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鬼压棺 > 第1539章 河中火砂两更合并

第1539章 河中火砂两更合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好好等我,说话算数。”她低低的说道:“隔一天一夜,我就回来一次。”
  
      面前一阵寒气扩散开,并不冷,只觉得,非常凉爽。
  
      她的身影消融在了夜色之中。
  
      一天一夜,听上去并不长。
  
      可是——什么时候,能过去?
  
      “那什么……”这个时候,江采萍忽然探出了头来:“水神娘娘也……咦?”
  
      江采萍一愣:“水神娘娘呢?”
  
      “就当是回娘家了吧。”我只好说道:“很快就回来了。”
  
      江采萍啧了一声:“怪可惜的——相公不知道,这一阵子,就因为二姐说,相公身体不能有一丝一毫闪失,水神娘娘眼睛都不眨,一直守在相公身边,哪怕一只苍蝇一个蚊子,也不能靠过来,着实辛苦,二姐也看出,水神娘娘没有供奉,相公一好,亲自用香木香花,做了东海祭祀惯常用的琼花贡香,还想请水神娘娘品鉴呢,怎么偏走了……”
  
      一天一夜就回来了。
  
      我喘了口气,忽然闻到了一丝桂花的香气来。
  
      我们这里也能养桂花,但是到了八月才会开,进八月了?
  
      卧槽!
  
      我立马问江采萍:“现在几几月几号了?农历!”
  
      江采萍一愣:“八月初七。”
  
      我的心猛然揪了一下,立马挣扎着要起来。
  
      江采萍立刻上来护住我:“相公,你疯了,你不知道你的身体……”
  
      我妈跟我约定见面的日子,就是八月初七!
  
      之前一直觉得,还早,还早,谁知道,去了一趟须弥川,一觉醒来,日子几乎要过了!
  
      我妈——是不是还在约定的地方,等着我呢?
  
      我继续要挣扎:“我有要紧事儿……”
  
      “天塌下来,你都不能动!”
  
      江采萍来了气,只听哗啦一声,空气似乎震颤了一下,我就动不了了。
  
      转脸一看,虽然没有任何触碰,可四肢就跟钉子钉在了床板上一样,根本就动弹不得!
  
      “你松开我……”
  
      可江采萍已经跪在了地上,开始一下一下的打自己的脸:“妾大逆不道,违抗相公,不守夫纲,不死也伤……”
  
      她并不是做做样子,一巴掌下去,她身上的阴气,就浅一分!
  
      在她看来,做妾的不听相公的话,简直跟顶天的死罪一样。
  
      可她不得不违抗,也是为了我。
  
      我的心顿时一疼——我是在为难她。
  
      “别打!”我立刻说道:“你要是真的听我的话,不许打!”
  
      江采萍的手悬在了半空。
  
      可刚才那个动静不小,阴灵气一炸,把程星河他们全给炸出来了:“卧槽,出什么事儿了?”
  
      触目所及,他们看见江采菱跪着认罚。
  
      当时程星河就不干了:“七星,你干别的我不说你——你要打江采萍,咱们这父子没法做了,你良心让金毛吃了?”
  
      金毛这个时候拖着个夹板也一瘸一拐出来了,嘴里叼着个鸡腿,一听这话,鸡腿一甩,就要跟程星河比划比划,意思是让你吃了。
  
      我跟看见救星一样,立马说道:“备车,我得去见我妈!”
  
      她,会在那等我多久?
  
      月亮已经老高了,难不成——半宿了?
  
      程星河一愣,这才知道我什么意思,但白藿香立刻说道:“那也不行——你次啊刚被老婆蛾织造好,身体一动,就全完了!”
  
      “那也不行,我必须得……”
  
      我妈见不到我,会不会很失望?
  
      我等了那么久……
  
      “你别着急。”杜蘅芷立刻过来了:“你跟咱妈在哪里约定的,我去。正好……”
  
      她脸一红:“跟她见一面。”
  
      白藿香脸色有点不大好看,但还是说道:“反正,李北斗不去就行——你要是现在动,我跟你拼命!”
  
      乌鸡别提多精神了:“白医生说得对,师父,你不能对不起白医生这么长时间的辛苦,这就多少有些不知好歹了。”
  
      我看真正不知好歹的是你。
  
      程星河也说道:“你好好想想——就你现在出去,你落地成盒,让你妈直接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心里一震。
  
      是啊,外面想杀我的,不知道多少。
  
      江采萍也第一次露出了那么悲伤的表情——如果还活着,也许她已经流下眼泪了:“相公出事,妾倒是正好跟相公双宿双飞,可是,妾还是愿意,相公活着。”
  
      我知道,我都知道。
  
      看来,请杜蘅芷代劳,是唯一的选择了。
  
      杜蘅芷对着镜子照了半天,脸色红扑扑的,这才去了。
  
      这一等,更是心急如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杜蘅芷才回来,但是一看她的表情,我心里就是一沉。
  
      她眉毛有几根逆生,是横生枝节的意思,主事情不顺利。
  
      肯定没见到。
  
      果然,杜蘅芷摇摇头:“咱妈她——等了一天,我去的时候,刚看见一辆车开走,没追上。”
  
      我一阵失望。
  
      好不容易才到了这一天,为什么,这么不顺利?
  
      可杜蘅芷接着给我拿了一个东西:“这是在井口压着的,我带回来了。”
  
      展开到了面前一看,我也一愣。
  
      是非常娟秀的笔迹,一看到了那个笔迹,我就想起了那把雪落红梅的伞。
  
      精致,秀丽,不食人间烟火。
  
      “北斗吾儿,你长大了,长得很好,妈要谢谢你三舅姥爷。
  
      生了你,却未曾养你,你一定很恨妈吧?妈一辈子,不曾对谁亏欠,唯独欠你。
  
      妈想起来这件事情,也恨自己。
  
      妈当年丢下你,实在是有万不得已的苦衷,盼望能见一面,跟你诉清衷肠。当年被迫丢下你,是因为一件牵扯极大的大秘密,如今妈遇上了一件灾祸,命不久矣,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你,亲眼看看你,把一切真相告诉你,不求你原谅,只求个心安,若是能看见信,下个月同一天,我还会再来这里等你——母,李淑云字。”
  
      我一阵心疼。
  
      我妈以为我不去,是我恨她。
  
      而且,灾祸——她还是碰上了凤凰断翅了?
  
      要是我在她身边就好了,哪怕把那个灾祸转移到我自己身上,我也不想让她受罪。
  
      她心里有我,她心里,果然有我。
  
      杜蘅芷安慰道:“不过,好事多磨,一个月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三十天后,就能见到咱妈了。”
  
      程星河也说道:“没错——你比我强,我要想见我妈,也只能等我生日之后了,哈哈哈……”
  
      今天八月初七——他的生日,已经不足十天了。
  
      破天荒的,这次没人能笑出声来。
  
      是啊,不足十天了,我们必须去玄武局了。
  
      我出了口气:“咱们准备准备——我身体硬实一些,就去玄武局,给程狗续命。”
  
      程星河一愣:“可是,要是为了我……”
  
      要是为了他,大家都死在玄武局里,我这辈子,就都见不到我妈了。
  
      我答道:“真要是这样,我认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