘅芷就更别提了,她一开始就讨厌杜蘅芷,为了我多看杜蘅芷一眼,潜龙指几乎要疼断。
  
      她一开始就让我答应她,永远不要再见杜蘅芷。
  
      现在猜猜,也猜出来了——也许,真的跟杜大先生说的一样,我和杜蘅芷的星轨,有所重合。
  
      果然,潇湘抿了抿嘴:“别人倒是算了——我最恨那个杜蘅芷。”
  
      “为什么?”
  
      她犹豫了一下,美如浩瀚星空的眼睛,终于坦率了下来:“她跟你,有命中注定的缘分——我亲眼看见的,但是,我讨厌那个缘分。”
  
      命中注定,我心里一震,难不成,杜大先生说的是真的?
  
      是啊,杜大先生的占星,从来没错过。
  
      不过……
  
      “我不管什么命中注定,”我嗓子挤出几个字来:“我只要我自己认定。”
  
      潇湘眼神一凝:“你,你不觉得我……”
  
      你肯为了我提前从潜龙指出来,接受灰飞烟灭的天罚,你肯为了我,给江辰下跪——我难道没看到吗?
  
      她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冰冷。
  
      她的性格,绝不会虚情假意——肯给赤玲带来心心念念的糕,就足够说明了。
  
      厨房里再次一阵欢笑,她侧头,忽然说道:“我——不知道怎么去对别人好。”
  
      她眼里,露出了一丝寂寥。
  
      因为她的身份,并不需要对别人好。
  
      她是能对三界发号施令的主神,多少条命的生杀,只在她一念之间。
  
      她为了我,已经做的够多的了。
  
      我对她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很快就好了,到时候,我陪你,去找最后的小环。”
  
      潇湘却摇摇头,眼神一凛,如同滚过了一团风雪:“那个仇,我自己报,还有就是……”
  
      她轻轻抚过了我的额角,声音有些歉然:“你现在更重要的,是把身体养好,去做你想做的事,而我有些要紧事要先处理。”
  
      要紧事儿?
  
      潇湘点了点头。
  
      原来,自从她在须弥川,冻住了千里河川,所有水族,都知道她回来了。
  
      许多受过她恩惠的水族,偷偷从河洛管辖的水域奔逃,来投奔她,还有一些管理湖泊河川,类似水妃神那一类,分管地方水域的神灵,也愿意重新回到她麾下,帮她夺回水神的位置。
  
      河洛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大为震怒,已经下了死命令——哪个水域神,或者水族敢叛乱,杀无赦。
  
      那些自投罗网的鱼,其实不是自己想上人的餐桌——而是一些想投奔潇湘的,被河洛处罚成了那样。
  
      乌鸡还说什么湖神嫁女,那些鱼里,可能就有一些曾经的湖神。
  
      那些鱼,是被河洛惩罚,故意在潇湘附近出现,对潇湘示威。
  
      是啊,她再不回去主持那些投奔她而来的力量,寻回最后的小环,那旧部就要被河洛屠杀殆尽,以儆效尤。
  
      作为水神,不拯救罹难的旧部,算什么水神呢?
  
      这是理所当然的,可是——我高兴不起来,才刚回来,又要分别?
  
      而且,她的元气还没有完全恢复,孤身在这个时候出去,我并不放心。
  
      可我知道,她,并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还属于万千水族,上百河川。
  
      潇湘一笑:“我有很多帮手,你只管放心,哪怕分离,时间也绝不会长。”
  
      真要是这样,那就好了。
  
      潇湘低下头,浅浅就吻在了额角上。
  
      心像是被捏住了——几乎漏跳一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