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末日圆环 > 第199章 黑暗中的抉择

第199章 黑暗中的抉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晚,乔没有休息,而是打开了乔小米的信。
  
  信上的内容不多,乔星缓缓阅读。
  
  【这次去游乐园,我遇到了危险,但在我最危险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爸爸。
  
  我的爸爸是个英雄,他是最棒的,这是我一直坚信的事情。
  
  这次差点就见不到他了,我好害怕,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听爸爸的话!——乔小米】
  
  看完了这封女儿的信,乔星沉默地从自己屋子里拿出了一把淡蓝色长剑,缓缓擦拭。
  
  这把剑叫冷霜,是把单手剑,乔星近10年来,从来没有使用过这种轻薄的武器。
  
  他看着这把剑,表情十分淡然。
  
  “出世入世,哪有这么容易。”
  
  起身来到了自己的写字台前,将剑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拿出纸笔,开始写起了给女儿的回信。
  
  【我养育你并非恩情,只是血缘使然的生物本能,所以,我既然无恩于你,你也无需报答我。
  
  我反而要感谢你,因为有你的参与,我的生命才更加完整。
  
  我只是碰巧成了你的父亲,你只是碰巧成了我的女儿,我并非你的前传,你也不是我续写的篇章。
  
  你是独立的个体,是与我不同的灵魂,你并不因我而来,你是因为对生命的渴望而来。
  
  你是自由的,我是爱你的。
  
  但我绝不会“以爱之名”去掌控你的人生。
  
  我在你眼里是最棒的父亲,你在我眼里又何尝不是最棒的女儿。
  
  不要停止奔跑,不要回顾来路,来路无可眷恋,值得期待的,只有前方。————乔星】
  
  写完之后,将信装在信封,塞进乔小米的书包里。
  
  亲吻了一下熟睡的女儿,和已经醒来的妻子微微对视之后。
  
  乔星拿着剑,走出了屋子。
  
  “老公!”
  
  “嗯?”
  
  “早点回来。”
  
  乔星转过头,微微点头。
  
  “好。”
  
  小丑周可儿才刚刚来到教区,正巧就碰上了出门的乔星。
  
  “额?乔星先生,我是来代替我的主人诺亚……”
  
  “道歉就不用了,走吧。”
  
  “走?去哪?”
  
  “去你来的地方。”
  
  ……
  
  夜里,吕落又独自找到了情况有些奇怪的卢迪。
  
  听胖丁和犹小七说,卢迪已经好久没有去会所了,足足几个月的时间!这破了历史纪录!
  
  此时的他正在天台抽烟,似乎也是在等待吕落的到来。
  
  “又出现了一个8阶异种啊。”
  
  卢迪像是在感慨,又像是在复述某些事情。
  
  吕落发现,此时的他比以往干净了许多,头发不再凌乱,而是经过了仔细的梳理,胡茬也已经全部刮干净。
  
  身上的狩猎人制服洗得有点褪色,不过比以前那种油腻腻的状态,要好上太多。
  
  眼前的卢迪就像是期待约会的小年轻,时时刻刻做好遇到某些人,某些事的准备。
  
  吕落也没有想过,卢迪竟然会因为一个邱孤菱的消息,而做出这么大的转变。
  
  他也不知道这种转变到底是好还是坏。
  
  “你既然那么深情,那你以前为什么还整天去会所白嫖?这样不对吧?”
  
  卢迪的脸色一僵,不过还是给出了一个有些生硬的解释。
  
  “那个时候我以为邱孤菱已经死了,心灰意冷,所以才找了别的女人。”
  
  “那你为什么不重新找一个正经的姑娘结婚呢?一个正经人总比海鲜妹强吧?
  
  整天嫖啊嫖的,这应该属于自我放纵吧?”
  
  吕落感觉自己说的是没问题的,不过卢迪却给出了另外一套解释。
  
  “吕落,你回答我,如果你遇到一个不要房子,不要车子,不要存款,不要钻戒。
  
  不要你请她吃饭,逛街,买东西。
  
  不会骚扰你,只想在你累的时候陪你说说话。
  
  给你按按摩,让你身心放松放松。
  
  这样的一个好姑娘,每次给她150,过分吗?”
  
  【可以把嫖说到这种份上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关键我觉得他说得还挺有道理的,你觉得呢?吕小落?】
  
  md,我居然也觉得好有道理!
  
  不对不对,白嫖再好也比不上富婆,差点就被这货带歪了。
  
  “你以前不都白嫖吗?150是怎么回事?”
  
  “我最开始也是付钱的,白嫖已经是3年之后的事情了。”
  
  卢迪的眼里全是故事,一副很想说给吕落听听的样子,不过吕落可不想听这些。
  
  “别了,我可不想听你那些会所白嫖的过往,更何况我现在已经上岸了。”
  
  “上岸了?你那么年轻,何必为了一个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呢?真是不理智的选择。”
  
  吕落不屑的撇撇嘴。
  
  “你懂个锤子,我有两棵树而不是一颗,而且我的一棵树。
  
  有这么大\(^o^)/
  
  你的一片森林,都只是花花草草的小树苗,有可比性吗?”
  
  卢迪看着一脸得意的吕落,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不就是抱富婆么,得意什么劲,幼稚!”
  
  “别酸了,你不是也一直等着邱孤菱吗,还不是和我一样幼稚。”
  
  卢迪收起了玩笑的神色。
  
  “说得也是啊,我也感觉很幼稚,但我依然满怀期待。”
  
  吕落看着满脸期待的卢迪,想了想梦魇那种疯狂又怪异的神情,忍不住提醒道:
  
  “也许期待的结果并不是好的。”
  
  卢迪听出了吕落的提醒,但他依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如果期待的结果并不是好的,那就要努力把它变成好的。”
  
  吕落不知道卢迪到底是不是真的看开了,还是癔症了。
  
  他感觉自己作为朋友,弟子,兄弟,应该关心一下卢迪这样的缺爱人士。
  
  “喂!卢迪,鸡汤是给被人喝的不是给自己喝的,我感觉你已经进入一种自我迷醉的状态了。”
  
  卢迪再次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这段时间他改掉了很多坏习惯。
  
  认真地生活,打理自己,不再去会所,也不再赌博。
  
  唯独手中的香烟没有改变,他还是那个卢迪,但也不是曾经那个卢迪了。
  
  “吕落,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你的担心多余了。
  
  你曾经认识的我,也不一定是真实的我。”
  
  “那什么才是真实的你?”
  
  卢迪走到天台的栏杆边上,抽了一口烟,手指突然雾化起来。
  
  砰!
  
  一只不知名的异种突然从空气中浮现,但又在卢迪的面前炸成血雾。
  
  鲜血洒落在卢迪的身上,但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这些血雾全部都被卢迪面前的一层雾气所阻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